张智斌:温哥华抗疫报告(四):想感恩,谢谁呢?

Share on Google+

3月17日,卑诗省的情况急转直下。卑诗省首席卫生官邦妮·亨利医生和卑诗省卫生厅长狄德安在疫情发布会上沉痛宣布,截至到当日下午3点,不列颠哥伦比亚省COVID-19确诊病例新增83例,新增死亡3人。全省新冠病毒感染确诊总人数达到186人,死亡7人,共有5人已经康复。当天卑诗省宣布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新增感染人数在快速上升,是否预示着病毒呈指数级传播在卑诗省已经开始?

3月18日,总理特鲁多在举行的记者会上发表讲话:“加拿大政府会采取措施保证:不管你住在哪里,你是做什么的,你是谁,在这段时间里,你将得到帮助。”他说道:此时此刻,我们唯一‬‬的工作是就‬‬确保每个加拿大人冰箱‬‬里始终有食物,确保每个人有‬‬房屋住,负担得起‬‬需要的药物,银行‬‬里有钱付‬‬账单,而不是了为‬‬钱冒险出去‬‬工作。从现在开始,最要重‬‬的就是希望‬‬你们每个人保护好自己‬‬和家人的安全,其它的事,政府将帮你解决。

特鲁多在讲话中,宣布了一项总额$820亿加元的一揽子援助计划,以帮助加拿大人和企业应对COVID-19疫情。加拿大政府表示,应急援助是为了帮助加拿大人能够有钱支付房租,有钱购买食品杂货,帮助企业继续支付员工的工资和企业的各种账单,目标是稳定经济。有孩子的家庭,儿童福利金将得到增加;没有工作和不符合申请失业保险金的,将会得到最长14个星期的财政保护金;小型企业将会获得3个月相当于员工工资10%的财政援助;低收入者每人可享受300加元的商品及服务税(TPS)退税金,有未成年子女的家庭每个孩子可享受150加元的退税金;无家可归者的护理项目资金将获得加倍……

当天,加拿大开始限制国际旅客进入国境,国际航班只允许在温哥华、多伦多、蒙特利尔和卡尔加里起降,只接受公民和永久居民入境。同日,加拿大宣布正在与美国协商21日零点起关闭加美边境的措施。

图一、3月18日,加拿大所有国际航班只允许在温哥华、多伦多、蒙特利尔和卡尔加里起降。除了本国公民和永久居民外,加拿大对入境的外国公民关闭了边境。图为疫情前的温哥华YVR国际机场入境大厅。(本文作者拍摄)

3月18日当天,卑诗省又新增45例确诊病例,总数达到231例。在新增病例中,13例住院治疗,7例在重症监护之中。当天报告治愈5例,其余在家隔离。卑诗省公共安全部长迈克·法恩沃思(Mike Farnworth, Minister of Public Safety )在省府维多利亚市宣布,为了应对COVID-19疫情,卑诗省进入紧急状态。这是加拿大为应对新冠病毒疫情,继3月17日安大略省宣布紧急状态、阿尔伯塔省宣布紧急状态后,卑诗省成为第三个宣布紧急状态的省份。

平时,加拿大有很多人在骂特鲁多和自由党,特鲁多讲什么话几乎都会被人骂。但他今天讲的这些话,许多加拿大人听了都说很暖心。特鲁多说要给我们一笔钱,与我们一起共度难关,但我听了还是觉得有点怕。怕什么呢?因为我是一个被从小骗到大的人,这老是担心的老毛病恐怕已经改不掉了。

不久前,武汉《长江日报》报道说,湖北省委常委、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3月6日在武汉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调度会议上,提出要搞感恩教育:“要在全市广大市民中深入开展感恩教育,感恩总书记、感恩共产党,听党话、跟党走,形成强大正能量。”我不知道王忠林给了武汉的老百姓多少好处,想着要他们好好去感恩。我想等加拿大的疫情过去后,加拿大政府在疫情中拿出了这么多钱给大家,特鲁多会不会也学着样子提出搞感恩教育,要大家感谢他,感谢自由党,跟他走呢?

幸好听说王忠林的感恩教育在武汉被武汉人骂翻了,后来他赶紧改口说政府要感谢武汉人民。看来王忠林为了一顶乌纱帽,也是豁出去了,变起戏法来也是蛮拼的,说出的话说变就变。要是在加拿大,政客说话不算话,那不是在讨骂吗?新冠病毒已经把加拿大搞得鸡犬不宁了,要是王忠林的这套把戏也像新冠病毒一样蔓延开来,传到加拿大,特鲁多也被感染上(这也太倒霉了,特鲁多夫人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加拿大人肯定又要遭大殃了。我怕的就是这个,如果要是真的会搞感恩教育——感谢特鲁多、感谢自由党,这笔钱还真的不敢拿。当然,这些都是开玩笑的话,特鲁多怎么好意思开得出口,让加拿大人去对他感恩呢?

