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为在11月3日美国总统大选之后不用再写关于川普的文章了。没想到11月3日之后,川普却成了华文圈子里割袍断义的新话题。

很有意思的是,在昔日对中共持批评态度的华人当中,有相当数量的人相信美国大选民主党作弊,美国各大媒体被收买,撒谎,偏袒拜登。而他们依据的是微信圈里流传的各种不明来历的截图,作者身份不明,来自各个微信公共号的文章。这些认为民主党通过大规模作弊偷走了川普的胜利成果的华人大部分居住在中国大陆,同时也有不少生活在北美,台湾和香港。

对于生活在中国大陆不会翻墙的人来说,固然受到信息不全的限制,因为微信圈里流传太多一边倒指责美国民主党作弊,而美国各大媒体都被收买或被左派控制,都在配合民主党撒谎的消息。但其中也有相当多的人过去知道无论是《纽约时报》还是《华盛顿邮报》都大量报道过香港的抗争活动以及中共的各种丑闻,甚至其中很多人因为转发这些美国大报的文章而被销号,喝茶。这就带来了一个问题,《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们报道不利于中共的消息时,你们大声叫好,不存疑虑。到了川普的问题上,这些百年大报就全体撒谎,赌上百年老店的声誉去为民主党背书?这个弯是不是转得有点太大?

我们可以换个角度思考。在美国各大媒体,无论自由保守,偏左偏右都判定川普输了选举的情况下,如果我们说,这些拥有上千名员工、巨额资产并且有着百年历史,在美国甚至世界新闻界都享有盛誉的媒体都可能因为被收买而集体撒谎,不可信,那么为什么那些一个人弄个廉价摄像头就开讲,发表的文章没有姓名,没有资料来源,连作者身在何处都不清不楚的自媒体为什么就不可以被收买,然后集体撒谎?从理论上说,那些规模很小,每天为面包,为咖啡发愁的自媒体更容易被收买而散布谎言。为什么这么多生活在大陆对中共持反对态度的人会认为不容易收买的传统大媒体会比那些更容易收买的自媒体更容易被收买呢?

另外,生活在大陆的人应该都知道,中国大陆媒体的新闻都是要反向理解的。延伸到了网络时代,在大陆网络上能一直被转发而不被屏蔽的时政类文章一定是中共乐于让它流行的文章。像我这篇文章,想也别想在微信公共号上发表。即所谓:你看到的,都是中共想让你看到的。

那么,中共想让中国大陆的读者看到什么呢?当然是民主选举是个笑话。民主灯塔美国的选举都选成了国际笑话,中国还有什么必要搞民主,中共的体制就更有优越性。下面这张图就清晰地显示出了中共要达到的目的。

另外,中共政府迟迟不向拜登表示祝贺,更显示出中共并不希望拜登胜选。在这一点上俄国的表现与中共一样,两国使用的理由也一样。2016年俄国介入美国大选,支持川普上台是美国情报机构已经认定的事实。中共与俄国站在一起,其司马昭之心,全世界人民都知道,就是反共华川粉们不知道。

上面所说一切,并不需要翻墙就能查到,但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中国反共人士视而不见呢?

逻辑,硬伤在缺少逻辑训练。在2017年,我身处中国大陆,也照样写出《川普的美国与红卫兵的中国》,有很多住在美国的朋友说,我比很多住在美国的人更了美国。其实,除了收集材料的能力之外,逻辑训练是可以帮助人迅速看出破绽来的。

2016年7月出狱,我从微信圈里读到夸赞川普的文章,将川普几乎就是往圣人的境地写,就引起了我的警觉。当川普在2017年1月在就职仪式上说:从此美国人民重新掌握了权力之时,我想起了毛泽东1949年在天安门上说的话: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这类将本国历史割断,将自己打扮成开天辟地的人民领袖的主,毫无例外都是些野心家,为了实现自己的野心就要拼命撒谎,蛊惑人心。因为1949年前的中国人的权利不会比1949年后的中国人少,同样,2017年前的美国总统也是民选总统,同样代表美国人民。

