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3

瑞士在许多国际竞赛项目上皆榜上有名,唯独在“军备”上例外。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冷战时,世界分两大阵营,一边是自动结盟,另一边是强迫加入。瑞士虽不明显地选边站,只要不靠拢苏联,便自动归于自由世界。

长久和平下,防卫能力会否松懈?

美苏两国愿意递减核武实力,是冷战终结的标示之一,也让世界长期以来紧绷着的国家安全议题有所松动。但是全球局势不可能单单只受美苏两国牵动,当今中东、非洲、南海,甚至南太平洋地区,都有军事或准军事行动,也因此,军火需求并不趋缓,军备竞赛仍然不断进行,各国的军备支出,年年都有排行榜可查询。和各国相同,瑞士在航天、数据化、金融、制造、教育等许多竞赛项目上争取排名,唯独在军备上例外,政府与民间不但都缺乏上榜的意愿,甚至曾经打算废除军队!这一在其他国家算是不可思议的行径,但瑞士确实有过两次“是否废军队”的严肃公投,只是两次都失败,都没被全体国民接纳。

80年代开启的“军队存废论”

基本上,20至34岁左右的瑞士男性公民都是军人(女性可自由参军 [1])。每年约有2万名年轻人参加18至21周的新兵训练,以后每年有数次2或3周的时间要“服兵役”,以及另外半天的实弹射击练习,直到34、40甚至50岁,依不同的军阶、军种而定。

在瑞士,军人的全套装备由个人自行保管[2],服役时换上军服、军鞋,背上枪支及必要装备,到指定地点报到。不适合服役者,必须加入民防工作,且每年缴交至少400瑞朗(约12,000台币),或从税金中抽取3%做为规费,直到役期结束。拒绝服役的人,就必须由军事法庭裁决。瑞士的中立国策受到各国承认,两次大战也只有极少的损失。这个西欧小国没有敌人。然而40年前,人们发现约600万人口中就有60万个军人,军队大而明显的存在,令人质疑其必要性。1981年,两位在巴塞尔邦(Basel)“年轻社会民主党”[3]的党员(瑞士各大党都有独立于该党的年轻子党)开始了“瑞士没有军队”倡议的运作。

在瑞士,军队向来是不容质疑、不可侵犯的“圣牛”。戴付黑框大眼镜,烟斗不离手的已故著名作家Max Frisch就说,瑞士人可以谈神,可以谈性,军队却是个禁区。当初两个社会民主党年轻人甘冒风险,打破禁忌,把废除军队的构想传播到全瑞士的年轻社会党。经过党内一年讨论,在1982年9月另外成立了专注于推广此议题的“瑞士无军队工作小组”(GSoA, Gruppe für eine Schweiz ohne Armee),以两年半的时间扩大组织,并拟定将要交付公投的倡议文宣。瑞士的中立国策受到各国承认,两次大战也只有极少的损失。这个西欧小国没有敌人。然而40年前,人们发现约600万人口中就有60万个军人,军队大而明显的存在,令人质疑其必要性。1981年,两位在巴塞尔邦(Basel)“年轻社会民主党”[3]的党员(瑞士各大党都有独立于该党的年轻子党)开始了“瑞士没有军队”倡议的运作。在瑞士,军队向来是不容质疑、不可侵犯的“圣牛”。戴付黑框大眼镜,烟斗不离手的已故著名作家Max Frisch就说,瑞士人可以谈神,可以谈性,军队却是个禁区。当初两个社会民主党年轻人甘冒风险,打破禁忌,把废除军队的构想传播到全瑞士的年轻社会党。经过党内一年讨论,在1982年9月另外成立了专注于推广此议题的“瑞士无军队工作小组”(GSoA, Gruppe für eine Schweiz ohne Armee),以两年半的时间扩大组织,并拟定将要交付公投的倡议文宣。原本军队在公、私领域几乎就不是个话题,也就是不受民众监督,容易为所欲为。议题展开之后,人们才知道民间对军方早有怨言。有人说军机起降的噪音扰民;有人说地区上若有军营,便无法发展观光;有人说国防部必须告知民众,军队在当地会有哪些行动;或“父亲(民众)总要知道儿子(政府)到底在做些什么!”3年后的1989年底,在柏林墙倒塌17天之后,瑞士举行公投。近70%有选举权的人参与了这次投票,最后以多出85多万票的差距(1,052,442赞成, 1,904,476反对),否决了废除军队的倡议。

联邦政府对公投结果感到满意,否则就要面对史无前例的,如何将国防真空化的巨大挑战!然而,有100万人反对军队,也让联邦政府大感惊讶。这其中虽然包括因义务必须强迫自己服役者的怨气,以及在服役中遇上不如意事件者的怒气,却也令人意识到军队改革的必要。“瑞士无军队工作小组”把1989年的公投案誉为“史上最成功的失败”,并再接再厉,1999年提交“可靠的安全政策暨瑞士无军队”和“团结取代军人:自愿的公民和平勤务”给联邦政府,目的是要以“公民和平团”的形式取代军队,并在2001年底进行全民公投,其结果却又是出乎意料地惨败。

“无军队工作小组”应该是逐渐意识到,其实大多数的瑞士人不愿意无条件敞开大门,让陌生人随意进入,所以才端出“以和平团取代军人”的折衷提议,以为可以取得认同。然而第二次公投的诉求很明显指出,废军的说法“走得太远”。

提倡无军队的这些人只以身处的环境以及自己的想法面对世事,忽略了世界上仍有更多拥护其他价值体系的人存在。瑞士不主动侵犯,并不表示其他人不会侵犯瑞士。这就是不曾遭到大战蹂躏,加上苏联解体与柏林墙倒塌之后,安适太久的幼稚与松懈心态。自30年前的废军公投至今,瑞士军队规模已缩减为原来的五分之一,服役形态多元化,并朝着精实而强大的方向不断迈进,特别是当今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的网络攻击战,军中专业人员的需求更是与日俱增。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