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我们汇聚于ZOOM网络祭奠难以终结的“六四”梦魇

作者按:本次网络纪念六四会议的特色是,有许多六四亲历者作为历史见证人参加。前香港和日本的政界及媒体人士、欧美学者、纽澳民运和知识界都有代表发言。感谢吾尔开希先生的协助,我们邀请到7位台湾民进党和国民党的立法委员和政界人士作为嘉宾发言。感谢纽约明镜电视台做了现场直播,长达3小时的节目,由于现场人数太多,时有进出,节目略受小小干扰,有所间断,敬请观众原谅。

黎安友:习近平集权是六四镇压案继续发酵

美国著名汉学家、哥伦比亚大学政治系教授、东亚研究所主任黎安友(Andrew Nathan)说:我们的朋友鲍朴在前年出版了一本书——《最后的秘密》-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六四”结论文档,这本书是谈六四之后6月19到20日,中共政治局开了扩大会议,参会的元老们个个要表态,他们是否完全支持拥护邓小平6月9号接见戒严部队时作的讲话,以及李鹏关于赵紫阳同志犯错误所作的报告。开这次会的目的是让有影响力的元老如陈云、李先念、彭真、乔石、薄一波等站出来说,完全支持李鹏和邓小平对学生的镇压。从中共高层的角度来看,他们支持邓小平的论点,也说明六四的意义何在。他们说,第一个教训是:有国内和境外的敌人,要联手推翻共产党。 第二个教训是:国内外敌人既然想推翻共产党,那么我们就要抓意识形态,这在以前做得不够。第三个教训是:共产党不可分裂,因为在4、5月份,党内有不同意见,党一定要保持一致,党需要一个核心,凝聚意见和力量。我今天提出这些内容的原因是,32年过去,中共的这种想法没变,还跟从前一样:党要统一,听第一把手的决定。党面临很多国内外的敌人,要采取一个你死我活的态度,这是一种paranoia(偏执,妄想狂)的态度,觉得周围都是敌人。现在习近平的态度就如当年镇压六四时一样的心态。因此六四的历史后果和影响非常深远,直接影响到习近平如今集中权力的作法。中国现在面临十分黑暗的时代,可说是镇压六四的后果。


吾尔开希:绥靖政策是错误的,我们不放弃希望

台湾立法院人权促进会执行副秘书长,六四亲历者吾尔开希说:在网上见到老朋友很开心。这次有一些台湾的政治家与会,但台湾政府规定,公务人员不可使用Zoom,这涉及到安全问题。所以有四位发言人:总统府发言人Kolas Yotaka,立法院人权促进会会长王定宇、副会长王婉谕、秘书长也是1990年野百合学运领袖范云都传来了录像视频,可以穿插播出。另外太阳花学运领袖林飞帆也在现场。学运三十多年,1989 到现在32年了,但许多当年参与的人像王丹等,回想起来我们都依然有历历在目的感觉。年年纪念六四,有人也觉得时光飞逝,对于死难者家属来说,却并非如此,他们苦苦等待自由民主能有到来的一天。2021年维园的烛火不能点燃,然而以往的年岁香港人年年纪念,这两年情况有变,许多以前组织晚会的朋友现在身陷囹圄,但你们不要灰心。你们所做的努力都被世界看到了,共产党对人民和对我家乡维吾尔族倒行逆施的作为,世界都看到并警醒了。世界思考以往对中国的绥靖政策是错误的,他姑息养奸、养虎贻患。我们看到美国正在调整对华政策,当世界勇敢地站起来对中国说“不”的时候,就让我们看到一定的希望。

我还想介绍今天参会的林为洲是国民党的立法委员,还有也是国民党文传会的郑照新,我想表达特别的欢迎,他们的参与这让人感到份外鼓舞,我们看到中共的本质,与之合作是不可能的。共产党只懂得一种关系,就是屈服于他的关系,这是世界的共识,越来越明确了。32年过去,六四英灵还未得安息,我们还有未竟的责任,在最黑暗的时刻,我们也要抱持某种希望。当年学生们就抱持著希望,零八宪章、公民运动都抱持著希望,维吾尔人、依力哈木抱持著希望,同样地,图博人、香港人也抱持著希望,共产党就想破除我们的希望,但我们给他们明确的信息是:我们不放弃希望。

