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6日 戈尔巴乔夫今天向白俄罗斯科研和创作知识分子发表讲话。他说,全国的政治斗争日益尖锐化,改革“到了决定性阶段”。他在讲话中抨击“民主派”的目的是削弱并瓦解联盟。他呼吁反对派放弃妄图实现“用暴力夺取政权”的企图。他说,自称“左派”的“民主派”实际上是典型的“右翼反对派”,因为“他们否定社会主义思想并主张使社会资本主义他”。

同日 戈尔巴乔夫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拖拉机厂发表演说,介绍了海湾战争情况和苏联国内形势。他在讲话中指责叶利钦的目标与任务和改革目标背道而驰。
同日 塔斯社播发了苏共中央副总书记伊瓦什科抵达北京,开始对中国访问的消息。

2月27日 塔斯社报道,苏共马克思主义纲领派谴责叶利钦的讲话。这个派别的协调委员会刊登在《真理报》上的声明说,叶利钦19日的讲话“不仅表达了他自己个人的观点,综合看来,还表达了整个反社会主义运动的立场”。声明说,“我们呼吁共和国的所有公民要求俄罗斯联邦人民代表改选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主席”。

2月28日 苏联总统助理、苏联国家元首新闻处主任伊格纳坚科就美国宣布停止海湾地区军事行动发表谈话。他认为,在海湾整个危机期间,苏美两国关系经受住了各种考验,两国在海湾问题上坚持共同的立场。海湾战争停火后,苏美关系进入了真正的“新纪元”。

同日 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拉脱维亚CP中央第一书记鲁比克斯对《公开性》周刊发表谈话说,当前在拉脱维亚正在进行公开的权力斗争,苏共的反对派企图赋予这种斗争以民族冲突的形式,但这无论如何都不能掩盖对抗的政治性质。他强调指出,实行总统治理可以避免拉脱维亚发生内战。

同日 苏联最高苏维埃同意了总统对11名内阁成员的任命,其中有三名副总理。
最高苏维埃从一月着手组阁,已批准帕夫洛夫任总理,还同意任命别斯梅尔特内赫任外交部长,普戈任内务部长。

“叶利钦事件”暴露了苏共高层领导中在改革问题上的矛盾和分歧,而这些矛盾和分歧早就存在。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一直处于来自“左”和“右”两方面的压力之中,他必须应用各种政治手段和技巧来竭力维持党内高层的政治平衡。他甚至利用这些矛盾和分歧来达到推行改革主张的目的。例如,他成功地借用了叶利钦的激进改革思想去冲击保守思想。但是,他也深知激进改革思想对苏共体制的危害性,他力图把它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然而,“叶利钦事件”表明,戈尔巴乔夫已无法控制激进改革这个很不稳定的政治因素。叶利钦的突然挑战,使戈尔巴乔夫感到原有的平衡被打破,必须建立起新的平衡。于是,戈尔巴乔夫不得不转而尖锐地抨击叶利钦。
戈尔巴乔夫在处理叶利钦问题上有一得一失:

得分是,作为党内公开挑战的反对者,叶利钦没有受到严厉的整肃,仅仅是降职而已。这同以前党内斗争的结果相比,显然是进步了。

不过,戈尔巴乔夫内心对叶利钦并没有那么宽容。他只是给叶利钦一个无关紧要的高职,但是不能让叶利钦参政。戈尔巴乔夫通过电话通知叶利钦担任国家建委第一副主席,同时告诉叶利钦: “我不会再让你从政了。”

失分是,无论在十月全会还是在11月的莫斯科市委全体会议上,发言者明显地表现出围攻和“大批判”的方式,给叶利钦扣了许多大帽子,这是不符合苏共党纪党章的行为。叶利钦作为中央委员有权在中央全会上发表个人看法,即使点名批评了某个领导人也是正常的。至于辞职,苏共党章也是允许的。对叶利钦的围攻显然与戈尔巴乔夫所标榜的“民主化”背道而驰。

美国前驻苏联大使小杰克.马特洛克认为,“叶利钦事件”是戈尔巴乔夫从政期间犯下的第一桩大错,“嫉妒使他头昏眼迷”。 “他把具有领袖魅力的助手看成是潜在的对手,而不是难得的合作伙伴。这种嫉妒心理不仅进一步恶化了他与叶利钦的关系,而且使他在挑选助手时只挑选那些无力与他相抗衡的弱者。然而,这些弱者最终还是背叛了他。”

“叶利钦事件”是苏共中央政治局内部冲突的一种表现形式。这个事件引发了一系列政治反应,引起了政治局内某种裂变。从此,中央政治局的内部纷争拉开了帷幕。

荀路 2021年2月8日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