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红二代泛指那些在国共内战中做出贡献并且在毛皇新朝受封为官的那些人的后代。当然,也包括没来及接受封赏就呜呼哀哉的所谓烈士子女。本文中的红二代又分作高干子弟,革干子弟和革军子弟。经过几代人繁衍,又涌出了官二代及红三代等新贵。此类人泛指为红二代。
为什么中国会有红二代这样光荣的称号,而从来没有过科学家二代、教授二代、工人二代以及农民二代的群体呢?

因为这些三教九流的后者在中国是个杂散的群体,他们无权无势,他们之间没有粘合剂,也没有打江山期间拿命换来的的本钱。因此他们的孩子必须在普通学校读书,没有任何骄傲自豪的资本。

第一届红二代多生于国共内战期间。在胜负难卜的战火中,红二代们在革命中心或圣地出生了。在革命造反的父母心中, 他们是革命的种子,闪闪的红星。因此条件再差,也要保住革命的后代。有的被送往苏联避祸;有的被警卫员用箩筐挑着,转战南北。他们的名字都很特别,往往跟父母的转战区域有关。比如延东,从延安到华东;延淮,从延安到安徽;远平,离北平尚远;小鲁,在山东降生,豫沙,河南的一粒沙子。红二代的名字还喜欢带个小字,小平、小梅等;或者借重复数加强语气,如彬彬、真真、萍萍、呱呱;或者带个生字,如胜生、戌生、易生、梅生等。至今我尚未听说过以战役命名的孩子,如赵辽沈、钱平津、孙淮海、李四平、孟良崮、孔黑山等。大概死尸太多, 晦气!

红二代们的父辈都是打仗起家,家庭生活也成了军事建制。他们因山头的不同又分为一野、二野、三野、四野以及留守的地方官。由于他们干的是把脑袋掖到腰带的生意,出生入死。这些文臣武将之间建立了亲密的战友关系,相互抱团。对战友的孩子也往往视若己出。这便是后来拉关系圈地盘的人脉基础。这些人际关系也是后来红二代形成团伙的一个历史原因。

孙逸仙先生缔造的三民主义政府被强势敉平之后,战火纷飞年代的战友们都被赏赐黄马褂和顶戴花翎,在中央和地方当了大官。这些大官们的住所往往集中在一个大院里,如省委大院、军区大院、工程兵大院,空军大院等。他们的孩子所面对的是不接地气的大院文化,他们的生活方式在冯小刚、姜文等人的影视作品里都有描述。在大院长大的孩子一起玩耍,坐在墙头往下尿尿或吐唾沫。打完平民子弟, 跑回大院,有门卫保护。他们从小就相互熟悉,结成了平民少有的哥们义气。大院文化成了红二代群体形成的地理原因。

原来三破,破鞋破袜子破军装,的土八路,一下子当了部长、局长、省委书记。这一低一高的越迁无疑会让他们产生优越感。打江山坐江山的意识让他们在精神上膨胀。幸好毛泽东害怕重蹈李闯王十八天饺子的覆辙,杀了刘青山和张子善,暂时刹住了贪腐的风气。但这不妨碍优越感的滋长。有其父必有其子,孩子们发现自己和院外的平民子弟不同,他们家里有汽车、洋房、伙夫和警卫。耳濡目染,自然而然地也产生了优越感。共同的优越感把红二代们拴在一起,他们看不起工农甚至知识分子的孩子。是啊,皇亲国戚焉能与草民为伍?这便是文革初期谭力夫先生对联的起因,“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这反动的血统论或许是红二代们搭帮结伙的理论依据。

政府心疼这些物种珍贵的革命后代,为他们创建了特有的幼儿园和学校,如蓝天幼儿园、景山学校、八一学校。这些革命后代集中到一起,加上良好的条件设备,他们的优越感自然更加膨胀。当他们的家人接他们回家的时候,他们之间甚至互相攀比,看谁家的汽车好,汽车大。汽车和待遇反映了官阶的高低。于是红二代的内部也分了档次。中央级的后代在中南海,部、军级别的后代在翠微路,至于处级或科级的小员司们只好自惭形秽,望尘莫及。

即使没进八一学校,红二代们也会青睐几个有名气的中学或大学。在北京, 有二中、女十三中、四中、八中,一0一、人大附中等。除了军事院校和党校,红二代们趋之若鹜的莫过于清华、北大了。北大我不熟悉,清华光是从工程物理系毕业的干部子弟恐怕不下几十人。地位高的有彭真的儿子、李井泉的儿子、叶飞的女儿、安子文的女儿、伍绍祖他爸爸的儿子(对不住,不知伍部长的父讳,也懒得去查。这么说反正也没错)、徐运北的儿子、江文的儿子、胡开明的儿子、林枫的女儿和儿子等,恕不详报。 到了1965级,高干子弟几乎占到10%。信手拈来就有耿飙的儿子、袁水拍的儿子、邱会作的儿子、高修的儿子、楚图南的儿子等。 在文革初期,其势力大到号称10大左派。在雪峰书记下令高校抓鱿鱼后,我有幸遭遇过10位功臣之后的大字报攻击。当初的恐惧成了今天的骄傲。至少,我跟红崽子们较量过。