台湾立法院人权促进会执行副秘书长,六四亲历者吾尔开希。

林培瑞:刘霞的诗说那些幽灵今夜会回来

美国著名汉学家、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校长特聘教授林培瑞(Eugene Perry Link, Jr.)说:很荣幸跟大家一起纪念六四。我最近编完了一本刘晓波传记,晓波生前每到六四就写一首诗悼念死难者,他的妻子刘霞也写,今天我想读一首刘霞写的短诗,主题是,在刘晓波、刘霞的头上,半空中飘著的所谓的幽灵或者亡灵,他每到六四,就始终有这种感觉,这些灵魂在观察他,从上往下看著他。刘霞关于六四的诗叫〈暗夜〉(1997/6/4/)(全诗较长,林教授选读了两段,记录于下):

那些眼睛今夜会回来
那些幽灵今夜会回来
以墓碑的姿态
….
所有的幽灵所有的眼睛
聚集在这点烛火旁
(用沉默与我对话
白色的百合花
难以觉察地开始雕落)
……

美国著名汉学家、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校长特聘教授林培瑞(Eugene Perry Link, Jr.)。

玛丽-侯芷明:怀念张健、李卓人,中国违反人权令西方生厌

玛丽-侯芷明(Marie Holzman)是法国著名汉学家,多年来始终支持中国海外民运,她说:很高兴聆听大家的感受,特别是王丹的建议,在美国建立实体的六四纪念馆,我很愿意合作。今年六四我有自己的痛苦,以前每年在巴黎举办六四纪念,都有张健(1970/11/11-2019/4/18)参加,或是他组织了,邀请我们及年轻人参加,我们知道中共说,广场上没有杀人,但若张健在场,此说法就不成立,因为他亲自见到死人,而且他自己也受伤了。他死后,我们办六四活动的早晨会去他的墓前跟他说,我们没有忘记他和他的巨大贡献。可怜张健死时才41岁,没有家庭和后人,令人难过,我们不要忘记他。我这些天也忙于参加一些集会,其中有国际大赦在法国南部Nice市举办的活动。在法国我过去常常外出演讲,法国人听我说中国的情况,有律师被抓,被打压,他们有点不相信,我必须缓慢并重复阐述,他们才听得进。现在的气氛完全改变了,在法国他们不但相信,也开始害怕。他们说是否不要买华为,拒绝中国的产品等等。现在给人们介绍中国的情况,气氛跟以前完全不同。如今全世界感觉到中共政府太不像话,最重要是折磨维族人的做法,和继续折磨西藏人,但是在一个月之内,中共消灭了香港。所以,对我来说,第二个大的痛苦就是李卓人又被判刑,增加了坐牢的时间。李卓人一直帮助我们跟国内的一些人联系,让我们保持对中国工人的关注,把他们的困难告诉我们。他以前在香港组织六四活动,现在也不能够了。所以我们六四晚上要到王克平为刘晓波设计建成的一把空椅子,我们要去那里点上蜡烛,向港人表示我们不会忘记他们。

法国著名汉学家玛丽-侯芷明(Marie Holzman)。

牧野圣修:揭秘当年日本政府助纣为孽

日本政治家、前日本经济产业副大臣、日本支持西藏联合总会会长牧野圣修说道:时间过得真快,六四天安门事件过去32年了。

最近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局势有了很大的变化。特别是中国国内,人权问题仍然很严峻,维吾尔、西藏、南蒙古、香港和台湾的许多人都在遭受著来自中国共产党的人权压迫。与之相反的另一面,中国的经济、军事、科学技术正在全面发展。常有人质疑中国对世界是否负起相应的大国责任,我觉得中国仍然对世界和平充满敌意。作为一名日本的政治家,我认为应开拓新的理念及新的运作方法,并愿投入该运动做出最大的努力。

去年日本外务省解密了30多年前的外交档案。根据日本外务省公布的解密文件,六四天安门事件发生后,日本政府和中国共产党联手,为了日中经济发展和日中友好关系,放弃了支持中国民主化。而且在同年法国举行七大工业国首脑峰会(G7)时,各国联合制裁中国共产党的行动欲行又止(胎死腹中),实际上是因为日本暗中帮助了中国共产党。我看完解密文件之后,现在回顾历史,感到非常羞愧。

因此,今后日本必须更加认真地负起责任致力于中国的民主化。我们想对大家说的是: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无论有任何所谓伟大的理由,人都不能杀人。地球上不存在任何可以杀人的理由、可以杀人的圣人。如果不彻底贯彻这个理念,人类就不会和平。然后中国共产党在中国,抹杀西藏的佛教和文化。抹杀维吾尔、伊斯兰教的信仰和文化。

