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的真相70年来对许多中国人来说,一直是个云遮雾蔽的问题。原因在于官方对此有宣传口径,不愿意展开自由的各抒己见的讨论。多年来,我在大陆的出版物只看到《炎黄春秋》杂志发表了几篇与官方宣传口径不相一致的文章。它们是:

何方:《中国在朝鲜战争问题上的教训》(2013年第9期)
何方:《抗美援朝的得与失》(2013年第12期)
沈志华:《朝鲜战争期间的中朝同盟》(2012年第3期)
沈志华:《1951年中国拒绝联合国停火议案的决策》(2012年第10期)
沈志华:《出兵朝鲜的决策过程及动机分析》(2015年第2期)
张泽石:《我对朝鲜战争的回顾与思考》(2013年第2期)

这些文章有的是亲历者的回顾与思考,有的是学者根据原始档案的阐述与解读,内容应该都是可信的。在朝鲜战争爆发、中国参战70年后的今天,其中的历史真相应该大白于天下,以昭示今人,警示后人,让人们不致于哀之而不鉴之。

这里继《朝鲜战争真相一二三》之后,再以《炎黄春秋》的几篇文章为母本,阐述这场战争的几个历史真相,以飨读者。

作为学者的沈志华认为,“卷入朝鲜战争的各方,就社会主义阵营而言,唱主角的最初是四处游说的金日成,随后是积极推动的斯大林,战争爆发(特别是美国参战)后则是毛泽东。”

作为亲历者的何方(时任外交部常务副部长、中国驻苏联大使张闻天的秘书)在《中国在朝鲜战争问题上的教训》一文中这样叙述当时的情况:

1949年3月11日,金日成已经在苏联向斯大林提出武力统一朝鲜的设想。斯大林没有同意,只答应增加给钱和武器。但是金日成锲而不舍,接连找苏联驻朝鲜大使谈话,再三提出南下的要求,说南朝鲜人民水深火热,都盼着他去解救。看着一大半朝鲜人受苦受难,他不忍心;而且南朝鲜人民信任他,拖着不打,他会失去朝鲜人民的信任。

斯大林一直不答应。二战后头几年,斯大林非常谨慎,竭力避免同西方国家发生军事冲突。为此甚至一时收敛世界革命追求,在国际共运中推行所谓“联合政府”路线,就是要各国CP停止暴力革命,转而求得同资产阶级政党合作,组成联合政府。所以毛泽东在中共七大的政治报告也命名为《论联合政府》。因为苏联在二战中实在打得精疲力竭,死亡人数占到全国人口的近七分之一,物质损失也很大,人民生活相当困难。……

金日成为了解除斯大林对美国干涉的顾虑,多次向斯大林表示: 他准备发动的是突然袭击,四天即可拿下汉城(首尔),很快就可以占领南朝鲜,等美国反应过来,把远东驻军开到朝鲜,战事已经结束。何况劳动党在南朝鲜还有20万党员会里应外合,举行起义。

其实,斯大林早有他的战略计划。根据苏联扩张势力范围和支援世界革命外交路线,他先是集中力量在欧洲争夺地盘。等在东欧的地位和影响基本确定并大体巩固下来后,他就要腾出手来经略东方。所以,金日成的统一计划也合乎他的想法。但他主要顾虑美国干预。虽然形势的变化表明美国干预的可能性在减小,但万一要出兵参战呢,总不能把苏联直接卷进去。怎么办?于是,他设想让中国顶住,最多发展成为中美之间的大战,这样就可把中国牢牢地和苏联栓在一起,把美国对外扩张的重点从欧洲引到东方,从而大大减轻美国在西线对苏联的威胁。所以,他后来同意金日成发动战争、武力统一朝鲜,先决条件是必须取得毛泽东的同意,把中国拉进来。斯大林在未同意金日成进攻南方时,就已要求金日成同中共协商,让中共把它的朝鲜族部队编进朝鲜人民军。因此,金日成在1949年4月底派金一作为特使到中国,请求毛泽东同意把解放军中的朝鲜族部队拨给朝鲜。毛泽东当即表示同意。金一走后,毛泽东随即指示高岗(时任东北军区司令员兼政委)把驻扎在沈阳和长春的两个朝鲜族师两万多人送回朝鲜。这支在中国参加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富有战斗经验的部队七月份就开到了朝鲜。

