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09

习近平和中办主任丁薛祥。(图片来源:MADOKA IKEGAMI/AFP/Getty Images)

正如我们本专栏上周五刊登和播出的《中共理论幕僚最高官至正部长级,王沪宁是唯一例外》一文中所说,还有不足两年时间就要召开的中共二十大上产生的新一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里的新面孔们,应该会包括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里的四个“年轻人”,即三个 “六十后”胡春华,丁薛祥和陈敏尔,再加一个准“六十后”李强。

而目前看来,因为外界一直都在议论的李强在不久前刚刚闭幕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上并没有被宣布“调中央工作”,所以在明年三月召开的全国人大例会上突然宣布将他“增补”为国务院副总理的可能性不大。而在没有担任过一天副总理职务的前提下,直接由一个直辖市市委书记跳升至国务院总理的可能性等于零。所以,除非是明年秋季的十九届六中全会上宣布了将李强“调中央工作”,然后在后年三月的全国人大例会上将他 “增补”为国务院副总理,在此前提下,由他李强在国务院副总理位置上过度一年后接班李克强的总理职位就是显而易见的了。如果这个假设的故事不会发生,那么下届国务院总理就只会在韩正和胡春华之间“比选”。也正像我们过去的相关文章中已经介绍过的那样,如果是韩正,那么就是所谓“朱镕基模式”,即先任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兼国务院第一副总理,然后就是连任一届政治局常委同时接班国务院总理,只不过受年龄所限,总理的位置只能坐满一届。

如果是胡春华的话,那就可以被类比于李克强之前的温家宝,先是担任一届政治局委员兼国务院副总理,然后就升任政治局常委并接班总理,然后就是连任两届。

回顾以往,当年的赵紫阳从担任总理职务到交出总理职务,都不是在正常换届的前提下进行的。李鹏倒是连任了两个整届国务院总理职务,党内政治局常委职务甚至还连任了三届,但他在中途接替赵紫阳总理职务之前并不是国务院第一副总理,其党内职务也不是政治局常委。

接替李鹏总理职务的朱镕基,虽然曾经以中央候补委员的身份就能够被“增补”为国务院副总理,但日后却是在两届政治局常委身份的前提下,先出任一届国务院第一副总理 ,再出任一届总理的模式完成使命。

朱镕基连任政治局常委并在此前提下接替了李鹏国务院总理职务的时段里,以政治局常委身份接替他朱镕基国务院第一副总理职务的是已经任满一届政治局委员兼国务院副总理职务的李岚清。

当年胡锦涛接班了江泽民的中央军委主席职务时,在他第一次独自主持的军委扩大会议上狠夸江泽民的内容之一,就是称赞他在自己任内完成了党内交接班的规范化、制度化和程序化。

而这个“规范化”的突出内容就是任职和任命的年龄限制。除了正省部级职务是六十五岁封顶和副省部级及其以下所有级别的职务,都是六十岁封顶的人事规定外,还内部规定了每届全国党代会上的中央委员及政治局一级领导人新任和连任的年龄限制。

中国全国人大会议表决通过胡春华(左起)、韩正、孙春兰、及习近平的经济智囊刘鹤,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图为宣誓场景。(美联社)

中国有句老话叫“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当年江泽民在自己独立决策十五大和十六大人事过程中,即有了“七上八下”和“三上四不上”之说。具体内容是:从一九九二年筹备十四大开始,在制定中央委员候选人名单时,新当选中央委员原则上遵循三上四不上的原则,即如果工作需要六十三岁可以安排,六十四岁不予考虑。

因为在具体执行时还会有个别特殊情况下的“灵活掌握”,所以这两个年龄限制并没有在党内正式下发的文件里明确显示 。但事实上从中共十五大至今,从“七上八下”角度出过的唯二例外,只有当时的总书记江泽民和总理朱镕基。江泽民在十五大上连任总书记时,已经年满七十一岁,朱镕基在十五大上连任政治局常委时,过完了六十九岁的生日。而再到十六届一中全会召开时,他朱镕基即已经年满七十四岁,所以在一九九七年十五大召开之前最终决定他接替李鹏总理职务的同时,就没有考虑过让他连任两届总理职务的可能性。

除了如上的时任总书记江泽民和时任总理朱镕基,从十五大开始,每届全国党代会上的政治局委员和政治局常委的新任和连任,都在年龄角度遵行了这个所谓的“七上八下”。事实上到了习近平时代,至今也还没有出现例外。从“七上”的角度,习近平独立决策的十九届高层人事安排中,新晋政治局常委中年龄最大者是一九五零年出生的栗战书,时年六十七岁。

笔者早在中共十九大召开的前一年即已经在本专栏撰文分析:如果按照所谓的惯例,习近平不会延长任期,将在二十大退休;王岐山十九大召开时已经年过68岁,必定会退休;十九大上的新任政治局常委将在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里的那些在十九大召开时,也就是二零一七年十月左右时的年龄未过68岁的政治局委员中选出。

但笔者在当时的这篇分析文章中同时也指出,既然江泽民本人在完成了党内交接班制度化,规范化和程序化的同时,还是把“七上八下”的潜规则“灵活”到自己和总理接班人朱镕基身上,那么习近平从来不是一个因循守旧、而是一个创造规章制度的人,对这个所谓的“七上八下”的法则,至少也还是可以让他本人像当年江泽民一样“例外”。

果不其然,从所谓“八下”的角度,习近平在十九大上即已经为自己在未来二十大破例作足了铺垫,用党章把自己长期执政“制度化”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习近平在事实上恢复了党的最高领导人的终身制的前提下,也要把整个政权的各级干部的新老交替制度也彻底推翻。而且正在发生和即将发生的事实会证明恰恰相反!

