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建君:今生已无法将它遗忘——国军抗日老兵张正国的传奇经历

Share on Google+

芷江的志愿者张青松在一个多月前就打电话给我,说在芷江发现几个国军抗日老兵,让我过去看看。由于近段忙着些俗事,天气也时好时坏,一直没有来得及去芷江。

6月20日,当我们驱车来到芷江县木叶溪乡黄土田村时,老兵张正国显然没有预料到我们去他那。张青松当天约好了张老的儿子,他住在县城里,我们车一到,他便作了向导。

黄土田村属于比较落后的乡村,进入村子的道路还是泥土路,而且很窄,刚够行驶一辆小车。张老的儿子说,他们这属于一座县里的电站水库的淹没区,到了汛期,路就会被水淹没。

张正国的家就在水库尾水区边上,我们走到他家门口时,他正在堂屋里忙着些什么。他生于民国3年,到现在已整整96岁,他也是我所见到的年龄最大的国军抗日老兵。但从他的外表看,却和一个70多岁的老人差不多。

他的儿子搬来几张凳子,我们就在堂屋围着他坐下,听他讲述十几年的从军经历。

从内战到抗日

张正国原名叫张胜华。他1914年12月出生于芷江县木叶溪乡黄土田村。由于8岁时就父母双亡,张胜华的童年生活可想而知。1933年,19岁的张胜华被伯母赶出家门,他跑到了芷江县城,其时正好何键的势力进入湘西,他已搞定原湘西王陈汉章手下的两员大将陈渥(陈汉章之弟)、李宝成(陈汉章表弟),正在四处招兵。据张正国老人回忆,他报名投军,进入了湘军15师李宝成部。经新兵训练3个月后,随部队参加对湘赣苏区的围剿,并尾随突围的红六军团到桂东。1935年5月随军回驻芷江,担负湘西绥靖任务。

1936年,张胜华进入抗日战场。他回忆说,由于连队里有两个人叫张胜华,连长就把他的名字改了,从此他成了张正国。或许是这次改名带来了好运气,自1933年入伍到1950年被遣散,张正国从军18年,参加大小战役无数,身上负伤多处,但他却奇迹般的存活了下来。要知道,他的最高军衔只是上士班长。也就是说,从军的18年里,他一直处在炮火纷飞的最前线。

张正国最初来到的抗日前线是浙东的温洲。随着战争气氛的日益紧张,他们先后又移防到浙江的宁海、宁波一带,最后来到了江苏的海门,在那里他们驻防了将近一年,直至八一三事变爆发。当年的国军并非如后来的中共宣传的那样只会逃跑和抢劫老百姓,相反的他们的抗日壮举得到了全国人民的衷心支持。张老回忆说:记得当年部队由温州向宁波一带转移时,正逢农历中秋,当地老百姓夹道欢迎,在路旁烧开水,并送上印有抗战必胜的月饼。这些都是张正国亲身经历的事情,事隔七十多年,却仍犹如昨天。

八一三事变后,15师奉命奔赴前线参战,他们在刘行坚守阵地月余,属顾祝同部队序列。在现在能查阅到的第二历史档案馆保存的有关抗日战争正面战场的资料里,从顾祝同与蒋介石互相来往的电报稿中,能清晰地看到张正国所在15师在淞沪会战的作战经过。淞沪会战历时三个月,国军精锐尽失,损失惨重, 但张正国却死里逃生,这是张正国投入抗日战争大型会战的第一次战役。从此后,他历经了武汉会战、南昌会战、鄂西会战、三次长沙会战、常德会战,直至最后取得抗战胜利的湘西会战。在八年抗日战争二十二次大型会战中,张正国亲身经历,浴血奋战在第一线的就有九次之多!他的身边倒下了无数的战友,包括 他的师长彭士量,但他却活了下来,成为中国抗日战争史上一个活生生的亲历见证者,这不能不是一个奇迹!
从煮吃日本鬼子心肝的长沙会战到亲眼看着师长牺牲的常德会战

从1939年9月到1942年1月,张正国参加了全部三次的长沙会战,他印象最深刻的是第三次长沙会战。当时他所在的七十三军由岳麓山方面渡湘江向长沙东南郊猛烈围攻,城破后,又在捞刀河由湖碛渡尾随溃逃的日军猛烈追击。在这里,张正国所在部队与日军进行了激烈的肉搏战。张老回忆说,当时一个日军对准他的心窝猛刺过来,被他躲闪过去,他眼明手快的将日军刺刀撩开,一个突刺结果了这个日军。日军被打得溃败而逃,而国军伤亡也不少。可能多年的战争经历看到身边牺牲的战友太多,在捞刀河边,有战士提出,把死掉的日军剖腹挖心,看看他们的心肝是不是黑的,过后,更有人提议将这些心肝炒了菜下酒。我乘机问他们吃了几个日军的心肝,味道怎样?张老笑着说,一共吃了两个心脏,感觉和吃猪心没什么区别。

