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党政分离减负担,一半官员谋饭碗

老孟接连烧三把大火,禁锢了几千年的中国百姓终于有了言论自由,宗教自由,结社自由(三自),充满了希望。到处可以听到自由民主的歌声,“自由的花儿心中开放,民主的歌儿随风飘荡。我们的心儿飞向远方,憧憬那美好的信念与理想。亲爱的人啊携手前进,携手前进,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充满阳光。民主的花儿竞相开放,自由的鸟儿展翅飞翔。迎着那自由民主的风雨,为祖国贡献出青春和力量。亲爱的人啊携手前进,携手前进。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充满阳光。亲爱的人啊携手前进,携手前进,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充满阳光。”(按穆锋词改编,致谢!)

孟总书记对中国的前程充满了信心,在庐山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总结最近三个月的经验,制定下一步体制改革的方针计划。会上,大部分与会者都谈到了“三自”方针以后国内的伟大变化,老百姓第一次有了当家作主的感受,对国家的前途增加了信心,全力支持把改革继续推行下去。当讨论正在热烈进行的时候,政治局委员西南局书记薄恋东同志匆忙赶到,接连说了几句:“I am so sorry!I am so sorry!”然后把他刚刚完成的万言书,发给与会者,每人一份。

万言书的联合作者还有某主席的嫡孙某陆军中将。主要内容有5点。第一,中国正在全面资本主义复辟,修正主义思想极度泛滥,有人企图架空党的领导,把中国带向黑暗。第二,要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普及毛选,恢复书店里的红海洋,重新印发毛主席语录和林副主席再版前言,武装全国人民的头脑,同内外勾结的资产阶级反动势力划清界限。第三,党校已经插上白旗,蜕化变质为裴多菲俱乐部,立即封闭。另在井冈山、延安、瑞金、西柏坡、和腊子口等革命老区建立多家党员干部培训班。第四,大胆地把根正苗红出身于革命世家的子弟提拔到关键领导岗位,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基本如此。他妈的!第五,为马克思列宁恢复名誉,取缔所有宣传封建迷信的宗教机构,封杀与党唱对台戏的所有民主党派。

读完万言书后,某将军唱了一段《东方红》,薄书记唱了一段《大海航行靠舵手》,然后两人一起演个男女声二人转《我们走在大路上》。遗憾的是,同意万言书的不过20%,大部分人对薄某联盟都不买帐,建议把二人打成左倾机会主义分子,停职反省,住进海淀区挂甲屯附近的一个大院去闭门思过。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从此,薄恋东同志的政治生涯划上句号。

庐山会议中改革派明显占了上风,孟总书记踌躇满志,跃跃欲试,认真地考虑下一步棋的走法。忽然,他看见一份政治局的内参。里边提到,“察哈尔省军区第二政委越战英将军为了争夺吕珠小姐,带了一个连的兵力,围住了省委第三副书记抗美儿同志的房间。把抗美儿殴打致残,断了72根肋骨,掉了64颗牙齿。”真假难辨,老孟莫名其妙,需要调查研究。让秘书给协和医院整形外科郑主任挂了个电话,问问人应当有几根肋骨,多少颗牙齿。10分钟后,秘书转告老孟:“通常人左右各有12根肋骨,上下共有32颗牙。”

那就怪了,难道我们的干部队伍里竟然混进了不是人的妖怪,或人类异己分子。为了弄清事理,亲自给安插在察哈尔省的亲随打了电话:“为什么政治局的简报都不严肃,乱弹琴。”亲随解释:“抗美儿同志的父亲是抗美援朝的一级战斗英雄,当时是连级。回国后生了个儿子起名为抗美儿。不想此子患先天性骨质稀松症,连续20年服用了剂量超过规定100倍的钙片和鱼肝油。人留下来了,但肋骨和牙齿数目却高于常人,外号叫木梳肋、耗子牙。后来靠裙带关系当了省委副书记。”老孟让亲随把简报中的事详细报告给他。
 