在全校的的范围,还有刘少奇的女儿、贺龙的儿子、雷任民的女儿、王任重的女儿、刘宁一的女儿、郑天翔的儿子、陈云的儿子、宋任穷的儿子,还有刘瑞龙的女儿、习仲勋的儿子等。这些人曾经是清华文革的始作俑者。为了丢车马保将帅,他们中的几个曾经联名揪出黑帮蒋南翔。后来又拼命保住王光美领导的工作组。1966-8-24那天,为了打压造反派,他们制造流血惨案,并推倒清华文物二校门。此后,他们如鸟兽散,体验遭受围追堵截的恶运。我不同情他们逃难的遭遇,用林副主席的话说,那叫坏人打坏人,活该。

由于在学生时期的集中 ,高干子弟们保留并延伸了幼小时的大院文化。因为血统的高贵,他们不想和平民子弟交往。从经济条件说,他们活得也比平民子弟宽裕。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大学生活又加强了红二代团伙的亲密无间的友谊。以至于到了老耄之年,他们还有能力组织200人的聚会,唱革命歌曲,显示他们社会中坚的地位和贵族“气质”。党中央也对他们网开一面,一路绿灯。与此相反,清华的几十个平民后代想召开一次老头会,居然受到五次围剿。交了几处定金,都没一个饭店敢接纳。最后只能灰溜溜地跑到荒岛相聚。这种对比无疑助长了红二代们嚣张气焰,舍他们其谁也。

红二代扩大势力范围的另一措施就是联姻。比如最近猝死的安邦大佬的妻子就是大将粟裕的女儿。然而到了孙子辈,受到物质的利诱,这种联姻开始弱化。君不见毛皇的外孙女傍上大款,当了几年的二奶。祝贺她后来转为正房,享受锦衣玉食的美好日子。

红二代群体的产生和保持有两个社会原因。一个是几千年来的封建传统。有权有势的皇亲国戚或王公大臣,他们蔑视百姓,依仗手中的权力,横征暴敛。用武力和财力维护了绝对的统治地位。不少人还可以把爵位世袭。因此统治阶级的后代和平民的后代基本上油水不溶。这种区分会保持到王朝的覆灭。然后,新朝开始,新一批功臣良将们的子弟群又开始形成。从这一角度分析,红二代群体是封建势力的残渣余孽,是腐朽落后的社会标志。

另一个原因则是毛泽东的政权和历代一样, 也是打杀而成。他要推翻的不是满清帝国,而是一个刚刚驱除鞑虏旨在民主共和的年轻羸弱的政府。实际上,与孙逸仙和蒋介石相比,毛所领导的革命才是名副其实的反动。从1921年到1949,我没统计过,估计因内战死亡的百姓或军人不止千万。当然,毛泽东们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长期的战火、死亡的威胁、艰难的长征使得毛麾下的文臣武将结成了生死情谊。打江山坐江山成了绝对的真理。用鲜血夺来的天下自然会让他们百般珍惜,要千方百计地保住权力,就得让权力顺利传到他们的后代手里。就血统而论,红二代成了保住江山的唯一依托。因此红二代必须雄心勃勃,当仁不让。他们要么当官,握紧大印;要么晋身军界,紧握枪杆。

红二代是天生革别人命的先锋。土改革地主命,他们认为应该;合营革资本家命,他们认为必须;反右革知识分子命,他们认为理所当然。没想到到了文革,事态的发展才开始变味。初期,他们以为斗反动学术权威、打倒三家村、打倒彭罗陆杨不关他们的事。于是首当其冲,砸霓虹灯、杀校长、打地主婆、揪黑帮。红二代们做出了精彩绝伦的表演。

可是冷面杀手毛泽东唯他独尊,不管你功劳大小、资历深浅,瞧谁不顺眼他就摞胳膊卷袖子揍谁。贺龙、彭德怀、陈毅、刘少奇官居一品,都难于自保。在大水冲了龙王庙的时刻,清华的高干子弟不肯失去高贵血统的保护伞。在告别文革大舞台的前夜,贺鹏飞们纠集外来的中学生,一个个军装军帽,队列整齐,唱起造反歌,气势汹汹地用拖拉机拉倒了清华二校门。当夜又在清华园内游行,大发淫威,殴打所谓的黑帮干部,高喊“不许狗崽子翻天!”最后毛主席火眼金睛,不念旧情,终于把这些狂妄分子赶到山沟村落,把联动分子关进派出所。不管毛的动机如何,对那些受够窝囊气的平民子弟,毕竟大快人心。遗憾的是贺鹏飞在文革之后,又摇身一变,子承父业,当了海军中将。听说死前还犯有走私嫌疑。您瞧,这年头儿到哪儿说理去?

