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06

德国欢度三十周年国庆,德国的国旗由黑、红、金三色组成,它代表国歌里面的第一句“统一、正义与自由”。图/撷自inforadio.de

当年,强盛的西德没有挥舞拳头,调动飞机大砲,也没有派出一兵一卒来促成统一,有的是欢呼的西德市民,拿着鲜花和香槟去拥抱欢迎对面陌生的同胞,这才是真正的统一,这才是人类文明、智慧的表现。

德国的国旗由黑、红、金三色组成,它代表国歌里面的第一句“统一、正义与自由”。这面旗从中世纪流传下来,有很久远的历史,原先是只有红喙红爪的黑鹰,背景是金黄一片,到了近代,在十九世纪初抵抗拿破仑的战争中,逐渐演变成为三色旗,黑色代表被奴役的黑暗,通过战争中的鲜血-红色,得到金色光辉的自由。

统一的德国,以前怕它,现在敬它

10月3日是两德统一以后定为国庆节的日子,平日除了有足球赛,球迷为德国队加油会挥舞国旗,一般民间很少见到国旗。但在国庆日这天,黑红金的三色旗就都亮相了。这一天,国际媒体有关的报导也都非常正面。波兰最大的日报《选举报》(Gazeta Wyborcza)说, 最近的30年是德国历史上最佳的时段,在梅克尔夫人的领导下,德国展现了和平繁荣和民主正义的面貌。西班牙媒体说,当年民主的西德将在共产极权下的东德融入,这是自由的胜利。瑞典的报界说,希望德国今后能担负起更多的国际责任。1989年11月柏林墙一夜之间坍塌,许多欧洲国家都担心德国统一之后,变得更加“强大”,可能会形成国际权力的不平衡,对世界和平造成威胁,毕竟上世纪两次大战的发端,德国都是祸首。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怕的是德国不够强,担负的责任不够重。笔者认为,德国今天之能立足于自由世界,受到国际的尊重和信赖,不是因为它的富裕民生和发达的科技,而是跟德国朝野上下对本国罪恶历史的反思忏悔有着直接的关系。只有真诚地认识、检讨自己的罪责,并且尽力去弥补,才能避免重蹈覆辙,不致再犯同样的错误。

德国欢度三十周年国庆。图/撷自pnp.de

“和平统一”是最佳也是唯一可行的方案

历史再次证明,什么是“光荣革命”,那就是两个体制不同的敌对国家,以不流血、不牺牲生命财产的方式,和平欢乐地结合在一起,完成统一的事业。德国总统史泰因麦尔(Steinmeier),在国庆日发表的谈话中提到:东德人自己掌握了命运,并且让自己获救。他说:“如今,我们生活在有史以来最好的德国。德国已经发展成为欧洲的一个统一、自由和民主的国家。多么幸运,多好的成就,我们今天可以感到自豪!”梅克尔总理今年特别强调原东德人民的贡献,她说:“非常多的东德人在德国统一之际作出贡献,我们学会了随机应变,在出现错误时,能够补救重新组织起来,这种能力,也能帮我们面对当下。”两位国家元首都强调,勇敢的东德人民追求自由和民主,是他们的选择,成就了统一大业。

回顾一下,当年,强盛的西德没有挥舞拳头,调动飞机大砲,也没有派出一兵一卒来促成统一,有的是欢呼的西德市民拿着鲜花和香槟去拥抱欢迎对面陌生的同胞,这才是真正的统一,这才是人类文明、智慧的表现。

由于新冠病毒,10月3日的庆典在波茨坦的圣彼得和圣保罗教堂举行,除了总统、总理、联邦议院主席萧布勒,还有历任的总统,以及各州的代表,一共只有130人参加。

笔者在德国生活了数十年,很欣赏德国人行事和说话的低调,在面对任何问题时,先考虑到最坏的结果,这样就不致失望或惊慌,也就是说,任何结果都比预期的好,无形中给自己平添了自信。此外,鉴于历史的罪责,德国人在提到国家、民族这种词汇时,都十分克制谦逊,很少听到德国人说“爱国”“伟大祖国”这种字眼。

德国总统Frank-Walter Steinmeier在国庆日发表的谈话中提到:东德人自己掌握了命运,并且让自己获救。。图/撷自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在回顾统一三十年之际,政治家和知识界都很冷静,庆幸这一切都以和平、民主和公平的方式完成了转型正义,连最为棘手的国安部史塔西(Stasi)的处理方式也相当稳妥,统一之后,政府设立了原东德国安部档案局,专门负责管理这些告密、陷害、罗织他人罪名的黑资料,并允许东德的公民去查看自己的档案,德国的前任总统高克(Joachim Gauck)在当总统前,就曾担任过史塔西档案局的特任专员。由于处理得当,本来会掀起社会动荡,血债血还、亲友反目、仇恨滋生的阴暗史料,竟然也和平地翻过了历史的这一页。