记得两年多前因为习近平主导下的中共政治局出台 《关于适应新时代要求大力发现培养选拔优秀年轻干部意见》,几乎与此同时,习近平又就接班人问题在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重申“……归根到底在培养造就一代又一代可靠接班人”而引起外界媒体的一片错愕,一时间弄不明白明明已经在十九大上通过修改党章把自己长期甚至终身执政合“法”化了的习近平,葫芦里又卖的是什么药。

但事实上正如习近平通过修宪把国家任期制取消,但并没有把国务院总理和副总理,还有全国人大委员长及副委员长的任期限制取消一样,习近平本人在决定自己本人连任两届之后不但不会下台,甚至还为自己设计了至少也要连任到二零三五年的“远景规划”的同时,不但没有同时决定自己之外的所有政治局以上的高层领导人也打破从江泽民时代开始实行的只能连任两届的陈规,而且只会执行得更为严格。

从简单的逻辑角度判断 ,只有进一步制定并更严格地执行“干部能上能下和新老交替”制度,才能更有效地保证从政治局常委内的“二把手”以下的所有政治局委员们对他习近平的“核心意识”和“看齐意识”统统落实到“思想深处”。这是其一。

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李强(美联社)

其二,从稳固政权的角度,习近平当然不愿意看到自己的所有部下日后都和自己一样因为老迈而昏聩的远景,更何况如果没有“新老交替”的规矩就无法落实他习近平对各级部下们的论功行赏……。

正因为如此,一九四八年七月出生的王歧山到三年前召开中共十九大时已经年满六十九岁,习近平就没有在政治局常委层面为他破例,也没有在十九大上安排他连任一届中央委员。只是为了犒赏他五年时间的中纪委“打虎”有功,让他出任了一届荣誉性质的国家副主席职务 。

其实,在此之前的胡锦涛时代里,一九三九年出生的曾庆红没有在十七大上连任政治局常委,就是因为他当时已经年满六十八岁,正所谓“七上八下”。

当年的中共十七大开过之后,外界有评论说,曾庆红完全是为了沿续“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香火”才主动让位,牺牲自己政治局常委继任的机会为已经被内定为总书记接班人的习近平“腾笼换鸟”。但事实上当时的曾庆红如果不是因为“七上八上”的原则在先,完全可以在连任政治局常委的基础上改换跑道,在把分管书记处和整个党务工作的相当于副总书记的位置交给习近平的同时,再以第二任政治局常委的身份出任一届全国人大委员长,全国政协主席,甚或是中纪委书记都行。

当年的曾庆红之于江泽民,甚至之于胡锦涛是多么的重要,我们无需在此详述,而他曾庆红因为已经年龄六十八岁就不能连任政治局常委,那么日后的王歧山在已经年满六十九岁的前提下岂能破例?

分析到此,笔者更倾向于相信未来习近平长期执政的岁月里,只会把自己之外的所有政治局常委,也就是正国级层级的“新老交替”制度执行得更严,甚至严到令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只担任一届政治局常委和具体兼职之后就告老还乡的地步。

我们已经可以注意到,在中共十八大上与习近平接替总书记职务的同时,进入政治局常委并分别出任全国人大委员长和全国政协主席的张德江和俞正声,都是只任满一届就退休,而他们两人之前的吴邦国和贾庆林,则是分别连任了两届。

中共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美联社)

也就是说,当年在胡锦涛和温家宝分别连任两届总书记和国务院总理的同时,同届的全国委员长和全国政协主席也都是每人连任两届。

而到了习近平时代,这种局面已经改变。除了张德江本人担任一届全国人大委员长即退休外,继任全国人大委员长栗战书笃定也是在任满一届之后就退休。一九五零年出生的栗战书到二零二二召开中共十二大时即已经年满七十二岁,届时如果让他连任政治局常委的话,让此前六十九岁即不能连任政治局常委的王歧山情何以堪?

当然,如果未来二十大上安排现任政治局常委兼国务院第一副总理韩正连任政治局常委、并在次年三月接替李克强总理职务的话,从年龄限制角度已经有“例外”的先例可循,那就是前面介绍过的当年江泽民在十五大上为自己例外的同时,也让总理接班人朱镕基例外了一把。

至于二十大时的汪洋,虽然届时才年满六十七岁,正好符合“七上八下”中的“七上”。但因为届时与他汪洋同岁的李克强已对任满了三届政治局常委,习近平于情于理都不太可能会让他再连任第四届政治局常委,所以未来二十大上让汪洋和李克强一同告老还乡的可能性不是没有。因为“排排座,吃果果”,现如今的政治局委员层面里无限忠诚他习近平的“年富力强”者不但有前面列出的三个“六十后”和一个“准六十后”,更还有李希,李鸿忠和黄坤明都比他汪洋和李克强年轻一岁,手心手背都是肉,提拔哪个不提拔哪个对他习近平来讲都是两难选择,如果现任政治局常委在未来二十大上还要由汪洋留任的话,那么与他同龄的王沪宁自然也要留任,外加一个赵乐际。在此前提下,习近平要想“一碗水端平”的话,就只能扩大政治局常委的编制了,九人制,甚至十一人制都不是没有可能。

来源:RFA

By edit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