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牺牲,拒绝拼博,拒绝忘我舍命,拒绝无私奉献。我只要我的安逸,我的健康,我的幸福!我不想拯救世界,我不想做英雄,不想为他人、为社会牺牲一切!

这些话是从我头脑里自然而然的产生的,未经理性思考、理性审查,可是理性却不是一切,理性也并非可以掌握全部的真理,感性的、直观的、随意任性的思想也未必就没有一点价值,也许恰恰相反,它们价值巨大!

人类的思想、意识复杂,真理的面目并不清晰,也并非唯一、绝对。真理但不是极端、纯粹。真理是一种比较、权衡、选择,自然它也有它的底线与高点。比如不作恶、不作对自己与他人的伤害,但是,对恶的伤害以及那些无法避免的为行使自卫权而作的伤害除外。

该起床了。思想并无可能绝对正确,由此,我的思想也并无可能绝对正确,我的思想只是我的,如果它们含有某些价值那也只是某种侥幸,某种结果。我无法保证我的思想可以一直行驶在所谓正确的道路上,因为那所谓的正确也有可能不正确而是一种错误。毕竟所有的思想都只是人的某种认知、意识,而认知、意识总是主观的、个体的、复杂的、分歧极大的。每一个人总认为自己是正确的,但各自裁判正确的标准却不一致,又如何可以一致呢?诚然,每一社会、国家可以有共识、有主流价值观,但共识、价值观又如何体现真正的人的共识呢?当一个社会、国家只将某一类甚至某一人的思想作为社会、国家的价值观基础时,这个社会、国家的共识与价值观又怎么能是真正的共识与共同认可的价值观呢?那只不过是一种强加罢了,只是少数人对多数人的强迫强制、诱导欺骗罢了。比如北朝鲜金氏三代的主体思想对北朝鲜人民的思想控制,等等。

好奇心始终是人求知的动力,因为有这好奇心,人对未知的事物、未知的世界感兴趣,因此人就会开始去学习、研究、探讨那些未知的事物、未知的世界。例如,现在有人骂方方是汉奸、卖国贼,是与秦桧一样的人,这当然是不对、不合适的不当类比,但由此又引起人们对秦桧的兴趣。这个秦桧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只知道他是南宋宰相,是宋高宗赵佶的重臣。他主持了南宋对金的议和,是屈膝屈辱式的议和,他参与杀害了著名的抗金大将岳飞,他的书法写得不错。这些都是基本信息,是秦桧的简介,但到底秦桧人生的方方面面除了历史学家、专业学者,一般人是不了解的。我也不甚了解。此前为写话剧岳飞,读过一些历史资料,感觉秦桧是一个很有城府的官僚,与历史上的那些皇权下苟活的一般官僚是同一类,但无那些清正官员的浩然之气,也是一个古时的腐败官员。至于实情如何,需要研究。

今天是在京隔离的第七天。时间过得很快,又似过得很慢。人的生活、感觉、思想总是充满矛盾,为什么会这样呢?就以上这个判断而言就是矛盾的。快与慢是关于速度的二个不同量级的形容。这六七天的时间价是确定的,本无弹性、争议、矛盾,矛盾的是人的感觉,是人对这六七天确定的时间的带感情的认知。从纵向的时间轴来看,六天过去了,似乎很快,但因为隔离时期的有所不适、对解除隔离的期待期盼又使人觉得这六天时间很慢。同理,对同样的一段时间,有光阴似箭或度日如年的不同说法。这都是人的感觉与思想的结果。人的感觉与思想是多变的、不太牢靠坚固的。人一会儿开心,一会儿又伤心,一会儿笑,又可能一会儿发愁。人一会儿这样想,一会儿又那样想,这些感觉、思想都是矛盾的。那么,以上我对时间的感觉也就是人一般的感觉、思想矛盾的表现了,这真的不足奇怪!

认识人,这始终是一个问题,也是一个难题。

该早饭了。麦片、鸡蛋,还有什么?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