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9日 格鲁吉亚宣布独立。共和国最高苏维埃在今天召开的非常会议上一致通过了独立宣言。宣言指出,最高苏维埃“遵从的是1991年3月31日全民投票一致表达的意志”。据统计,有90.57%的选民参加了投票,赞成独立的占99.08%。

同日 戈尔巴乔夫在联邦委员会会议提出反危机纲领。戈尔巴乔夫说,国家面临着经济崩溃和国防能力解体的危险。现在需要毫不迟延地行动,对不执行上级机关决定的行政机关和官员要追究法律责任,绝不允许打着民主的旗号打击联盟国家。他建议卷入族际冲突的各方立刻停止使用暴力。

同日 由于煤炭供应中断,冶金工业企业处于危机境地,已有21个高炉和3个炼焦炉组停产。苏联冶金部长科尔帕科夫说,从今年初由于煤矿工人罢工,仅冶金企业就亏损20亿卢布,而整个国民经济的损失自然要多十倍。他呼吁矿工立即停止罢工。

4月10日 苏联《消息报》发表历史学博士阿列克谢.基瓦的评论《总统和其他人和睦之路在何处》,主张戈叶联手。评论提出戈氏不应再兼任党的总书记,放弃改革依然忠于社会主义的最终目标。进一步向“左”转,这样戈叶不再相互损伤,而是彼此联手,改革必将不可逆转。

4月13日 苏共中央政治局恢复名誉委员会工作小组成员尼古拉.卡特科夫在对《真理报》的谈话中说,为苏联20至50年代镇压受害者恢复名誉的工作正在继续进行。仅仅在近三年,俄罗斯联邦CP就为近1.7万人恢复了名誉。他驳斥了苏共本身组织了镇压的论点,指出,仅就党首先成了镇压对象这一点来看,党就不可能组织并进行镇压。在1937一1938年镇压高峰期,有1372292人遇害,其中包括116885名CP员,约占9/1。卡特科夫说,许多事情党不了解,也不可能了解。只是到了现在,随着一批新的文件材料的披露和公布,对这些骇人听闻的行为才有了全面的了解。

同日 白俄罗斯企业劳动集体代表在首都明斯克政府大楼前广场召开会议,并选出了白俄罗斯的罢工领导机关。与此同时,专门成立的罢工小组开始同白俄罗斯政府代表谈判,提出的要求有: 苏联总统和政府总理辞职、解散白俄罗斯最高苏维埃、苏共和白俄罗斯CP财产国有化、国家机构非党派化并裁减国家机构工作人员三分之一,取消企业党委。

在苏共二十七大准备期间,戈尔巴乔夫曾打算推迟会议的召开,因为虽然修改党纲和党章的工作已经完成,但起草一项经济改革纲要的工作还需要一年的时间。后来他放弃了这一打算,他希望尽快前进。他担心立即推出彻底的改革方案会引起保守派的反对,因而他决定在二十七大主要提出改革的方向、方针和蓝图,而没有提出具体的改革措施。为了避免保守派的惊恐不安,戈尔巴乔夫在政治报告中虽然谈到了“彻底的改革”,但他对改革只作了概要阐述,而且显示改革几乎完全是出自经济上的需要,而不是出于意识形态的考虑。

尽管如此,历时一周的代表大会也出现了紧张和混乱。主管意识形态,作为党内二把手的利加乔夫也发表了支持改革的讲话,但代表们已经看出他讲话的调子有一种保守色彩,与戈尔巴乔夫拉开了一定的距离。代表大会结束后,利加乔夫逐渐被保守派看是他们在苏共高层中的代言人。与此相反,叶利钦在二十七大上作了措词激烈的发言。他指责党内有一个“惰性阶层”,这个阶层反对进行根本改革。他还指责中央组织部什么都管,但忽略了最重要的干部工作。他说: “难道苏共中央没有看到乌兹别克、吉尔吉斯以及其他一些地方的干部在蜕化变质吗?把近几个五年计划经济速度下降同党和国家的领导联系起来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他又说: “要坚持社会公正原则,这涉及到人民广泛的最切身的利益。……担任领导工作的共产党员必不可少的品质是: 公正、谦虚、贡献出自己一切的精神和不享用非劳动得来的好处。哪些地方的高级领导人享有的福利不适当,就应予以废除。” 这是叶利钦树立激进派形象的开端。此后,他在莫斯科大力开展反特权、反腐败的斗争,并身体力行,以人民代言人的身份标榜自己,以赢得广大民众的拥戴,为驰骋政坛打下了基础,终于在以后的改革运动中成为激进派的领导人。

荀路 2021年4月3日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