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洗脑无处不在

2021年6月18日

在希特勒攫取并巩固权力的过程中,还有一个人必须要说一下,这人就是Carl Schmitt)。

1917年的卡尔·施密特

Carl Schmitt的中文翻译是卡尔·施密特。老傅随手输入这个中文名,发现中国大陆出版了很多他的书籍。

除了他的专著之外,还有关于他的研究丛书,基本将卡尔·施密特的主要著作囊括一尽,琳琅满目,非常热闹。

在下面这张施密特著作出版作者简介中是这样写的:

“(卡尔·施密特), 20世纪最重要的政治思想家,最后一位欧洲公法学家。施密特的写作生涯长达60余年,在20世纪诸多重大政治思想事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有‘20世纪霍布斯’之称,其思想对20世纪政治哲学、神学思想产生了重大影响,其中以决断论为著;并提出了很多公法学上的重要概念,例如制度性保障、实质法治国,及法律与主权的关系等”。

我还找到一个上海人民出版社在2016年4月出版施密特《宪法学说》的说明。

关于作者介绍是这样的:

除了“20世纪最重要的政治思想家”“最后的欧洲公法学者”等桂冠外,还有:“据说施密特还代表了欧洲精神中的一种重要传统。无论赞同还是反对其思想立场,政治思想家无不承认,施米特耐‘宪法和公法领域最重要的人’(阿伦特语),其论著‘最具学识且最富洞见力’(哈耶克语),‘如今甚至盖过韦伯的光芒’(《法兰克福汇报》,1997年7月11日)”

老傅很好奇,点开百科百度对卡尔·施密特的介绍,下面是原文:

“卡尔·施密特是德国著名法学家和政治思想家。

施密特于1888年生于威斯特伐里亚普勒腾贝格的一个天主教家庭。1933年,施密特担任柏林大学教授,同年加入纳粹党。他的政治思想对20世纪政治哲学、神学思想产生了重大影响,并提出了许多宪法学上的重要概念,例如制度性保障等。……. 施密特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写下了大量深受尊重的著作,包括《政治的神学》(1922)、《议会民主制的危机》(1923)和《政治浪漫主义》,并在1933年加入纳粹党。二战后,施密特的名誉相对来说丝毫未损,并且他的著作重新受到左派和右派的关注。”

这些对卡尔施·密特的中文介绍中,显然有一些是互相抄袭的,谁抄谁就不知道了。不过有一点很清楚,就是读完这些文字,卡尔·施密特在你的心目的形象一定是个著作等身,在国际上深受尊敬的学者,最多不过是有点小瑕疵,随大流加入过纳粹党。

不好意思,你又上当了。在12年前,我在一本德国《明镜》周刊出版的讨论希特勒是怎样获得并巩固权力的文集中就读到过介绍卡尔·施密特的文章。为了写现在这篇文章我又查找了很多德文资料,才知道,在希特勒统治时期,卡尔·施密特被称为“第三帝国的桂冠法学家”(给大家科普一下,希特勒建立的政权被称为“第三帝国”,是因为希特勒希望自己的政权是继承神圣罗马帝国、德意志帝国的第三任帝国,所以希特勒德国又被称为第三帝国)。不仅如此,他还被德国的历史学家称为变色龙,一个在纳粹年代无良的科学家将自己的才华出借给希特勒恐怖统治的代表,一个向强权出卖自己的妓女,当然他出卖的是他的知识。

之所以卡尔·施密特遭到德国学界的如此贬低,是因为他在希特勒上台之前实际上是希特勒的政敌,前任总理库尔特·冯·施莱谢尔(德語:Kurt von Scㄏ类cher)的法学顾问。在得知希特勒被兴登堡任命为总理后卡尔·施密特还非常失望。但在希特勒上台后的第二天,他就开始了讨好纳粹党的行程。希特勒1933年1月30日上台,2月1日卡尔·施密特就在柏林广播电台中说到:“帝国迟早会成为德国民众的自然需求”,虽然他心目的中的帝国其实是德意志民族神圣罗马帝国,而且这个节目是早已录制好了的,但因为希特勒也将自己视为神圣罗马帝国的继承人,卡尔·施密特当仁不让地让别人以为他的帝国与希特勒的帝国是一回事。