1949年3月5日,金日成访苏时,向斯大林提出进攻韩国的计划。此时,中共尚未建国,美军也尚未从韩国撤走,斯大林害怕美国介入,对金日成的实力也没有信心,因此不敢贸然同意。但他给了金日成两亿卢布贷款并同意朝鲜人民军军官到苏联军事院校学习。1949年6月,苏联又给金日成飞机一百架,坦克87辆,装甲车57辆,大炮230门,枪一万多枝。1949年9月3日,金日成向苏联请示,要求先攻占三八线东端的瓮津半岛及开城地区。几经磋商,9月23日苏方传达斯大林的指示: “在当前形势下,人民军对朝鲜南方开始全面进攻是不恰当的和不合时宜的。” 9月24日苏共中央决议: “由于目前北朝鲜的武装力量与南朝鲜相比没有占必不可少的优势,因此不能不承认,现在进攻南方是完全没有准备好的,所以从军事角度看是不允许的。” 但是决定: “进一步全力加强人民军。”

何方的文章接着写道:

斯大林的谨慎态度终于在1950年1月30日发生变化。他通过苏联驻朝鲜大使转告金日成,说是由于国际形势有了变化,他同意金日成统一朝鲜的计划,并且准备帮助他。发生了什么变化,他没有具体说明,不过从当时一个月内发生的事件或许可以看出促成斯大林改变态度的因素。这就是:

第一,美国总统杜鲁门1950年1月5日发表声明,美国不拟卷入中国内战,意思是说不会干涉新中国解放台湾了。几天以后,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宣布,没人保证台湾不会受到军事攻击,但美国在远东的太平洋防区不包括朝鲜和台湾。

第二,中苏已谈妥签订新的友好同盟条约。

中共建国后,在对外关系上毛泽东要“一边倒”和“另起炉灶”, 所以争取中苏签订新条约(以取代民国政府1945年与苏联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和要求苏联援助,就成为他1949年12月访苏的主要目的。由于斯大林还坚持维护雅尔塔协定,不准备废旧约立新约,所以让毛泽东到莫斯科后坐了好些天冷板凳。直到1950年1月中旬,他才转而同意订立新的条约。斯大林这时改变态度的原因,一是在美国表示放弃台湾后,他担心中国同西方国家尤其是同美国接近,而他却是要让中国成为坚定的盟国,即西方当时所说的卫星国或附庸国的。二是有了条约,万一金日成南下引来美军,就便于把中国推到抗美第一线。三是新条约预示苏联将失去在中国东北的特权,包括长期使用旅顺港,这就使斯大林提高了朝鲜在苏联远东战略中的地位。
第三,金日成利用毛泽东的积极性推动斯大林。在毛泽东从1949年底到1950年初访苏的这两个月期间,金、毛都和斯大林谈过朝鲜问题。金日成1950年1月17日向苏联驻朝鲜大使什特科夫表示: 如果没有可能去莫斯科见斯大林谈他武力统一朝鲜的计划,那他就要去中国见毛泽东,“毛泽东将会对所有问题作出指示”。斯大林显然不愿看到这种情况的出现。他知道,毛泽东一直认为应该先解放台湾,再帮金日成打南朝鲜,但是解放台湾需要苏联给予海空军支援,对此苏联已断然拒绝。如果现在中国人改变主意,先帮助朝鲜统一,苏联在朝鲜问题上就会陷入被动。斯大林早就了解,毛泽东对金日成一直采取积极帮助的态度。毛泽东此前就已经把一批朝鲜族解放军拨归朝鲜,还准备继续拨归。1月2日,毛泽东又把林彪的一份电报当面交给斯大林看。电报说人民解放军中还有一万六千多名朝鲜族人,建议把他们合并成一个师或四五个团送回朝鲜。

签订中苏条约刚于1月30日基本谈妥,斯大林立即给金日成南下开了绿灯。

看来,斯大林之所以主动答应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相条约》,就是为了使中国成为朝鲜战争的后备力量。

1950年1月下旬,斯大林和毛泽东敲定中苏条约,中国的“一边倒”已成现实,斯大林的态度转变了。1月30日,斯大林给苏联驻朝鲜大使去电: “我理解金日成同志的不满,但他应当理解,他想对南朝鲜采取如此重大的举措,是需要有充分准备的。这件事情必须组织得不冒太大的风险。如果他想同我谈此事,那么我随时准备接见他,并同他会谈。请把此事转告金日成并且告诉他,在这件事上我准备帮助他。” 此后苏联便全力推动金日成开战。