小孩没娘,说来话长。要解察哈尔之谜,还得从20几年前说起。俗话说米脂婆娘绥德汉,陕西米脂县有户姓吕的人家,自称明朝吕纯阳之后。一日,忽有凤鸟降临柳枝,长鸣一声,嘎然而去,引来婴儿啼哭。夫人分娩,生得一女,丹唇凤目,皮肤红润,头发黑亮,哭若银铃,泪如散珠。吕某暗自庆幸,我祖八仙有灵,赐我贵女,起名吕珠。家有美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时光荏苒,到了初中以后,吕珠姑娘出脱得大气端庄,不过两年竟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被人赞为小妲己。到了高中,又有了雅号赛褒姒。

此女秀外慧中,聪明伶俐,成绩卓然。本来可报考清华工程物理、北大技术物理或科大近代物理系,她却选择了新建的明星主持学院。这个学院的校长是党办电视台(DBTV)副台长,纯洁晚会总导演赵呼子先生,副校长是星光路节目主持人币福燕女士。地点设在海南岛的天涯海角, 每年学费15万元,两年毕业,算大本学历。

DBTV 免费为这个新学府作义务广告,鼓吹毕业后年入50万,一年就可以连本带利,全部收回。这可是个比股票、集资、炒房、彩卷儿、玉石、金丝楠、地沟油更靠谱的高利润的投资项目。学校计划5年内培养的学生可以满足20年的名星和主持的迫切需要, 五年后停办。全国各个影视公司,地方电视赠送花篮,在广告片里祝贺。信誓旦旦地表示,他们的单位至少需要100名这样的人才,“快报名吧,过了这村儿,就没有那个店儿啦。”

由于校长兼任总导,这些学生将是第一批走上纯洁晚会的幸运儿,接着一个东北类鸭口音出现:“今天上纯晚,明天曹本川。今天纯晚上,PK肖婶娘。”画外歌声–贴铃白雪:“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1(高)-765,0(35)216(低)—-” 因为培养目标是明星和主持,对数学、物理、历史、生物都没有严格要求,只要能念台词即可。跟您这么说吧,如果出得起15万,瘸子、拐子、跩子、豁子、呆子、傻子、麻子、秃子、缺须短尾儿,都行。 只要能吃能喝,基本自理,来者不拒。我们影视界目前缺少的就是这些本色演员。“投资吧,投资吧。您投资,我效力,让我们携手把明星托起。哇!”

列宁同志教导我们说:“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行动。”广告十分见效,前来报名的趋之若鹜,就跟1946年用金银券抢购面粉似的,挤破了脑袋。不到一个月,申请的学生就超过了1万。招生办的夏主任眼神不好,把原定招生名额1000.0 看成了10000, 漏过了小数点。

等录取通知发出后,校长和教导主任去好莱坞采访归来,发现这么多人被录取,开始很高兴,10000乘以15万,这一年的学费收入就是15个亿,仿佛已经听到哗啦啦的金子和银子的响声。学过史丰收心算法的赵校长伸出十个指头,粗算一下,每个手指要是10的话,至少能买100辆奔驰和宝马,哇彩!

高兴之余,又发了愁,学校是按1000人的规模建的,学生一下子多了十倍,没地方呆呀。教导处的田主任有建筑学和工民建的背景,强调民以食为天,建议学校先解决吃饭问题,把已经盖好的宿舍、教室的所有房间全部凿通,阔建为食堂。校长问:“那教室和宿舍怎么解决?”主任说:“我们提倡延安的抗大精神,教室在露天,即省电又豁亮。然后,购置1100幢军用帐篷,每幢帐篷睡十个人,按部队建制属一个班。

这样有三个好处,一提倡艰苦朴素,强调三八作风; 二直接与大气相通,符合改革开放的政策,学生每天都呼吸着新鲜空气;三可以向家长明示,这些帐篷可以承受9 级地震,保证其子女的绝对安全。”到了这个地步,再馊的主意也是好主意,校长只好签字画押, 批上“圈阅,照发。”后来,周围居民给这个明星学院起了两个名字, 一个是食堂大学,一个是帐篷学院。