全世界有信仰的各位,团结一致,为信仰自由而奋斗,与这个否定信仰自由的中国共产党作斗争。

各位朋友,不要仅仅纠结于经济发展问题,更应该重视人权、世界和平等关系人类幸福的问题。今后让我们为面向一个和平幸福的未来时代而一起努力吧。

日本政治家、前日本经济产业副大臣、日本支持西藏联合总会会长牧野圣修。

长平:烛光不灭,真相不死;跨越时空,抗争到底

香港“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总策展人、德国之声专栏记者长平的发言道:感谢主办方,我很荣幸有机会在这里介绍香港支联会一场新的抗争——建立“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

首先,请让我再次重复刘慧卿女士提到的今天刚刚在香港发生的新闻:食环署称六四纪念馆没有领取娱乐场所的牌照,派员到纪念馆执法。

让我们对香港当局如此荒唐的行径表达谴责和抗议!

32年前,人类历史上一场辉煌壮丽的民主运动遭到中共血腥镇压。在中国,“六四”记忆不断被官方篡改、抹除。此后30年,身为历史见证者的香港人,用点燃30年的烛光,持续支援中国民主运动,实践守护记忆的承诺、捍卫人权的意志。这是人类抗争史上的壮举。

2020年,随著港版《国安法》仓卒通过,悼念“六四”的烛光集会首次被定性为非法集结。然而,香港支联会决心烛光不灭,真相不死;跨越时空,抗争到底。

当晚,香港支联会启动众筹,呼吁在法律危机下,寻求永久空间保存历史记忆:在网络建立“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保存在香港传承了30年的文物、档案、影像、口述历史等等,并连结世界各地学术机构建立“六四”研究档案库。既要抢救记忆,延续承诺,更要重建论述,将1989年中国民运的历史与香港、世界的抗争历史相连。

我很荣幸接受邀请,临危受命,作为总策划人,和一群优秀的同道,共同筹划和建立这间博物馆。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在全球建立策展、档案及技术团队。

我们即将首先上线四个展馆,分别为时间馆、空间馆、人物馆与香港馆。之后将定期更新,接下来会新增艺术馆,媒体馆,学术馆,中共馆,儿童馆,公众馆等多个展馆,并不定期开设主题特展。

这里我仅以时间馆为例,来介绍六四记忆 人权博物馆的架构和特色。时间馆的主题词是抗争之史,未尽之路。

这是一座流动的纪念碑,碑身交错刻下四条时间线:一、主线详细讲述1989年4月至6月发生在中国的一场波澜壮阔民主抗争运动;二、副线清晰呈现中共1949年建政以来,对社会一系列的镇压与控制,以及这种模式在八九之后如何向全球蔓延;三、八九民运推进了重塑国际政治格局的苏东剧变,此背景线是当代全球民主自由抗争史;四、被大历史里挟的个体命运的挣扎,从未随时光而散尽,姑且称之为生命线。

四线并行,构成我们博物馆的大历史、抗争史、活历史和个人史特色。

请让我借用这个会场宣布:今年6月4日凌晨零时,“六四记忆 ‧人权博物馆”将如约开幕。届时,请各位到博物馆,点亮烛光,以烛光照亮同路,以记忆守护真相。

烛光不灭,真相不死;跨越时空,抗争到底。

香港“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总策展人、德国之声专栏记者长平。

王婉谕:敦促习政权,杜绝打压催眠洗脑民主的声音

时代力量的立法委员,台湾立法院人权促进会副会长王婉谕说:很高兴参加这个全球网络纪念大会,疫情的关系大家只能在网上见面,但是通过实况转播,反而能有更多人看见。32年前的今天,期待改革开放的人们,会聚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希望能看见改革,但是等待的却是机关枪、履带,碾碎了民主化的梦。1989年6月10日,坦克血腥镇压的画面透过各国媒体的放送,让世界看到中国政权残暴独断的本质,遗憾的是,32年来中共不曾反思,检讨当年泯灭人性的大屠杀。近年来为了维稳,更加大了境内的压迫行为。从港版的国安法到新疆的血棉花事件,我们看到的是越来越专制的席政权。罔顾民主法治,甚至不顾国际谴责的恣意妄为。变本加厉的中共对全国人民和全球的自由法治都造成了严重的威胁,更为后疫情时代,添加了一个不稳定的炸弹。面对这样的情况,基于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时代力量和我,严正谴责中共打压民主的行为,除了在此呼吁当局公布六四之真相,早日平反六四之外,我们再度对中共喊话,尊重香港、西藏、新疆和中国境内人们对民主的渴望,不要企图以打压催眠洗脑的方式,铲除民主的声音。很多人问,追求独立自主的台湾为什么要纪念六四,我想对大家说,我们在国际上极力挣脱中共的束缚,却始终无法挣脱。正因为如此,住在这个极权帝国边缘的我们,必须继续谈论六四,谴责中国,直到世界能有一天看清这个霸权的真面貌。勿忘六四,因为纪念本身就是一种反抗。希望我们能一起继续努力。

时代力量的立法委员,台湾立法院人权促进会副会长王婉谕。

范云:点燃台湾的蜡烛,捍卫人权,与世界同步!