2月4日,金日成与苏联大使什特科夫会谈,决定用9吨黄金、40吨白银及1.5万吨有色金属矿石换取1.38亿卢布军火,组建三个步兵师;并把1951年的贷款提前用于1950年。2月下旬,苏联任命瓦西里耶夫中将为朝鲜人民军总顾问,直接组织进攻的准备工作。3月9日,金日成要求苏联提供1.3亿卢布军事、技术、物资援助。3月18日,斯大林答复: “苏联政府决定完全满足。”

斯大林从1月17日(这天苏联驻朝鲜大使什特科夫转告金日成,他要求进攻南朝鲜的电报斯大林已打算同意,只等中苏条约敲定)等到30日,其间尽管1月26日美国和韩国签订了《美韩共同防御援助协定》,韩国如遭到攻击美国必然出兵,他也没有后退。斯大林等的就是中苏条约。所以,当中苏条约于2月14日签字后,苏联立即竭尽全力加速武装金日成。这充分说明此条约就是为了中苏结盟后,可以让中国去同美作正面战斗,而避免苏联与美国迎头相撞才主动同意签订的。况且,由于毛泽东对美国的仇视,中美对抗的可能性极大。历史证明,斯大林赌赢了。毛泽东后来多次说,正是抗美援朝,斯大林才真正相信我们是无产阶级国际主义者。这就是说,毛泽东用几十万志愿军官兵的生命,作为投名状,博取了斯大林对他的信任。

有学者指出: 正是这个中苏条约,以及毛泽东“努力拖延美国承认中国的时间”这样一个荒唐决心,促使美国改变了企图与中国关系正常化的一切念头,正式认定中国是苏联的附庸国,并在1950年4月确立了国家安全委员会第68号文件,决定: “必须拥有军事力量,以便在可能的情况下,遏制苏联的扩张,并在必要时挫败苏联或苏联指挥下的侵略活动,不论是局部的还是全球性的。”

正是在美国这个文件精神和斯大林的“我们就要同美国人作斗争了”的决心指导下,才发生了朝鲜战争。而中苏同盟条约把中国牢牢地绑在了苏联的战车上。因此,那些把中苏同盟条约说成是“新中国第一个外交胜利”的言论,完全是毫无根据的自我陶醉。

1950年3月30日至4月25日,金日成访问苏联,与斯大林就进攻南朝鲜的具体细节进行讨论。斯大林同意进攻,他说: “如果你们想打就打吧。我们答应提供武器支援和派遣军事专家顾问。” 但表示苏联不能出面。万一美国干涉,就 “由中国出来支撑局面并争取战争胜利”。金日成回国后,5月12日对什特科夫说,他将于第二天访问北京,但 “不再向毛泽东求援了,莫斯科已满足了一切要求,给了足够的援助。” 朝鲜人民军到开战时已有12个师,一个装甲旅,有150辆坦克,大量的火炮,180架飞机。

接着再看何方先生的叙述:

金日成自认为早已准备好了,从1950年4月8日到25日,就一直在莫斯科同斯大林和苏联军方讨论进攻南朝鲜的具体部署。斯大林虽然批准了他的行动计划,但是仍然不放心,一定要他再次去和毛泽东商谈,并告诉他: “如果你们遇到强大的抵抗,我一点儿也帮不上忙,你们必须请求毛泽东提供所有的帮助。”

金日成原先有事只找斯大林,没把毛泽东当成亚洲革命领袖对待,也没想让中国帮他打仗。因此,他当场就向斯大林表示,他不需要中国的援助,因为他的一切都已经在莫斯科得到滿足。只是因为斯大林有指示,他才不得不来找毛泽东。

5月13日金日成秘密来到北京,向毛泽东传达了斯大林的指示: “现在形势不同了,北朝鲜可以开始行动;但是这个问题必须和中国同志和毛泽东同志本人讨论。” 毛泽东不太相信,因为斯大林以前和他谈到朝鲜问题的时候,一直都说不忙打,还同意中国先解放台湾再帮朝鲜。他当即中断同金日成的会谈,让周恩来通过苏联驻华大使馆核实。斯大林5月14日致电毛泽东,证实他已经“同意朝鲜人关于实现统一的建议”,但是说明,“这个问题必须由中国和朝鲜同志解决,如果中国同志不同意,则应重新讨论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5月15日,毛泽东对金日成做了这样的表示: 既然斯大林已经作出决定,他没意见;中国准备在鸭绿江摆三个军,美国一旦干涉并且跨过三八线,就一定打过去。金日成说,只要中国同意就行,不用中国出兵。