天涯海角在海南的南端,四季温暖。学生想到毕业后能挣50万,只好咽下这口恶气,这两年认了,也忍了。没想到学校的所有建筑改装成食堂后,还只能满足5000人的需要。田主任又创新意,把吃饭时间分为两班。吃白班饭的时间是上午8时,中午12时,下午6时;夜班饭的时间是早饭晚8时,中饭子夜0时,晚饭早6时。为了省电,上课依旧在白天。

试行一周,吃白班饭的问题不大,夜班饭的有点别扭。晚上10点入睡,两小时后就得起床去吃午饭,一个个穿着睡衣,趿拉着拖鞋,睡眼惺松,打着哈欠,整个一个集体梦游。吃完了红烧狮子头、糖醋鲤鱼、东坡古老肉、熘肝尖儿、宫爆腰花儿,肚子鼓鼓的。回到帐篷,很难继续入睡, 好不容易睡着了,又得在6点起床,去吃晚饭。到了白天,眼睁睁看着别人拿着饭碗去打饭,他们的肚子唧哩咕噜,得熬到晚上8点。

晚班饭学生个个都有意见,不适应。一年15万,跑到这里活受罪来了。币副校长建议,把白夜两班用膳改为内外两班制。即一半在校内食堂,一半到校外的饭馆。每周轮换一次。这个新安排得到了本地餐饮界的拥护,为附近大大小小的饭馆,带来了每月上百万的收入。老板们集体为大学送了一块镶金匾,“明星主持学院万岁!”

弹指间,两年已到,第一期帐篷大学的学生开始走向社会。拿着本科毕业证、成绩单、和介绍信去找工作。他们获得了几乎一致的答复:“你们这个本科不要说大专,就连中专也比不上。回去接着睡帐篷去吧。”学生一个个 灰头土脸,不敢跟家长解释。两年前连拆带借,凑了30万。现在,没个技术,连民工都不如,全打水漂了。悔恨交加,不敢回家。只好三一群,俩一伙儿,蜗居蚁聚,蹉跎度日。

家境好,不在乎几十万的, 又找了个二流、三流大学重读。毕业生里有200多个漂亮标致的女生都找到了工作,大部分去了省委大院、军区大院、野战军政治部,及各部委文工团,担任领导亲随、秘书和伴舞的工作,工资虽然有限,但小费高,弄好了一个晚上就能得到一辆汽车,一个月就能拥有一套别墅。吕珠姑娘依仗天生丽质,清新单纯,又能熟练地掌握英语和日语,被DBTV破格录用。刚刚出道,就担任了国际对讲文化栏“A+β=Ж×か”的主持人,年薪51.6 万。一家人高高兴兴,30万总算没打水漂。

然而,峣峣者易缺,皎皎者易污。 在一次外事活动中,吕珠在跳探戈的时候,结识了米国大使馆一等文化参赞,二人一起到三里屯吴刚酒吧去品酒,把茅台掺着人头马喝。不过两三杯,便觉两腮红热,神情飘然。趁着醉意,和参赞来到希尔顿饭店开房。俊男俏女借着酒兴,如烈火干柴烧到一块儿,火苗扑扑地冒着。

本来,这种事出于自愿也未可厚非,但是那个房间按装了多个针眼镜头,在明亮的灯光下,从不同的角度, 把二人赤身裸体的狂野行为一一录下。录像人要 敲诈吕珠500万元,她拿不出。 对方一气之下把录像电子版寄到DBTV大裤衩总部, 并扬言公开。 DBTV 的名声已如江河日下,不愿再卷入桃色纠纷,只好终止吕珠的栏目,给了她20万元合同解除费,另谋出路。一步失足千古恨,吕姑娘从此走上了下坡路,开始荒淫堕落的生活。

在主持A+β=Ж×か 的节目的几个月里,她已经有了不少粉丝,包括察哈尔省委副书记抗美儿同志。一天,吕珠正对着镜子发愁,双眉紧蹙, 无精打采。忽然接到察哈尔省委办公室的电话,要她前来面试。吕姑娘喜出望外,吉人自有天助,于山穷水尽之时,竟遇上柳暗花明之状。马上打点行装,又添置了几套社交性的服装,定了机票,择日到察哈尔应试。察哈尔虽然地处偏僻,人口稀散,经济落后,但毕竟是省级单位,说得过去。