在希特勒使尽各种阴招获得了授权法案权力,并取缔了除纳粹党之外的所有政党,事实上取消了民主制度,建立了独裁政权之后(关于这一段见《历史蹒跚而行(三)》),卡尔·施密特说:“授权法案通过是民族革命胜利的象征,在宪法学上具有历史转折意义;法案通过意味着战胜了建立在议会政治上的法学感念”最后,他得出结论“魏玛宪法已死”。

在1934年夏天,希特勒发动政治暗杀,将冲锋队头目罗姆,前总理冯·施莱谢尔等85名政敌杀死,将副总理赶出内阁,中文里将这次血腥事件称为“长刀之夜”。虽然自己曾经与前总理冯·施莱谢尔很亲近,但卡尔·施密特却极力维护希特勒,称希特勒所为是“领袖(中文一般翻译成元首,老傅觉得领袖更确切些)在保护法律;领袖是最高法官,无论是国家行政部门,还是法律、法官都不能试图去反抗或控制领袖”。他甚至说出:“领袖的意志就是法律”“如果谁把领袖和法律分开,就是企图借助法律挖国家的基石”。

对领袖如此体贴,怎么可能不引起领袖的怜爱。卡尔·施密特在1933年5月1日加入纳粹党,7月11日被普鲁士总理戈林任命为普鲁士国务委员,接着又出任《德国法学报》主编,还成为德国法学学术委员会委员,同时他还是纳粹法学协会高校领导小组负责人,在1934年成为纳粹高校委员会委员。这时的卡尔·施密特达到了他人生的最高峰。

卡尔·施密特对纳粹统治最大的贡献就是给纳粹的独裁和暴行提供了法理基础。他认为社会的最高权力这是“Souveraen”,中文直译:君主,也有法律之上的权威者的意思。以老傅的理解,卡尔·施密特说的这个“Souveraen”其实就是他心目中的上帝,凌驾于人类之上的一个神,而希特勒,就是上帝派来拯救德国的使者,所以希特勒具有超越一切的权力,希特勒的话就是法律,一句顶一万句。

卡尔·施密特的这个观点可以追溯到他的童年和少年。他出生在一个南部德国的天主教家庭中(德国北部多新教,南部多天主教),自小就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对现代工业很反感,反对堕胎,反对火化尸体,反对自由主义,反对多元化,反对民主选举制度,总之反对一切违背原始教义的东西,当然他也是一个狂热的反犹太者。他在年少时分就参加了一个天主教组织的团体,名叫“帝国理论”梦想着某一天将德国统一到神圣德意志民族罗马帝国当中,他反对自由,崇尚权威,认为国家就是世界的中心,承载上帝、秩序。他崇拜的政体有两个,一个是法西斯的意大利,另一个却是红色苏维埃,他认为19世纪产生的议会选举不是民主的,只有苏联和法西斯意大利改变了这种选举,从而更加合理。但同时他又向政府建议禁止纳粹党和共产党,当然是在纳粹上台之前的事。

在卡尔·施密特看似矛盾的观点当中,其实是有一条红线是贯彻始终的:崇拜强权,对我有用。所以他会靠近任何政治强人,用自己的知识,语言天赋为统治者涂脂抹粉,以换取自己的飞黄腾达。至于他的理论会不会对弱小族群、人群发生不好作用,他是从来不会关心的。因此他从1933年就开始为纳粹的种族主义行为洗地,创造出“正确的秩序观”认为希特勒的夺权行为符合之前的魏玛宪法,因为希特勒的行为是出于维护纪律和秩序。同时他认为只有特定民族受到法律保护,其他的民族不享受这个待遇。而独裁是超人(Souveraet)重新给社会带来秩序。在这个过程中,反对者将不再享有任何法律的保护,超人可以决定什么可以存或应该存在,所以他也就可以将现行的法律取消,以达到让社会重回秩序的目的。 这个超人在现实就是领袖。卡尔·施密特的理论为纳粹迫害犹太人提供了极好的理论依据。

所以,德国法兰克福宪法学专家米歇尔·施托莱斯(Michael Stolleis)对卡尔·施密特的评价就是:Carl Schmitt是一个独特的罪犯。他不是偶尔停留在魔鬼之城,他就是个魔鬼!一个在宪法学领域用狡诈的语言捞取好处的魔鬼。

