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群存在,在这个国家,高高在上,成了“神”。他们是人却不像人。作为基督徒,也不会来承认这个世界上除了上帝之外的神,所以将他们作为打引号的“神”。但他们的存在方式是奇异的,超出人们的正常状态的。他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一个阶层,一个和民众有明确的楚河汉界的领域。

之所以说他们是“神”,因为他们非常全能。

他们的天要准时蔚蓝,他们的指标总平稳增长,他们总是恰好地作为和指示,他们成了钟表决定时间,他们成了标准立定天地,他们似乎说什么什么就能成就。这只有圣经中的耶和华才能实现。

比如十年二十年赶超英美、亩产水稻万斤,比如永远无私奉献的雷锋,比如炸油条和卖红薯年入百万…哪怕他们怀疑的时候,也总有这种奇迹出现。

这样的“神”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实现,整个政府更像一个成年人玩的精神迪斯尼世界。总有充满了“开创力”的人为统治者打造这样的梦幻乐园。

之所以说他们是“神”,是因为他们虽然是完全行为能力人,但一旦成为了“神”,就能免于承担突破法律、失职的任何责任。

他们永远得到齐刷刷的掌声,或者温暖的软绵绵的鼓励。如果成功了,哪怕再小,都有惊天动地的歌颂。如果失败了,那就是一段“弯路”而已,而免于任何的追责。

这样一来,中国一代又一代的人民就像“小白鼠”和“小青蛙”一样。好像用来无偿为“神”做实验的,且有取之不尽 用之不竭的“原料”。哪怕不是“原料”,纵然有不明不白死亡的民众,有千古奇冤,也只能得到“神”的无可奈何的摇摇头,无能为力地耸耸肩,划入不能道、不可道、永久闭嘴、无条件服从的“神界指令”。

之所以说他们是“神界”存在,因为他们相对于民众的高高在上,假如民众是人,而不是畜生的话。

他们永远是高高在上的,民众够不着。虽然民们也能臧否他们,但是当作神界的事情来嬉笑怒骂而已。没有人可以碰到“神”的地位,把他们关进制度的笼子。

民众对他们的姿势,只能选择跪下。根本无法有平等对话的基础。如果有哪一个民众被某一个“神界”的存在欺辱,那么也只能仰望“大神”的“开开恩”。

如果真正地得罪了“神界”,不进监狱,都是很难的事情。而判断一个人是否在“神界”,就是他能否在与民众的利益争夺中“战无不胜”。

之所以说他们属于“神界”,是因为他们的事情总是通过遥远的媒体传颂。

基本上,除非你打算24小时跟踪,否则你只能通过报纸电视媒体等媒体报道来明白他们到底在干什么。他们的大楼已经被彻底封闭起来。其实如果阅读报纸和观看电视,不难发现他们干的活儿基本上已经与民众的需求和需要毫无关系了。你所生活的世界越来越糟糕,但你只能在楚河汉界的这边和一样弱势的民众混沌的活着。

“神界”按照自己制定的规则在做事。哪怕他们什么都做不了,但他们的规则免于遭受任何的质疑、取消。

一个没有明确犯错的民众可以把自己越来越贫穷、越来越艰难、矛盾越来越尖锐的人生和某一个具体的“神”联系起来,他们要挑战“神界”吗?总有Panda face来找上门,谈话说这是“神界”的天下。

但这不代表“神界”中诸“神”在享受“极乐世界”,他们之中的“发达”是短暂的,就连用来保护“神界”的宪法也会成为使得他们沦为难民和囚犯、甚至于死亡的规则。

这一切,归咎于“神界”的高高在上的规则,永久执政本身就不科学。那超拔于人类的野心却最后成为达摩克利斯的剑,落下或者不落下,全凭运气。

这是举国、全民多么悲哀的事。除非,这个“神界”被打破。否则,这里只能看见这“不可动摇”的“神”与人们的需求的相互撕咬。

来源:王剑虹脸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