到了省委机关,说明来意,接待室让她乘电梯到108 楼10888号房间省委抗书记办公室。进去一看,足有 150平方米大的屋子,全部硬木桌椅和席梦思的沙发。屋里有兰花、牡丹花、杜鹃花、茉莉花、仙人球、百合花、康乃馨、玫瑰花,还有几株不太精神的向日葵。整个屋子充满了香气。”WELCOME ABORD!”从办公桌的内侧传来了抗书记的欢迎词。吕姑娘被这迫不急待的问候弄慌了神,不知该用何种语言来回答。颤巍巍地回了句:”阿林阿透(ありがとう),您,VERY MUCH!”

抗书记有50多岁,人虽消瘦,但神采奕奕,和气可亲。对她说:“小姑娘,你地不必紧张。我地早认识你了,你来察省是我们的荣幸。你先休息一周,安置一下,然后到省台上班,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工资比不了DBTV,每年15万,但你要是干好了,让领导舒服,可以另付小费。 ”然后,把手机号、办公号和家号都告诉了吕姑娘,命令秘书黄小姐帮助吕珠寻找住处。这个面试也太容易了,来这就等于上班了。“舒服”和“小费”听着有点别扭,但出自党领导的金口,可能是政界术语,也就不必深究了。

话说中国政坛在孟总当了掌门人后,特别是实施三大自由以来,出现了一个量子力学效应,这就是著名的海森堡不确定原理。你对孟总的背景了解的越清楚,对未来事态的猜测就越模糊。领导干部中开始了坐卧不安的感觉。尤其是党务干部,对前景表示暗淡。一个省、部,省长、部长是必不可少的,可是省委书记、党委书记却可有可无。你说他有用,他就顶戗;你说他是聋子的耳朵,他就是个佩头。 于是,党务干部开始分化成三种类型。

第一是享受型。 这些人在官场上混了一二十年,连搂带耙,手里少说也有了几千万的积累。有钱不用才是跟自己过不去,才是王八蛋。于是纸醉金迷,灯红酒绿,沉湎酒色,出入于歌厅、洗浴中心之间。这些人能量很大,几个月的时间,竟使茅台脱销,五粮液告急,整个赤水河几乎干涸,也造成服务小姐短缺。 这种干部属于堕落型。

第二是出走型。这些人的妻室子女已经迁居国外,申办了永久居留,大半财产已经转到汇丰花旗。与其举棋不定,等待双规, 不如提前退休,亲属移民,或借口外调,滞留不归,跟外边一家老小去荣享天伦之乐。这种干部属于智慧型。

第三种是贪心型。这些人对金钱的追求比生命还重要,或是已经腰缠千万,或是新提拔不久,囊中空虚。这些人肆无忌惮,拼命捞钱。再加上出走型干部留下的空穴,使得他们有了发财的机会。高价卖官,省委副书记50万美元,军区副政委40万美元,再加上地委、市委、县委中的空缺,少说,这也是一笔几百万美元的大生意。这种干部属与糊涂型。

抗副书记喜欢吃羊肉、甲鱼、鳝鱼、伟哥等大补壮肾食物,阳刚健伟,精力充沛。遗憾的是先天不足,种子退化,至今膝下无儿。 这或许是他成为享受型的领导的原因。三天后,老抗打电话给吕珠,问过寒暖后,邀请她到乌拉尔大饭店小叙。姑娘别无他事,正好有个向老干部学习的好机会。老抗先请吕珠到楼下的法式大餐吃牛扒。