不同的制度下,官员的人格是截然不同的,他们的命运也各不相同。武汉疫情刚开始时,我观察那里的官场(当然并不只是武汉的官场如此),就已经深有体会。那里的民不易,其实官也不易。其中的区别只是:做小民,难,是别无选择;而做官员,这难,除了别无选择,主要是自作自受。

图二、武汉封城后,武汉市市长周先旺接受央视记者采访,称:“ 自己作为地方政府的领导人,获得信息,授权之后才能披露……”这段话引爆了舆论,被普遍认为是不肯为上面“背锅”而“撒锅”。(图片来源于网络)

武汉市市长周先旺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说,如果民众有意见的话,他和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愿意“革职以谢天下”。其实他心里清楚得很,出了这么大的事,自己的处境已朝不保夕,所以乘着还有说话的机会,必须把话先说在前头。他敢说与职位比自己还高的马国强一起“谢天下”,说明他俩私下里也早有沟通,是有共识的。但就这样被“革职谢天下”,心里会甘心吗?肯定不甘心,所以乘着还能说话的机会,必须把“锅”撒出来。因此他才会去说这样的话:自己作为地方政府的领导人,获得信息,授权之后才能披露,在1月20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要求属地负责后,我们的工作就主动多了。

他把“锅”撒到了上面去,这是官场之大忌,连老百姓都能看出来,难道他自己不知道这话的轻重吗?当然知道,但已经过不上这些了。难吗?难!但是这不能不说是自作孽,如果最初他真把武汉人民的安危放在心上,办法还是有的。

这段日子里,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周先旺身上,却忽略了另一件小官的样本,其实这件小官命运的样本,才能真真说明中国官场生态之恶劣。

武汉封城后不久,一个叫唐志红的小人物一夜便成了大名人。中央电视台报道,1月29日,中央指导组派出的督查组赶赴黄冈市督查核查,身为黄冈市卫健委主任、疾控中心主任的唐志红,对黄冈市定点医院的收治人数、核酸检测能力等明确数据,竟一问三不知。她被问话的视频,被中央电视台播出后,立刻就被老百姓骂翻了。唐志红第二天就被湖北黄冈市委拿下了马,《黄冈卫健委主任唐志红被免 在抗疫问题上一问三不知》这条新闻,在各大新闻网站上上了头条,公众怒不可遏,新闻下面的评论民意汹涌。

怎么看待这件事?全看你用什么样的视角去审视了。武汉、湖北出了这么大的事,武汉市卫健委尽职过吗?湖北省卫健委尽职过吗?国家卫健委没有责任吗?各级领导也都没有责任吗?相比之下,黄冈市卫健委算哪根葱?所有我说唐志红是个小人物。

那天督查组赶赴黄冈市督查核查,向唐志红问话,唐志红可能讲不出确切的情况,但未必不知道大概情况,可是她却什么都没有说。许多人说她一问三不知,但我看未必。当时她能不能讲出实情?背后有没有领导关照过不要乱说?这些问题,公众是看不到的。

假设当初唐志红对着镜头打着官腔拍着胸脯大言不惭胡说八道地向督查组满口保证:黄冈市认真贯彻落实上级领导的重要指示和精神,经过全市医疗系统的积极努力,黄冈区域内的×××名感染者87.5%已经得到住院医疗,其余12.5%我们刚才会议上已经作出妥善安排正在落实救治措施,准备在2天内全部处理解决;关于核酸检测能力的问题,因为现阶段试剂供应偏紧,和受实验室现有技术条件的限制,目前工作确实还存在一些困难,每天只能检测××份样品,确实难以满足疫情中检测的需求,但这些问题我们向有关部门汇报后上级领导非常重视,已经当场作出批示,现在正在联系解决试剂供应的问题,并且协调相关部门立即升级实验室的技术装备,急需的资金也正在落实……

如果唐志红当初这样去说,她的结果还会不会因“一问三不知”而丢官?想必不会。在这样的环境下,中央督查组真的能够一项一项、一个数据一个数据去核实吗?几乎不可能,因此她如果谎言连篇,也照样可以瞒天过海。当初在大大小小的会议上,说湖北不缺口罩,物资充足、食品充足,说武汉不缺口罩,物资充足、食品充足的也大有人在;说人不传人、无医护人员感染的,不照样还活得好好的,难道这些人的工作就比唐志红称职?难道这些人就不应该立刻落马?

唐志红被拿下马,她冤不冤呢?一点也不冤枉。如果对中国的官场有所了解,当然会知道坐在这些位置上的,能有几个是脚踏实地地为人民认真履职的?但在湖北新冠疫情爆发这场大灾难的关键时刻,把一个相对还算老实的小人物唐志红扫下马来,其职位实在是不足以为这场灾难去“谢天下”的。

从唐志红落马这个样本中可以看出,在一个不良的体制中,那些满嘴谎言、信口雌黄的罪人和恶棍,或许会比一个相对诚实、不敢说谎的“老实人”日子过得更滋润、更安稳。可叹的是唐志红在最后一刻连“撒锅”都不敢,相对而言,这也算是一件很无奈的逆淘汰事件,很可惜公众中大部分人是看不懂这里面所包含的道理的,只会跟在后面瞎起哄。

2020年3月25日,卑诗省温哥华

(版权作品,未经作者书面授权,请勿用任何形式进行商业转载。非商业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文章内容完整。)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27/2020

阅读次数:4,99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