红二代们在文革中的丑陋表演充分体现了他们的自私。也让革命后代的虚假光环名声扫地。后来,他们又通过关系,走后门入伍提干,当工农兵学员,回城当官。

他们的父母人还在, 心未死。在毛皇驾崩之后,经过拨乱反正,他们又找回大印和枪杆。在陈云的一句话后,他们的后代组成了第三梯队。80年代初,这些人几乎是集体重新分配,到部、省、市俨然成了各级领导。权力又到手,胡汉三又回来了。第三梯队的实质就是后文革时期的还乡团。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审查平民子弟中的三种人,把枪毙过的文革牺牲品再毙一遭。

改革开放以后,金钱的诱惑使得红二代们除了当官,还有经商发财的红运。爹爹妈妈、叔叔阿姨签一个字,他们就有了地皮,有了水泥、钢筋。拿空手套来的白狼又去申请贷款。叔叔阿姨一批,上亿的资金到位。他们有的主管金融,有的主管房地产,有的主管军火贸易,有的主管影视。一下子,红二代们又火起来了。如果说当年他们的父辈靠杀人越货起家,他们在大崛起的年代则实施了一次明火执仗的抢劫。在臭名昭著的恶名的右肩,又加上臭名昭著的平方,(恶名)2。

在党中央极力庇护下,红二代们如鱼得水,或在官场扬威,或在商场做福。他们要什么有什么,想什么就是什么。李鹏的儿子挣足了钱,可以空降为省委书记,江代表的儿子可以官商两栖、王震的儿子可以倒卖军火,薄一波的儿子可以飞黄腾达,邓小平的孙子可以挂职县委,更不用说那位歪戴军帽倒挂领章的少将兵痞了。除了直系的孩子,连女婿都要沾光揩油。王其三若无岳父福荫,能有如此高位?吴小晖若非邓家孙胥,能在安邦行走?

不公平的是,在文革前,有杀、关、管亲属的,有海外关系的,不要说入党,连上大学都受限制。如今哥哥卖国潜逃的红二代俞正声居然当了政协主席,兄弟姐妹无一留在中国的习某人居然做了总书记。这太不公平了。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他们都是元老们信得过不会挖祖坟的红二代。

自文革开始,红二代撕去了乖巧正派的面纱,把自私与贪心明目张胆地暴露出来。当平民子弟在兵团和农村受苦时,红二代们可以靠走后门参军,参军后接着提干;当毛泽东要办大学时,他们第一批冲出来,靠关系进了学校;当中组部建立第三梯队时,他们摇身一变,成了各个岗位的领导;当出国读书刚刚发热的时候,他们又成了留学的先遣;当改革开放的热潮刚刚到来时,他们又靠关系圈地皮,倒建材,成为先富起来的大款;当移民国外初露势头的时候,他们率先带着擢取的美金,去领美、加、澳的护照。

总之,见到好处,他们就捷足先登,吃第一大口,捞 第一大勺,甚至干脆独吞。他们地位高,腰包鼓,还要把自己标榜为革命家的后代,唱红歌,走长征路,不忘解放全人类的伟大胸怀。不仅如此,红二代还成了一道护身符,贪污也好,受贿也罢,他们都安然无恙。对中纪委来说,红二代是个无雷区,惩罚降不到革命后代头上。这次任大炮触怒龙颜,纯属意外。

红二代强烈的血统意识、红二代极端的自私欲望,以及红二代们灵敏的政治嗅觉和对权力的追逐,使得这个群体成了国家发展进步的阻力。在社会上,他们是一股暗流。这个暗流关系多,人脉广,他们具备平民所没有的凝聚力。 一旦得逞,就会像他们的老子一样,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面对百姓追求民主的斗争,他们会付出一切代价,像叙利亚的阿萨德,负隅顽抗,不惜国破。说什么也要保住父辈夺来的天堂。庆丰皇帝在几年间树立的个人崇拜和倒行逆施, 充分印证了上述论断。

不能否认,不少有良知的红二代已从酱缸里跳出,开始反思过去。然而这类人毕竟还如凤毛麟角,难成气候。况且,当民主化进一步深入时,他们很难否定戎马倥偬浴血奋战的爹妈。

尽管有人对一鳟流露不满,但其动因恐怕还停在“恨铁不成钢”,担心习的暴虐会葬送党的基业。他们当中,有人可能不同意文革反右,但赞赏改革开放;有人可能反对四年内战,但肯定老爹抗日的贡献;有人可能不满中共的治国举措,但念念不忘父母的初衷和信仰。不容置疑,红二代的基本理念还是“赤出于红儿胜于红”,让红色的旗帜插满世界。

与庶民不同是,红二代与党之间是用胎盘连接的,情同母子,息息相通。用文革歌曲“鱼儿离不开水,瓜儿离不开秧。”比喻红二代,恰如其分。说来也是,让党的骨血拿起判官大笔,把党史全部涂黑,自然也黑了自己。这的确有点强人所难,不近情理。

迄今,除了敢于挑战习一鳟的任志强和蔡霞等,红二代的主体还是一群桀骜不驯野心勃勃的集合。就整体而言,把民主运动的希望和领导权寄托在他们身上,无异于南辕北辙,与狼共舞。

王克斌 10/10/2020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