立法院人权促进会秘书长,野百合学运领袖范云演讲道:天安门事件至今已经32年,中共不曾承认过错误,也未曾道歉,也不允许公开祭祀。原本可以游行,可以每年在维园举办烛光晚会纪念六四的香港,如今已经失去了纪念的自由,周日有一位在修顿球场的一人游行也被禁止。曾经在1989年同样参与学运的台湾大学生的我,也见证了这个过程。我们也同时见证了台湾人从被迫不能祭祀到慢慢走向民主。今天在台湾的我们,还在追求历史的转型正义。也因为这样的见证,当各国陆续谴责中共在新疆、在西藏、在香港的人权扩大迫害的时候,台湾不会也不应该置身事外。作为立法委员,我会在台湾立法院中继续推动能够保护两岸人权的两岸关系政策。在纪念六四、追求六四平反的这条路上,台湾会点燃自己手上的这跟蜡烛,持续捍卫人权,与世界同步。

立法院人权促进会秘书长,野百合学运领袖范

林为洲:抗共保台,永不忘记,永不放弃!

国民党籍台湾立法委员林为洲说道:六四89民运到现在已经32年,我记得当时我还只有二十几岁,感到非常的震撼,我们在台湾都能看到所有的报道。当时的台湾也刚解严,还没有完全民主化,正在争取所谓的全面普选,还有总统民选等等民主运动。六四事件对台湾产生了重大的影响,鼓舞了台湾追求民主的决心,当时尤其是学生,受到六四的鼓舞,也造就了台湾民主化进程的加速前进。最近台湾有一句话很流行,叫做抗中保台,其实我们应该要修正一下,应该是抗共保台。台湾跟中国距离这么近,隔著海峡,中国的民主自由、法治人权、普世价值,如果没有办法跟世界接轨,台湾是不会有和平的,我们希望六四精神继续在中国可以发展、可以确保。只有两岸追求共同的价值,有共同的价值,才能维护两岸的和平。再一次向各位表达敬意,我们支持六四精神,永不忘记,永不放弃,一起努力,祝福大家!

国民党籍台湾立法委员林为洲。

纪惠容:与中共抗争,为下一代,我们选择勇敢!

台湾人权委员会委员纪惠容的发言:很高兴能够跟全球各地的民主和人权斗士一起,参加六四32周年全球网络视频纪念会。面对中国政权从未承认六四屠杀的责任,也没有将任何涉及杀人的官员移送法办,政府既不愿意面对这个事件进行调查,也未曾公布被打死打伤、甚至强迫失踪判刑监禁人员的数据,却持续加强社会的控制,镇压异己,但是在这当中,中国人有不少人权的行动者,冒著生命的危险,继续在中国跟海外推动中国的民主自由,我们应该向他们致敬!一起挺身抵制中国侵犯人权的行为。身为台湾国家人权委员会的委员,我非常清楚,全球仍然有九十几个暴力政权,53%的人民相当于41亿的人口,仍然活在独裁的国家,国和国之间,种族和种族之间,阶级跟阶级之间,还有北半球跟南半球之间,都有数不清的冲突,人权被践踏。让我们担心的是,我们看到集权暴力的政权不曾停歇,也不断地企图扩张它的版图,如缅甸军政权践踏不易得来的民主,香港也因为中国政权的强力压制,曾经是经济自由民主的东方之珠,已经赤化成为噤声的岛屿。我在香港的非政府组织朋友,面对中国政权的压迫和制裁,我问他们:怎么办?

他们说:香港所经历的没有最坏、只有更坏的环境,我们在政治的返送中、武汉肺炎的世纪打击下都存活下来,今天我们不会放弃所爱的土地,我们会坚守岗位,继续打那美好的仗,还有说除了坚强没有其他选择,不能放弃,为了下一代,我会勇敢。这样的回答,让我肃然起敬。我相信大家因为自由平等、民主人权、和平等普世的价值观跟训练,串起了今晚的行动,它也是全球化概念的构成元素,人权民主是超越国家的一体,是全球所应该共同关切的,台湾不能置身事外,尤其面对人权的议题,台湾跟恶邻的距离有多远呢?其实就在咫尺之间,我们哪可以轻忽?现在台湾的我们如何声援人权民主?除了更努力迈向人权民主的国家,协助接济难民之外,我想还需要更积极的部署、串联全球民主的力量一起抗暴力政权。因为大家都知道,中共政权下一个目标就是台湾,我们在这充满不确定挑战和机会的世界当中,暴力政权绝对不应被容许,所以我们要呼吁世界公民社会,国际社会应该更团结,不断地抵制、谴责暴力政权,不让暴力政权有扩权的机会,让我们共同维护民主,行使我们安全与尊严的人权心愿!