所以,我在我的新书,《如何识别谎言——逻辑的理论与实战》中写到:常识加逻辑推理,是识破谎言的利器。中国古代也有事出反常必有妖的说法。无怪乎中共不敢在中国的大学里普及逻辑训练,大家都会逻辑推理了,就不好骗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另外,与美国川粉一样,在中国反共挺川人士当中,也弥漫着一种反精英,反文化的气氛。众多反共挺川人士欣赏川普的粗俗,无礼,在微信群中,我看到甚至不少人觉得川普对女性的骚扰,不尊重是真性情。对这,我只能说,没教养不是优点,而是个污点。不要忘了,川普出生富豪家庭,读的是名校(当然靠枪手造假),来往高官巨贾,左右都是美女,破产六次都有人救驾,不仅与底层人民毫无瓜葛,而且没有丝毫同情心和同理心,他的做派不是什么真性情,而是典型的花花公子,流氓做派。一些底层美国人喜欢川普这个做派,是因为宗教的影响,认为川普是神选之人,可以为所欲为。而中国的反共人士欣赏川普的粗野无礼,当然与中国社会里弥漫的暴戾气氛有关,这种暴戾以及对文明的蔑视可以说是中共革命教育的成果,这种教育培养了红卫兵,并延续到现在。

之所以在这篇文章里我比较强调自身的原因而不再关注信息被屏蔽的因素,是因为我看到了太多身处自由世界却不能吸收新信息从而做出正确判断的人。我在《蠢与恶——川普现象分析》和《自由天空下的心灵监狱——港台川普现象分析》两篇文章里分析了为什么身处自由世界的人也同样会去支持川普的原因。在这一次因为川普败选而引起的华文界割袍断义的大讨论当中,我再次感觉到了,如果一个人在青少年时代生活在一个缺乏自由空间(不仅仅指社会的,更多是家庭的),缺乏教育,没有经过适当的思维训练,养成了崇拜权威的习惯,那么,即使你成年后身处一个自由环境的时候,依然会沿袭过去的思维习惯,接受与你相似的思想,而对新的思想,新的环境会熟视无睹。在我的一个微信群里,有一位原来在安徽一所大学教书,退休后移居美国投靠子女养老的老教授。2017年我在国内巡回演讲做诺和西海项目推介时在一个饭局上相识,交谈甚欢,一直保有联系。他的微信号也是屡删屡建,也可以说是坚决的反共人士。但现在他还是坚定的川普支持者。他认为拜登在道德上比较川普差了很多,道德败坏,家教极烂,甚至引用环球时报的文章说拜登抄袭论文,延迟毕业,还说出拜登盗嫂的话。我很是纳闷,拜登除了被p图说亲吻女人以外没有听说过什么绯闻啊,在网上一搜,原来是郭文贵的郭媒体里说拜登的小儿子亨特拜登与他的嫂子的姐妹有暧昧电话,然后就演绎出了盗嫂的耸人听闻的丑闻。正是因为这些消息来源可疑,涉嫌假造,所以美国的大媒体根本就没有报道(注,现在郭文贵已经出来撇清自己与这些录影带没有关系)。这位老先生对拜登的评价是一家猥琐,而川普则是直率,豪放,敢爱敢恨,中学学习成绩优秀,写的书畅销,三个老婆能和平相处,年轻时没有绯闻,工作不为钱。当他看到川普深夜回家时都感动得要哭了,而且宣称一个好的政治家不一定是个好企业家,但一个好的企业家一定是个好政治家。显然这位老教授在美国全盘接受了中华田园基们无视事实,胡说八道的全套故事。这已经不是资料收集的问题了,他已经完全将川普作为圣人,将拜登一家作为恶魔来对待了,他对川普已经完全是崇拜,对拜登完全是仇恨了。这位老先生英文不灵光,不会去阅读英文资料,但如果他哪怕带着一点点的求证精神,哪怕有一点点的逻辑知识,也可以看到很多中文资料(《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都有中文版),也会想到中华田园基们到处宣传的这套说辞里有多少漏洞。显然他沉浸在他的小圈子里,不能,也不想看到别的信息,也许这些信息正好符合他的需要。

显然,中国也好,美国也好,归根结底都是一个教育问题。如果这个世界上多一些能独立思考的人,少一些到处找神或领袖跪拜的人,各种歪理邪说就会少很多拥趸,各类狂人的市场也就会小一些,这个世界也就会清净一些,也会和平些!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