东西两边的融合还有距离

现今德国东西两边的生活水准已经基本持平,“柏林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新近出台了一份研究报告——《统一的多面性》(Vielfalt der Einheit),从人口变迁、移民、教育、就业培训、工资待遇、医疗保险、住房、宗教、政治参与、选举、数据化、运动娱乐、文化、犯罪、新冠疫情等30个方面,来对东西两边进行比较。报告指出,东德人的工资平均比西边要少14%,但是最贫穷的地方不在东边,而是西边工业重地鲁尔区的一些城镇。刚统一的头十来年,东德人都爱搬往西德,因为西边的工作机会多,待遇高,这种情形从2015年起,就中止了,现在反而有回流的现象。30年前的统一造成东德企业大量倒闭,那里的失业率一度飙升至20%,现如今也降至7%,只比西边的5%高出两个百分点。其实1990年两德一合并,西德就大量投资在东德的基本建设上,从道路、运输、电讯、能源供应等基本民生方面着手,把这些社会的硬件都搭建起来,发展就容易了。这30年来,每个西德人纳税人还要缴纳所谓的“团结税”(Solidaritätszuschlag),占工资里面5.5%,政府已经决定从2021年起取消大部分人的这项税收负担。凡是遇到这种重大的问题,社会上总有足够的讨论空间,专家和平民的意见都得听取,执政的党派不能轻易自行定夺。在企业、教育和司法及新闻领域,统一之后,西边的专业人员都大量涌进东德,占据了许多最重要的关键位置。那时的东德政府官员,人心惶惶,他们大多都跟史塔西有藕断丝连的关系,此时再不恋栈,急流勇退,保住身家要紧,因此许多政府的要职是被西德人所占领了,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这些年来,高克当总统、梅克尔当总理、提尔泽(Wolfgang Thierse)当议会议长,他们都是东德人,而且都是尽职负责任、有道德操守、受人尊敬的政治家。不过人们还是抱怨,当前梅克尔的内阁中,除了一两位东德人,几乎都是西德人,所以有人讥笑说柏林政府是“梅克尔和她的15个西德佬”,就像白雪公主和7名小矮人那么单调。

三十年前,强盛的西德没有挥舞拳头,调动飞机大砲,也没有派出一兵一卒来促成统一,有的是欢呼的西德市民拿着鲜花和香槟去拥抱欢迎对面陌生的同胞,这才是真正的统一,这才是人类文明、智慧的表现。图/撷自DW影片

文明冲突及民粹主义抬头

近年来民粹主义(populismus)抬头, 右翼的“德国选项党”(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 AfD)于2013年应运而生。 他们反对欧洲的一体化及欧元,特别是对梅克尔总理2015年开放国界,让大批伊斯兰的难民流入十分抗拒,他们要求移民政策更加紧缩和严格,只接受“合格”的、来自“不安全地区”(战争)的难民。对于纳粹的犯罪历史,他们认为德国人也是受害者,在首都柏林建立“大屠杀纪念碑”(Holocaust Denkmal Berlin)不合适。这个右翼党受到德国朝野人士普遍的反对和谴责,认为他们歧视伊斯兰移民,而且质疑纳粹的反犹罪行。但是此党在原东德地区很受欢迎,如今已经进入各州的议会,在联邦议会也拥有不少席次,已经成为第三大政党。东德人对“选项党”青睐,主要是不满意德国大量接收难民的政策,认为这些多半来自伊斯兰文化的男性难民在福利、就业市场上分了一杯羹,对自己不利。社会学家认为东德社会的人,以前很少跟外国文化和外地人有交接,所以有排外的心理。其实30年过去,新一代的青年人已经成长,这样的解释,不能自圆其说。笔者认为伊斯兰文化里有许多保守、陈旧的观念和审美,跟西方现代文明格格不入,这是个基本的问题。只不过批评别的族裔的宗教和文化是典型的“政治不正确”,所以西方社会的自由主义者和政治家,一般都采取包容的态度。然而以公正理性的语言和逻辑,来讨论新移民所带来的文化、宗教问题,是非常重要的。基督教文明和伊斯兰文明的冲突已经持续了千年之久,如今全球化及移民大潮之涌动,造成了不同文明的直接碰撞。早在1993年美国哈佛大学教授亨廷顿(Samuel P. Huntington1927-2008)就提出了“文明冲突论”(clash of civilizations),虽然被许多其他学者批评得体无完肤,特别是巴勒斯坦裔的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萨伊德(Edward Said 1935-2003),甚至指这种理论是针对穆斯林和阿拉伯人的“希特勒式科学”。但是亨廷顿的理论确实有它的坚固基石,从历史角度来看人类的大迁徙大移民,不论出于任何原因,结果都是有利有弊。有利的是能对不同文化、种族的融合提供最佳的时机,本身文化不够强,根基不厚实,就容易被同化融合,但若是本身很强,却会跟当地的文化发生冲突,严重时会引发社会动乱甚至战争。

德国的政治稳定,教育制度健全,经济民生富足,大批难民和移民带给社会及经济层面的冲击,还比较容易解决。据调查,五年前涌进来将近一百万的难民,以及之后几年陆续进来的数十万众,由于多半是青年甚至儿童,他们大部分都能接受较好的教育和职业培训,进入职场,溶入社会。困难的是文化、思想和精神上的融合,他们多数在伊斯兰文化下成长,在西方以基督教文明为主的社会,总有些格格不入。虽然尚未有明显的冲突,但是要形成和谐水乳交融的状态,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饮水思源 感恩美国和俄国

在这历史性的时刻,回顾以往,德国人对美国始终有感恩的心理。二战后,美英法三国,以美国为首,协助德国在废墟之上,重建新的家园。他们甚至帮助德国人民“去纳粹化”(Entnazifizierung),进行民主教育,将德国辅助成为自由世界中的一个坚定盟友,共享自由、民主、正义、和平的普世价值。三十年前的两德统一,最大的功臣之一,也许应当首推当时苏联的戈巴乔夫,是他推行“改革,开放”于先,并且放手让东德被自由民主的洪流席卷,苏联不出手干预,这才成就了这场伟大的和平统一运动。饮水思源,德国作为欧盟的火车头,无论如何都会跟美国一同维护自由世界的价值观,和俄国不断沟通,避免冲突,维持长久的友好关系。这种外交上的基调是不会、也不应当改变的。

10月3日是两德统一以后定为国庆节的日子,今年德国欢度三十周年国庆。图/撷自Tagesspiegel.de

来源:民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