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莉·狄金森的妙诗,可以借来理解“川普崇拜”现象

译者按:四年多前,川普团队想物色一个名诗人出席川普总统就职典礼朗诵诗歌时,遭到多位真诗人的断然拒绝。前美国桂冠诗人罗伯特·哈斯(Robert Hass )在接受有关方面的问卷调查时,建议由川普的女儿伊凡卡朗读艾米莉·狄金森的诗《我这条命挺立为一杆上膛的枪》(My life had stood a loaded gun,764)。此诗的英文笺注和评论难以尽述,已有前人中译,由于微妙深奥,诗无达诂,可以不断重译和诠释。笔者因此重译此诗并参照多家评论详加注释,借以提供一个新的阅读视角,理解川普崇拜现象:诗中以枪杆自喻的“我”与那个“主人”的关系,可以借来理解川粉与川普之间扭曲的人际关系,川粉尤其是女川粉等待被利用当枪使的精神错乱。

我这条命挺立——一杆上膛的枪——
弃置各个角落,直到时机来了
主人经过——认出我-——
把我带走——

于是我们漫步元首的森林——
于是我们追猎雌鹿——
每一次我为他发声
回音荡漾山谷——

而我的微笑,如此热忱的光焰
闪烁在一片溪谷——
它像一张维苏威的脸(1)
让它的欢乐畅通进出——

入夜–我们的睛日完了——
我保护主人的头颅——
比绵凫绒毛的
深凹枕头更好,共享舒服(2)——

对他的敌人(3)——我誓死同仇——
无须再次启动,(4)
我就会对它投以黄色目光(5) ——
也不必再次按下一个强力的拇指(6)——

虽然比起他-——我也许命大,
他却必定(7)比我寿年更长——
因为我只有猎杀的力量,
没有——死寂的力量——(8)

注释

  1. 位于意大利的维苏威火山在公元79年摧毁了庞贝古城,维苏威一词后来可以用来指火柴。“维苏威的脸”也可以比喻枪眼喷发的火光,可以照亮主人开枪射击时的面部表情。子弹出膛犹如维苏威火山爆发。
  2. 主人枕枪而睡,犹言枕戈待旦,同时有性暗示和反讽,因为坚硬的猎枪不会好于绒毛枕头。绵凫,或译绒鸭,有自拔羽毛的习惯,因此可以象征自我摧毁。
  3. “他的敌人”指猎物,敌人(foe),兼有障碍的意义。
  4. 此处含义是,主人第一次用了猎枪之后,无须再下命令,猎枪就会主动出击效命。
  5. “黄色目光”,犹言流露凶光暗藏杀气的目光,也可以指枪眼喷射的火焰。.
  6. 用拇指按压某人的鼻子是一个古老的比喻,比况一种侵略行为。拇指也可以指猎犬的大脚趾,猎犬可以弯曲前脚来表示猎物所在的方向,如同人也可以用指头指示方向。
  7. 必定(must)也可以用作动词,意为发霉,发霉之后臭气久久不散。
  8. 意即主人退隐或死亡之后,枪杆还可以继续用作战斗的武器。

My Life had stood – a Loaded Gun (764)

by Emily Dickinson

My Life had stood – a Loaded Gun –
In Corners – till a Day
The Owner passed – identified –
And carried Me away –

And now We roam in Sovereign Woods –
And now We hunt the Doe –
And every time I speak for Him
The Mountains straight reply –

And do I smile, such cordial light
Opon the Valley glow –
It is as a Vesuvian face
Had let it’s pleasure through –

And when at Night – Our good Day done –
I guard My Master’s Head –
’Tis better than the Eider Duck’s
Deep Pillow – to have shared –

To foe of His – I’m deadly foe –
None stir the second time –
On whom I lay a Yellow Eye –
Or an emphatic Thumb –

Though I than He – may longer live
He longer must – than I –
For I have but the power to kill,
Without – the power to die –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