在今天的长沙市岳麓山赫石坡,还有1946年春建造的陆军第七十三军抗战阵亡将士公墓,令人遗憾的是,这座埋葬着三湘英烈的烈士墓,在文革期间却被彻底毁坏,曾“挖出人骨无数,人骨上有弹头累累,民工收集弹头卖钱,一日可得数十斤。”我没有把岳麓山上七十三军阵亡将士墓被挖的事说给张老听,为的是不让他听到后感到太过悲愤。

三次长沙会战过后,张正国的部队得到了短暂的休整。这时,他也由七十七师转到由湘西人组成的暂编第五师,师长是黄浦四期生彭士量。对于师长彭士量张老的记忆非常清楚。他说,1943年初夏,他们暂五师在华容县三溪湖陷入日军重围,由于实战经验较少,部队无力抵抗,师长彭士量竟弃部单独突围了。此战过后,暂五师仅收容得到三百余人,彭士量也差点被枪毙,仅仅因为战事吃紧,他才免于一死,以期戴罪立功。

经过此次的奇耻大辱,彭士量的军人血性也被彻底激发出来。常德会战开始后,暂5师负责石门一线的防御。张正国回忆说,当时他们在石门杨家溪一带抵御了数倍于己的强敌的进攻。彭士量要求全师官兵宁死不当俘虏,更不能作逃兵,不惜一死报国。张正国说,彭师长牺牲的那晚,战事非常的激烈,天上有日军的飞机,地上有日军的大炮。他说,当时彭师长带着300多人,因为天太黑,只看到一阵猛烈的轰炸过后,彭师长那边没有了动静,他看到有3个人渡过了澧水,看来是给部队报信去了,过后他才知道那300多人包括师长彭士量都已以身殉国,暂5师在此役中也遭遇灭顶之灾。老兵张正国靠着多年的作战经验又死里逃生。他跟我们讲述了当时的一个细节,他在黑夜中摸寻了一夜,天快亮时,跌跌撞撞摸到了一户人家里,准备歇歇脚,刚推开门,发现里面全是兵,躺着的,靠着的,都在休息。他刚想问他们是哪个部队的,谁知可能是刚才的推门声惊动了里面的人,他们依哩哇啦说的都是听不懂的话。张正国被吓出一身冷汗。他马上意识到进了鬼子窝了,转身一路狂奔,边跑边脱军装。天亮后,张正国把自己扮成老百姓,辗转找到了部队。

迎接胜利的湘西会战

常德会战后,73军精锐尽失,损失巨大。张正国所在的暂5师被编成了77师的一个团。1945年初,他的部队换装了美械,他的中正式步枪也换成了司徒登冲锋枪。从1933年到1945年,张正国已从军12年,这时的他已是经历大小战役无数的老战士了。而这次参加的大会战又是为了保卫远东的大机场芷江机场,芷江正是张正国的家乡。

张老回忆说,当时他们驻防在新化城郊,手握新式武器的战士们心里期待着遇上常德会战时的仇敌。但事与愿违,他们遇上的是刚刚在日本本土组建而成,不远万里而来的47师团,此时的日本已是强弩之末,连张正国都能感觉到,小鬼子的末日要来了。他说,当时日军饱受我军飞机的轰炸,这种场面,在以往的抗战中,正是我们遭遇的境况。

张老还回忆了抗战胜利那天的情景。1945年8月15日一早,他们准备照常训练,以待有朝一日收复长沙,可却未见美国顾问前来指导训练,他们不知发生了何事。直至上午快结束时,才看到几个美国顾问欢声笑语的跑来,叽哩哇啦的告诉随军翻译,翻译听得入神,不禁大笑起来,他们还莫名奇妙,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在他们诧异间,翻译抖擞精神,对他们郑重地宣布,将士们,日本投降了,八年抗战胜利结束了!

这一震耳发聩地消息立即在严整的队列阵容中炸开了锅,大家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翻译接着进一步说道,刚才,日本天皇裕仁广播宣读了 终战诏书,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我们的苦日子终于结束了!战士们听了这才明白过来,相互拥抱、欢呼,在长官倡议下,他们朝天鸣枪八发,表示神圣的八年抗战胜利结束。

几天后,他们奉命调防长沙。在岳麓山脚的湖南大学大礼堂,第四方面军总司令暨长衡地区受降长官王耀武将军和美军代表金武德接受日军第20军团司令官坂西一郎中将投降的受降仪式。9月20日,驻湘潭县的日军独立混成第82旅团向73军签署投降书。

据张老的儿子说,即使是现在,张老睡到夜半三更,时常还会在梦中大喊:冲啊,冲啊!十八年的征战,在他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难怪现在已是96岁高龄的张老耳不聋,眼不花,记忆清晰,口齿清楚,当年的战场经历,已使他今生无法遗忘。

2019-03-31

来源:作者微信

阅读次数:12,55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