台湾人权委员会委员纪惠容。

林飞帆:中国香港台湾团结起来与中共独裁抗争

民进党副秘书长、太阳花学运领袖林飞帆的发言:在六四这个全球联线的晚会上来作发言,我想很有必要。一方面是因为过去几年来,每逢六四,台湾很多学生团体甚至公民团体,都会在自由广场举办纪念、悼念六四的晚会, 这样的活动我们已经举办了多年。每一年参加的人数都相当多,有来台湾本地的同学,有中国在台湾念书的一些学生,也有一些香港的朋友。特别是这几年,我有非常多的香港朋友参与在台湾的六四纪念晚会。这两年因为疫情的关系,没有办法在自由广场集会,不能实体碰面,向六四死难者表达敬意。这次能透过这样的线上纪念会,来跟当年六四的参与者,甚至六四的死难者家属表达最高的敬意,感到安慰。中国的人权民主状况30多年来,从89年的六四到现在,并没有任何改善。相反的,是更多的打压,更多的胁迫,不只是对本国,还是西藏、新疆、南蒙古,直到最近的香港,打压一直不断地在扩大范围。这确实是一个令全球担忧的情况。近期以来,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人权状况以及中国的整个政治发展,有更高度的关注及担忧。美国、日本、澳洲以及更多的国家,甚至在欧洲,许多国家都开始警觉到,中国对区域跟世界的民主是个隐忧,十分危险。许多民主国家开始积极地整合彼此的力量,团结在一起。愿台湾多年以来彰显出的民主价值观, 能够跟国际结盟合作,共同来面对集权的中国,希望透过我们的行动和力量,让在中国政权下受压迫的族裔能够逐渐获得自由。 我再次强调,中国不民主,不只是中国国内的人受压迫,地缘政治上,也是造成整个区域不稳定的重要因子,所以中国的民主化是大家必须关注的事情。我们期待更多朋友跟我们站在一起,不单是声援中国的人权、香港的民主,同时也协助台湾在未来国际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民进党副秘书长、太阳花学运领袖林飞帆。

郑照新:一个自由民主的大陆,是香港台湾的期盼!

国民党文传会副主委郑照新的发言:我首先对所有参与过六四的前辈表示无上的敬意,也对六四中遇难的朋友、他们的家属,表达无比的哀悼。32年过去了,历史的伤口到现在都还没有抚平。前面林为洲委员提到,32年前他20几岁,而我才8岁,上小学二年级。就在这样小小的年纪,我心中第一次受到人类民主运动的强烈震撼。那时候台湾的电视台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开放,我记得6月3号晚上在看综艺节目的时候,节目突然切换到天安门广场坦克开过的种种景象,这让我终身难忘。我觉得这场运动的意义在于:32年前我们就看到觉醒的中国大陆人民追求民主运动的强烈意愿 。这个运动我们不能说它没有成功,因为六四仲夏的这个全球追求民主自由的种子已经播下,天安门运动一直到今天都还在持续著。当年随后柏林墙倒塌了,也催生了台北的学运氛围,这是自由精神产生的一种连环效应。六四天安门是一种沛然莫之能御的力量,形成了世界潮流,触发了全球民众的觉醒。每年的纪念活动,各地都有所共鸣,只要中国大陆没有蜕变成一个民主共和国,这种潜移默化的效应就还在发酵。 现在中国总是向世界炫耀他们在经济上的成果,但一个国家是否先进文明,不单看它的经济数据,而是看人民能否享受完整的公民权利,拥有个人的自由意志和维护自己的价值观。中国人民绝对有权利享受言论自由、人身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必须从专制和奴役中解脱出来。六四发生的时候,香港人史无前例万人空巷地响应支援内地,台湾当年虽比不上香港,却也有很多学生出来响应!这几年香港人走上街头维护法治和公民权利,我们台湾也应该表示支持。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有助于跟香港、台湾建立更多共识,建立互信和维持和平。 六四薪火代代相传,永不放弃 。

国民党文传会副主委郑照新。

台湾《民报》首发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