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3日 白俄罗斯共产党召开中央全会,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白俄罗斯CP中央第一书记安.马拉费耶夫作了报告,对四月罢工事件作出评价。报告指出: 以自发罢工的形式表现出来的社会情绪爆发的条件早就存在了。而这些条件是近几年来国家和白俄罗斯所处的极其复杂的形势造成的。实行新的价格是事件爆发的导火索。在这种情况下,党组织应该制定一个纲领,以便从政治上保障企业和组织所采取的有关向新的经营形式过渡、改革经济关系、解决就业及人民的社会保障问题等方面的措施能够得以实现。报告强调指出: 今天,没有共产党的积极参与是不可能使国家摆脱绝境的。报告人建议积极支持召开苏共中央非常全会的主张。全会通过了“告白俄罗斯人民书”和白俄罗斯共产党中央“关于目前政治局势的声明”。

4月14日 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主席叶利钦在前往法国访问欧洲议会前夕,接受了俄罗斯广播电台的采访,并发表讲话。他声称: 俄罗斯应当走上国际舞台,它是可以信赖的,应当利用这种信任开始与欧洲和世界的其他国家进行对话。他强调: 已经结束的俄罗斯人民代表大会重申“忠实于俄罗斯奉行的加强共和国主权的政策”。代表大会赞同的摆脱危机的计划是“相当有根据的”,它是针对俄罗斯情况制定的。它的“出发点是: 必须在市场基础上进行根本的经济改革”。在谈到由此对联盟主管部门和中央产生的影响时,他声称: 根本不需要那么大的中央;需要的是“自主的共和国和作为调节者的小型的中央”。 “如果说这样的主权共和国需要一个联盟总统的话,那么也只是需要作为调节者的总统,或者根本就不需要总统”。 “这种办法可以使中央与共和国的关系变得更为明确”。

4月15日 戈尔巴乔夫总统在访问日本途中,会见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领导人和社会团体代表时发表了关于防止国家出现经济崩溃和签订联盟条约的讲话。他重申了联盟领导改革所有制关系和向市场关系过渡的方针,指出通向市场的现实道路是,深入改革经济关系、实行以人的权利为基础的新的刺激办法、由企业(不论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支配最终产品、走向混合经济和各种所有制形式。他说: “现在国家高于一切,我们应当拯救国家,我们应当防止国家崩溃。最后,我们应当恢复国家法制,为权力机关发挥职能而创造条件。” 戈氏透露,他计划访日归来后会见各共和国领导人,并在本月签订联盟条约。他呼吁俄罗斯领导人、首先是叶利钦进行建设性的合作与协作。必须“表现出克制”,“不要对峙”。“没有革新的俄罗斯,联盟就不可能有朝气蓬勃的生活。然而,如果俄罗斯使自己同联盟相对立,那么它本身必将发生解体的进程。”

赫鲁晓夫上台以后实行“对外思和,对内图变”的路线,与西方国家关系热了一阵子。可是不久,接二连三出现的匈牙利事件、柏林危机、古巴导弹危机、与中国关系决裂等事件把苏联外交搞得一塌糊涂。戈尔巴乔夫上台时,世界核武器已翻了几番,对苏联来说,创造世界和平环境更加迫切。他在1985年4月中央全会上提出的改变苏联和世界的15年规划中,其中有一项军备控制议程,建议在本世纪末消灭核武器,“化剑为犁”, “化干戈为玉帛”。

自从美国于1945年7月试验成功了世界上第一颗原子弹之后,苏联就不甘示弱,努力追赶美国的核步伐。到70年代,苏联终于对美国实现了核均势。80年代初,美国在核武器的技术上占一定优势,而苏联在核武器的数量上占一定优势。双方的核弹头总共已达五万枚,可以毁灭地球生物圈几十次。

自从1983年美国总统里根宣布实行“星球大战”计划以来,莫斯科一直被这一计划所意味着的高科技突破搅得心神不宁,担心这一突破会把苏联抛在后面。1984年1月,里根发出了恢复双方对话的信号,然而重病中的苏共总书记安德罗波夫却明确表示,恢复对话可以,但必须按照苏联的条件去做。契尔年科上台后,苏联政府改变方针,导致苏联外长葛罗米柯同美国国务卿舒尔茨于1985年1月在日内瓦会晤,以及3月间达成了重新开始控制军备会谈的正式协议。也正是在这时,戈尔巴乔夫把契尔年科安葬在克里姆林宫宫墙下,成为苏共的当家人。

荀路 2021年4月5日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