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5日 昨日,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主席叶利钦在就立陶宛事态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号召成立俄罗斯军队,以“维护俄罗斯主权”。今天,戈尔巴乔夫在苏联最高苏维埃会议上说,叶利钦的号召“极其粗暴地违反了苏联宪法”, “这不仅是对苏联最高权力机关的挑战,而且是在给苏联已经非常紧张的局局势火上加油”。是政治上有预谋的挑衅行为。

1月16日 立陶宛救国委员会今天呼吁苏联总统和苏联议员们通过在共和国实行直接的总统治理的决议。他们在今天散发的呼吁书中强调“共和国处于一片混乱之中,不断有人举行群众集会、罢工、设纠察队线,立陶宛最高苏维埃在加剧政治紧张局势,挑起自相残杀的已导致人员伤亡的冲突。” 立陶宛共和国领导人“公开号召对CP员及其家属进行肉体上的迫害,奉行旨在与苏联军队进行公开对抗的方针”。
救国委员会认为,“由于立陶宛最高苏维埃一部分极为反动的代表的过错,为满足其不可遏止的政治野心而造成了1月13日的人员伤亡”。 救国委员会认为,民族的狂热“正用来在共和国内加剧反共主义和反苏主义,组织对各种形式的政治反对派的全面镇压。”

救国委员会还“以立陶宛广大人民的名义”散发了一份告苏联各族人民书。呼吁书认为立陶宛共和国目前局势是“两个政权并存”,这种局面“不可能长久存在,随时都可能以人民大量流血而告终。”

同日 维尔纽斯卫戍区首长乌斯霍普奇克少将对塔斯社记者说: “维尔纽斯的局势极其紧张”。 他指出,“萨尤季斯”成立的军队目前共有几千人,拥有各种系统的武器。他说现在各通行检查哨,所有进出城市的车辆都受到检查,检查运进的武器弹药。 “此外,我们正在寻找,而且是从双方寻找那怕是缓和一下形势的办法。从1月15日凌晨至16日,取消了宵禁”。
军队的任务归结为确保市内秩序,不允许居民中间的激烈对抗。他说,在他同立陶宛政府领导会晤时达成下述协议: 在取消宵禁时,共和国內务部承担维持秩序的任务。

同日 立陶宛全国350万居民今天在为13日维尔纽斯事件的牺牲者送葬。在首都的教堂广场和独立广场上,有数千人参加了追悼会。出席追悼会的有牺牲者的亲友、最高苏维埃领导人和代表、政府成员。立陶宛CP中央新闻中心散发了立陶宛救国委员会的一份公告。救国委员会在公告中“向死者的父母和家属及其亲友表示深切的哀悼和诚挚的慰问”。公告中说,愿他们已结束的生命“能让误入歧途的人的思想开窍,使仇恨和敌意冰消瓦解,并指出一条通向和解与和睦的道路”。

英国伦敦大学历史系教授休.塞顿–沃森认为, “苏维埃时代,俄罗斯化重于俄罗斯民族主义。俄罗斯化并不是一种有意识的政策,而是苏维埃帝国政治、经济集中化政策的意外结果。苏维埃自1917年至今,苏联领导人从来没有因为俄罗斯民族主义而狂热过,其言辞恭维了俄罗斯民族,而其行为却在清除俄罗斯的文化遗产”。另一位历史学者萨哈拉姆.阿卡巴扎德则指出,苏联相信它拥有对它的成员共和国和土地的全部主权。因此在苏联统治的近70年里,俄罗斯人在全苏联居于支配地位。这就使苏联境内各民族产生了一种被侮辱感,于是想恢复他们的民族自信心和民族自豪感及民族文化。而当戈尔巴乔夫推行改革之时,非俄罗斯人尤其是波罗的海和高加索地区各国便向统一的苏联民族的神话发起挑战。他们拒绝接受他们是自愿加入苏联这一官方说法。他们要求复兴他们的民族文化和历史,直至真正的自治以至独立。

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强迫的婚姻不会和谐。当年波罗的海三国是在刺刀的胁迫下“加入”苏联的,三国从上到下一直对此耿耿于怀,从未放弃寻求独立的机会。到了1980年代末,苏维埃帝国呈现严重危机,波罗的海三国独立的良机也就到了。三国中,立陶宛是第一个冲破苏维埃帝国樊篱的先行者

荀路 2021年1月13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