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中国大陆某省党报发出对大学教师的公开信——《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批评高校教师在课堂揭中国的丑,认为这是抹黑中国,其中说到“中国的路,肯定不会笔直,势必遇到沟坎,但借别人的尺子来规划、用西方的刻度来丈量,是行不通的。”使人看到中国当局中某些势力秉持不同评判事务标准,拒斥普世价值原则,仇视批评时弊,不敢直面问题的现实。值得各方关注!

客观的现实中,衡量物体长短的尺子有各种各样,有木尺,有绳索,有铁规等等,而所记长度单位有尺寸,有毫厘,有光年等等,但不管它们丈量的工具名称长短如何不同,其丈量出的长度却能得到人们的相互认同,原因就在于它们都内涵着一个举世公认的刻度。而这个刻度的长短是一致的,不因所用量器的不同而变化。如此,虽然尺子有万千变化,但刻度有一定恒规,以使得世界能够在距离长短问题上进行比较,达成共识。试想,如果这世界丈量事物长短的尺子有不同,而刻度的长短也有不同,一厘米在一个量尺上与在另一个量尺上的长度完全不一样,那人们就无法比较出事物的长短,就无法做到交流沟通。

由于任何不同的尺子都有恒定的刻度,所以在规划丈量物体时,就不存在用什么尺子与刻度的问题,即无论用什么尺子与刻度,最终量出的同一物体长度应该是一样的。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不仅经常会借别人的尺子来规划自己的事物,也经常用西方的刻度来丈量自己的物体。事实上,今天中国通用的教材中的长短刻度单位,都是引自西方通用的光年、千米、米、分米、厘米、毫米、微米等等,而很少用中国传统的丈、尺、寸等。可见,规划与丈量并不在于用别人的尺子或西方的刻度。

既然我们在现实中丈量与规划物体与所用别人还是自己的尺子没有关系,正是说明无论谁的尺子与刻度,其中都包含着公认的准则,所丈量出的长短距离都会是一致的。同样,作为人类,无论东方还是西方,都存在公认的价值准则。无论东方黄种人,还是西方白种人、黑种人,对善与恶,是与非,真与伪,美与丑等等,都是有相通的标准的。原因就在于人类有共同的本质属性,在认识世界万物时,也自然形成相通的原则标准。如果人类缺失了这种共同本性,那么人类就没有共存的基础,人类就无法交流与合作,也就不可能走到今天。

正是基于人类存在的这些本质共性,人类不仅走过了数千年的相互交流与融合,而且到二次世界大战后还达成了举世公认的《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等等公约,凝聚起千万年来东西南北中人类共同遵循的价值准则。人类共同的本质、共存的历史、交往融通的事实,一再证明人类存在着共同遵循的普世价值。

人类有共同遵循的普世价值,并不否定人类存在形式的千姿百态,甚至千奇百怪。只要我们翻开人类的历史,会发现不仅在不同时期与不同地区,各民族和各国家表现的形式是不相同,就是在同一时期的相同地区,各民族和各国家所表现的形式也不尽相同,甚至完全不同。我们看到,在这个世界,谁也不能找出两个完全相同的民主国家,同样谁也无法找出两个完全相同的专制国家。事实上,任何国家、民族与制度,都有自身的特色,而没有特色的国家、民族与制度是不存在的。人类的普世性价值的存在,正是通过各民族与国家的特殊性来表现。所以,美国有美国的特色,法国有法国的特色,英国有英国的特色,中国当然也有中国的特色,可以说一切民主国家而或专制国家皆有其自身的特色。但是,不管世界各民族与国家有如何的特色,它们在文明与野蛮,先进与落后,进步与倒退上,是存在可以评判的普世标准的,所以任何民族与国家不能以自身的特色来否定人类共同认定的标准,来肆意标榜自己文明与进步,甚至以否定别人的尺子与刻度来任意宣讲自己的长度与高度。

那种“借别人的尺子来规划、用西方的刻度来丈量,是行不通的”观点,实质是以尺子的多样性与特殊性来否定刻度的统一性与普遍性。所谓以别人的尺子不能用来自己规划,西方的刻度不能用作东方的丈量,显然既不符合客观世界的事实,也违反人类历史发展的常识与逻辑,其目的就是想将自己民族与国家另类于人类,外在于世界,以特色来逃避世界的监督,遮掩自身的弊病,进而达到自欺欺人。

中国《诗经•小雅•鹤鸣》中就有“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之说,一个民族、国家与社会,要想取得进步,就必须广泛借鉴人类其他民族、国家与社会的经验与教训,充分利用人类共同摸索到的价值准则来要求衡量自己,以找出自身的不足,寻得努力奋斗的方向,保持与人类共同进步。而那种讳疾忌医式的拒斥别人的尺子与刻度的意识,是无法顺应文明进步,必为人类发展历史所淘汰的。因而,值得我们高度警惕!

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