当时同意金日成南下显然是个重大错误。这就涉及建国后两条外交路线的斗争。一条是毛泽东执行的推进世界革命的外交路线,一条是张闻天(在一定程度上还有周恩来、王稼祥)所主张的适应时代潮流和为本国建设服务的和平共处外交路线。这一点在朝鲜战争问题上表现得非常明显。革命胜利和建立新政权后,下一步该往哪儿走?是推动世界革命呢,还是集中力量于国家建设?毛泽东虽然也要抓建设,但他注意的重点,无论对內还是对外,都是继续革命。

对外也要继续革命,还应加上1949年7月刘少奇访问苏联时得知斯大林对中国的一个见解,也就是一个指示。斯大林说,鉴于中国CP指挥的成功和革命的胜利,今后在世界革命上要搞一个分工,苏联管西方,也就是欧美;中国管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因为中国在这方面有经验。这就等于封毛泽东为第三世界革命的领袖和导师。不过当时中国实际上还只能管一点亚洲近邻,而斯大林还不完全放手,例如,他就不支持毛泽东建立东方情报局的设想。其实,在日本投降后,中朝之间就很快建立起了紧密的关系。在解放战争期间,东北解放区就得到朝鲜多方面的支持和帮助。朝鲜曾是运送物资的重要通道。北京解放后,中朝两党也就建立起了直接联系。1949年4月底金一来中国时,毛泽东还主动向他提到建立亚洲CP情报局的问题,表示希望两党建立更密切的关系。这说明他对当东方革命领袖的兴趣很大。

金日成南下是斯大林同意在先,但他又把决定权交给了中国。只要中国稍微具备一点独立自主精神,不完全“一边倒”,跟着别人的指挥棒转,就有充分的理由,用委婉的方式提出自己的不同意见。比如说,我们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朝鲜同志要打,中国就一定得帮助,但中国还面临解放台湾的问题;而且我们才打完仗,经济上很困难,人民生活很苦,万一美国人要干涉,中国就又得长期卷进去,那确实是一个相当大的负担;等等。诸如此类的理由还有,而且都站得住。可是毛泽东一条也没有提。所以说斯大林想把中国拖下水,这没问题,但不能说是斯大林“强迫”中国同意的。何况斯大林后来在一度以为中国不会出兵朝鲜时,曾要金日成准备撤出朝鲜,退到中国东北成立流亡政府。这也说明,中国就是不按斯大林的要求出兵,他对中国也并无意见。

毛泽东同意金日成南下大概并没有召开中央会议同其他领导人商量。如果商量,多数领导恐怕不会同意支持金日成发动战争。后来抗美援朝,绝大多数领导人反对,就是证明。

令人不解的是,当时斯大林与金日成就南下开战频繁进行商讨,事关中国如此重大,何况其中有两个月毛泽东就在莫斯科,恰恰是这两个月,斯大林转变了态度,而他居然对毛泽东一个字也不透漏!苏联给金日成的武器装备,为了不让中国知道,全部走海路,直到最后时刻才由金日成通知中国,但仍将军事情况隐瞒着。非但如此,在同斯大林会谈中,毛泽东提到金日成想进攻南朝鲜,中共已按斯大林的要求,将两个朝鲜族师交给了金日成,不过现在还不是北方进攻南方的时机,斯大林当时也表示同意。所以后来毛泽东多次说,斯大林在这个问题上把他蒙在鼓里了。

斯大林当时这样做显然是有心机的。他把毛看成是下属,但有野心,可能是东方的铁托,所以不想让他高出金日成一头。如果金能迅速成功,不但会使苏联势力扩大,还能使金日成可以因此居功而制约毛。万一美国出兵干涉,那就让中国顶上去。苏联的底线是决不同美国打,否则会有丟失东欧的危险。中美一旦开战,可以牵制甚至削弱美国,苏联就可在欧洲处于上风;而且,中美一旦兵戎相见,就会彻底断了中国打美国牌的路,只能死心踏地依靠苏联。为了不使毛因事先没有征求他的意见而生气,在木已成舟时“抬举”毛,斯大林让金日成必须与毛讨论,以示尊重,使毛的虚荣心得到一点满足。同时,斯大林还必须得到中国在美国万一介入时能顶上去的承诺,才允许金日成开打。

事实证明,斯大林的阴谋得逞了,毛泽东心甘情愿地上了套。

(未完待续)

2020年10月29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