卡尔·施密特得到如此评价也与他卓越的语言表达能力有关。他善于写作,在学习法学之前学习了一年哲学,同时他与达达主义的几个著名艺术家相熟,可以说是个文学青年。所以他的写作也不太遵守法学规则,虽然有时显得前后矛盾,但却非常能蛊惑人心,能抓住人们的情绪,极具煽动性,再加上他的教授头衔,卡尔·施密特很快获得纳粹党的青睐,迅速蹿红,成为了纳粹头号法学专家。

卡尔·施密特这类变色龙其实不会受到任何方面的完全信任。在纳粹党获得绝对权力之后,卡尔·施密特因为他在纳粹上台之前的态度受到党内清算,他在纳粹党内的所有职务被解除,但在柏林大学的教授职位和普鲁士国务委员的职位一直保留到纳粹倒台为止。

盟军占领德国之后,开始清算纳粹党。卡尔·施密特首先在1945年4月30苏军短暂逮捕,旋即释放。同年9月26日又被美国人逮捕,被关押至1946年10月10日。在被再次释放后半年,又被逮捕送往德国纽伦堡接受审判,涉嫌协助战争罪和反人类罪。最后 他没有走上法庭,原因是主控官找不到他的实际犯罪行为,因为他既没有杀害战俘,也没有杀害犹太人。重新获得自由的卡尔·施密特对他在纳粹时期的行为进行了自我评价,说他的行为是一个知识分子的探险行动。

卡尔·施密特丢掉了教授职位,搬回老家,后来靠退休金生活,积极参加天主教会活动,一直活到1985年,以97岁高龄去世。有意思的是,在上世界60年代欧洲学生运动风起云涌的时候,很多学生领袖在卡尔·施密特的理论里找到了灵感,虽然这时的学生运动被称为左派运动。这些左派学生领袖与卡尔·施密特的反议会选举,反工业化,反科学的思想发生共鸣。读过老傅的《洗脑的历史》的人都知道,老傅曾经在分析上世纪60年代欧洲学生运动时说过,这些与他们深受基督教影响的父母决裂的年轻学生其实依然深受基督教的影响,所以他们从笃信基督教义的卡尔·施密特的理论里找到共同点就不是一桩奇怪的事,因为他们的思维基础同样是基督上帝创造的世界。就是现在被人归于左派的欧洲绿党中,也有不少人是基于上帝创造的世界不可改变这类宗教概念而参与环保运动,与卡尔·施密特反工业化、反科学的观点同出一源。

更有意思的是,现在很多中国民运人士喜爱的美国极右翼人士史蒂夫·班农也是卡尔·施密特的拥趸。在被很多自由派中国人所推崇的美国保守派政治人物中,卡尔·施密特的反多元化,反自由化,反堕胎的思想得到广泛认可,甚至有些美国保守派政治学者认为卡尔·施密特的反自由化思想还太过自由。

而在大陆中国,卡尔·施密特的理论在上世纪末被介绍到中国,2013年以后更是在中国法学界和政治学界风行一时,大有不知卡尔·施密特就老土的感觉。从前面老傅对于卡尔·施密特理论的介绍中大家可以知道,为什么他的理论会在现在的中国受到欢迎。因为领袖高于一切,领袖的思想就是法律的说法都会得到任何独裁者或者希望成为独裁者的人的欢迎。领袖喜欢,自然就有愿意当妓女的知识分子争相献身,就像现在的复旦大学历史学教授葛剑雄舔菊舔得津津有味,还指责别人妨碍了他舔菊一样。葛剑雄的行为很好地诠释了为什么卡尔·施密特理论会在中国大陆风行。

在搜集卡尔·施密特的资料的时候,老傅注意到,中文维基百科里关于卡尔·施密特的内容居然与百度百科基本相同,将卡尔·施密特与纳粹的关联基本抹去,甚至将他说成了是纳粹的受害者,这与德文维基百科中关于卡尔·施密特的介绍可以说相去万里(英文版维基百科对卡尔·施密特的介绍大致全面,但与德文相比简单了很多)。这让老傅不禁感慨,这中共思想控制的手伸得真长,洗脑真是无处不在。另一方面老傅也再一次感觉到学好外语的重要性,在中文之外,真得学好一门外语,不然 ,你到处被人骗!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