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牧:勿忘乌鲁木齐“七五事件”民族血案

Share on Google+

联邦德国国会议员玛格丽特·鲍斯在示威抗议活动上演讲。图/田牧提供

昨天是7月5日,对维吾尔民族来说,这一天是他们的民族受难日,民族伤心日,也是中国政府民族政策的失败,是现代文明的背叛。正如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指出:“7月5日,是我们东突厥斯坦不能忘却的‘乌鲁木齐大屠杀11周年纪念日’,中共政府在‘七五事件’上,致使维吾尔族成千上万抗议者被杀害,被迫失踪或受伤,是中共政府针对维吾尔族学生和平抗议活动的残酷镇压,也是中国政府对维吾尔民族的犯下的累累血案。”

“七五事件”真相

2009年的“七五事件”,起因是广东韶关旭日玩具厂斗殴事件中,几名维吾尔族人在冲突中被杀害,而当地政府与警察未能保护好维吾尔族工人的安全,从而造成他们被暴民杀害。这不幸的惨案传到乌鲁木齐,引发了维吾尔民众的极度愤懑。7月5日下午5点,几千名维吾尔族学生,步行去乌鲁木齐市人民广场,抗议表示对中国政府处理韶关事件的不满与愤怒,示威学生表示:中国政府无视维吾尔人正常的工作与生活,是中共政府长期的民族歧视政策所致。学生们在乌鲁木齐展开大规模的和平抗议活动,呼吁中国政府公正对待维吾尔民族的工作与生活,要求中共政府尊重维吾尔民族的权利和自由。

当维吾尔学生与市民的和平抗议队伍抵达人民广场时,遭遇警察和武警的强力镇压,武力驱散与逮捕。当示威活动群体不服与抗议时,冲突加剧,局势急速升级,最终中国当局对抗议者进行了残酷血腥镇压。武装镇压持续数日,造成数百学生市民的死亡,数千学生市民伤残与失踪。

“七五事件”后,中共地方政府迅速采取紧急宵禁令,维吾尔地区持续数月通信中断,互联网和移动电话被全面限制,严阻该地区信息流通。为此,中共政府采取了极端政策,对事件发生地采取严控与镇压,至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整个世界无法与血案事件地通信与联络。

据迪里夏提介绍:“七五事件”对维吾尔民族造成的伤害,凄惨而深重,难以言表:

1、血案事件中,大赦国际和维吾尔人权组织曾对目击者进行了采访,得出结论是:中共武警部队在武力驱赶与逮捕期间,使用了实弹,直接导致了大量的维吾尔人死伤,中国政府至今隐瞒了惨案造成的死伤数据。

2、血案事件后,相当一段时间中,中国警察挨家挨户搜查与抓捕所谓的涉案者。据人权观察组织发布的一份报告表明,有数据可查,事件后逮捕的维吾尔族学生与市民案件有43例,而实际的估计远远超过此数字。

3、血案事件后期效应,一批维吾尔学者为此纷纷站出来批评中国政府,蔑视政府的武力镇压与长期的民族政策错误,为此这些人招致长期的政治迫害,比如:欧洲理事会2019年哈维尔人权奖获得者伊力哈木•土赫提就是其中之一。

世维会主席多里坤•艾沙在演讲。图/田牧提供

多里坤:中共对维吾尔民族犯下的“危害人类罪”

世维会主席多里坤·艾沙指出:“2009年7月5日在乌鲁木齐发生的大屠杀,是中国政府将其对维吾尔人的政策从压迫和歧视,升级为全面同化乃至人口大屠杀的时刻。”

他还表示:“过去30年来,中国政府一直在系统地摧毁与镇压民主与人权的声音,1989年北京‘天安门大屠杀’,2008年镇压藏族抗议者的拉萨‘三一四血案’,2009年镇压维吾尔人的‘乌鲁木齐大屠杀’,及2020年为了镇压香港人制定的《国安法》等等,我们都会深切关注。今天全世界都目睹了香港人民眼下遭遇的命运,与我们维吾尔民族是一样的。我们强烈呼吁国际社会,必须改变现状,从沉默中惊醒过来。倘若国际正义力量的不作为,采取绥靖主义政策,任凭中国独裁专制政权为所欲为,草菅人命,那麽北京的‘六四屠杀’,维吾尔人的‘七五纪念日’,藏人的‘拉萨三一四事件’,将会在人类社会不断持续重演,甚至会造成更广泛的危害人类罪行。”

多里坤呼吁:“我们希望欧洲各国领导人和政策制定者,与美国同步,勇敢地站出来,采取强有力的具体行动,将声援与决议上升为立法立宪,精准打击与惩戒中国政府机构与官员犯下的危害人类罪行。”

廖天琪:中国人是否应该对“七五事件”反思

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廖天琪说道:作为中国人,看看今日动荡的世界,每一件,每一事,都离不开中国这主角,维吾尔“教育营”人权问题,香港国安法提前结束“一国两制”问题,武力恐吓台湾安全问题,中美贸易冲突,袭扰全球的新冠病毒首发地等等。就“七五事件”而言,对比新近发生在美国的“弗洛伊德案”,美国政府是如何面对与处理人民示威抗议运动的?川普总统一度动用国民警卫军镇压,却遭遇参众两院反对,遭遇前四任老总统的批评,遭遇国防部、及军队最高指挥官的抵制,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中国的官员,中国的军人,为什么不站出来抵制这样的危害人类罪命令呢?

她还指出:美国媒体在讨论美国的“制度性、系统性种族歧视”问题,我认为:中共政府对维吾尔,对西藏等,长期采取了种族歧视的民族政策,同化与消除民族语言、文化,甚至限制宗教信仰等,搞这种纳粹集中营管理,这就是典型的“制度性、系统性种族歧视”,中共政权一再挑战人类社会的道德伦理底线,以中国人的名义犯下反人类罪,制造民族仇恨和分裂。这难道不能引起中国人的普遍思考与讨论?

廖天琪严肃地表示:中国人是不是应该思考一个严峻的问题,中国人民难道不应该与中共政府划清界限,政府接二连三拒绝人类的现代文明,抗拒自由民主的价值观,中国人民为什么要替中共政府背这样的黑锅?中国人应该警醒了,站到民主自由的世界文明这一边来!

德国巴伐利亚州议员马库斯·林德斯帕彻在活动上演讲。图/田牧提供

德国慕尼黑“七五事件”纪念活动

7月4日,欧洲东突厥斯坦联盟在德国慕尼黑组织了示威抗议活动,纪念2009年乌鲁木齐发生的“七五事件”。

活动由世维会主席多里坤•艾沙主持,出席活动的有联邦德国国会议员玛格丽特·鲍斯(Margarete Bause)、巴伐利亚州议员马库斯·林德斯帕彻(Markus Rinderspacher)、世界受威胁民族协会德国负责人乌尔里希•德利乌斯(Ulrich Delius),及部分欧洲东突厥斯坦联盟盟员和世维会会员等,鲍斯国会议员、林德斯帕彻州议员、德利乌斯等,均在现场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讲,他们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与声援维吾尔民族的人权状况,坚决支持维吾尔人民不忘血案,坚持抗争,昭雪沈冤,争取早日实现维吾尔民族的自由民主独立事业。

世界受威胁民族协会德国负责人乌尔里希•德利乌斯在活动上演讲。图/田牧提供

来源:民报

阅读次数:5,22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