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4日报道的《辽宁日报》致高校教师公开信:有人课堂上对国家“描黑”,是批判目前中国的不少大学教师在课堂上讲中国的坏事。那个报道介绍了一个大学生的感想:“不知从何时起,说中国坏话、骂这个社会成为了时尚,我们一个老师,逢课必讲‘瞧瞧人家国外’。案例教学时,负面的例子全是中国。如果中国真像老师们讲得这么灰暗,我们毕业之后将以怎样的姿态去面对这个社会?谁来给予我们建设这个国家的信心和力量?”

于是记者深入北京、上海、广州、武汉、沈阳5座城市的20多所高校,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听了近百堂专业课,就有「呲必中国」的现象也一定程度存在,有的还很过分」的感想。记者向大学教师说:“你们在讲授知识,也在传播思想;你们在研究当下的中国,也在影响未来的中国;你们在讲台上散发着学识和修养的魅力,也在潜移默化中匡正整个社会的公序良俗。相信你们乐于接受这份特殊使命,能够对学生负责,能够对事业负责,能够对国家负责。那么从今天起,在课堂上讲好我们的中国吧!”

我去过中国很多次,但在学校的时间太少,所以我不太清楚在中国大学教师向学生怎么讲。而我看这个报道,感到报道里的那些学生和记者抱的不满很像最近十几年在日本存在的有些倾向。日本的中学和大学,教师们大都是左翼或民主或人道主义的观点,经常批判日本政府和社会。特别明显的是1950年代到1980年代的学校里。近年日本社会有右翼化倾向,例如促进修改历史课本,不介绍中日战争等日本坏事,这些倾向的一个原因是以往“描黑日本”(日语叫“自虐史观”)的反作用。最近我跟一个有爱国主义特色的杂志总编聊天,他说“我们有责任让日本的年轻人带有以我们国家为自豪的精神。”这个想法是跟《辽宁日报》那个记者的主张一模一样。

年轻人应该对他们自己的国家有自豪的心情,教师不要太骂自己的国家。这些想法也有一些道理。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讲,从1950年代到1980年代是日本实现高度经济发展,在经济上、在普通市民的生活上、在文化上、在国际社会地位上,活力最大的“黄金时代”,而教师们都在“描黑日本”。然后,日本的经济开始停滞,社会上充满退潮的气氛,就批判“描黑日本”的潮流抬头了。

90年代,00年代初期,我在中国跟朋友聊天时,很多朋友也说中国的坏事。那时侯是中国经济发展最快的时期。另外,当代艺术画家、独立电影、网络小说等新文化现象也不断出现,还有市民活动抬头了。国内到处都有新时代到来的气氛。“描黑自己的国家”和国家的活力是不是成反比例的关系?

人也是同样。我在日本20、30岁的时候,同学和同事常常批判自己。例如“我现在工作能力太低”“我做的事情没有意义”等。但其中不少人,过了40岁左右以后突然不敢自我批评,不敢直面自己的事。这是跟孔子讲的“不惑”无关,我觉得这些变化是因为他们慢慢地懂得自己人生的局限,因此就不再想提起他们自己的那些局限。这样看来,自我批判在人的精神上还是一个很有活力的姿态。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