饭后,两人回到宾馆开始闲聊。老抗说:“我的英语水平可到8级,一般日常用语能够对付。只是日语是个空白,你做我的日语教师如何?”姑娘礼貌地点头答应。老抗又说:“我只知道一句你哄我(にほんご),那就是《半夜鸡叫》里的“哈亚哭已可以,我不拿胰皂。”姑娘笑了笑说:“您说的挺好。”老抗开了一瓶加利福尼亚杰克森牌的红葡萄酒,墨劳特,斟满两杯, 和吕珠 同饮起来。酒过三巡,老抗又说:“你的名字使我想起一个人来,”“谁?”“晋朝的美女绿珠。她可是个绝代佳人和才女,为权贵石崇收养,石崇爱若掌上明珠,含到嘴里怕化了,抱在怀里怕瘪了,开了暖气怕热着,开了空调怕冻着,锦衣玉食相待。 为她专门修建了富丽堂皇的人间天堂金谷园,两人过着恩爱幸福的生活。”

言罢,握着吕珠纤细的小手 , 问她:“姑娘做我的绿珠如何?我将与你恩恩爱爱,永不离弃。”姑娘浑身开始颤抖,这时才知道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俗话说,慌不择路,寒不择衣。走到这一步,就是悬崖,也得跳了。于是,红着双颊,眼中带泪,点头同意。半推半就,宽解衣带,行云雨之事。

抗书记如老鹰见兔,又如蛇遇老鼠,口中气喘吁吁地颂念着伟大领袖毛主席的16字令:“山,快马加鞭未下鞍,惊回首,离天3尺3。山,倒海翻江卷巨澜,奔腾急,万马战犹酣。山,刺破青天锷未残,天欲坠,赖以柱其间。 ”此刻,姑娘得知,抗书记的硕士论文是主席诗词研究,难怪如此活学活用,立竿见影,不禁对老革命佩服得五体投地。激战之后,书记拿出一把钥匙和遥控器,递到姑娘手里:”这是一辆奔驰300型,属于你的座骑。以后我就叫你绿珠了,MY HONEY!”姑娘开始想拒绝,可是古人说的好,“不要白不要,不能白挨靠。”于是顺手把钥匙收下。

一回生, 二回熟,这一老一少竟成了戏水鸳鸯,如胶似漆, 难分难舍。有一天,抗书记的好友,省军区越副政委来访,刚好遇上绿珠。老越也是个贪恋美色的登徒子之流,遇见绿珠竟然像收租院的泥塑一样,从胳膊到腿儿,都被固定住了。

为打破僵局,老抗介绍说:“这是我的好友,越副政委,我爸爸是抗美援朝的英雄,这位是自卫反击战的模范。以后他就是你的越叔叔。”姑娘嘴儿甜,马上顺坡拉驴,说了声:“越叔叔万福。”这时, 老越的穴位才被点活,强勉着握了握绿珠的小手。

回家后,老越像着了魔,失魂落魄,翻来覆去,如卧针毡,睡不着觉。脑子里闪来闪去都是绿珠的影子。第二天,打电话给老抗:“咱哥俩关系如何?”“好啊。”我有了好吃的给谁呀?”“给我呀。”“那你有了好东西让给谁?”“你呀。”这时老越点到正题:“把绿珠让给我几天吧。”老抗一听被人家拴绳给套住了。半天说不出话。老越追问:“哥们同意了吧。”老越对老抗的提拔曾大力相助,老越头一回求他,真的没法拒绝。只好说:“ 就一天啊。” 这天晚上,老越派警卫员把绿珠接到家里,大摆筵席,桌上有白酒、啤酒、黄酒、威士忌、白兰地、伏特加、香槟酒、鸡尾酒,像过节一样。当晚,与绿珠相见恨晚,共枕而眠。

老牛吃嫩草,尝到了甜头,爱玩怎肯释手。第二天, 面对一大桌佳肴美酒,毫无胃口。只好打电话给老抗,再借绿珠一宿。老抗已经退避三舍,一口拒绝。老越一看老抗翻脸不认人,只好孤注一掷,软的不行,动硬的。叫警委员通知警卫连全副武装,准备战斗。老越乘坐北京吉普在前,三辆军用卡车在后,一路直奔乌拉尔饭店。

到了饭店第64层,令两个排堵住楼道,一个排闯到总统套间89号,发现老抗和绿珠一丝不挂,鏖战床前。老越气不打一处来,命令战士用枪托向老抗身上各个部位猛击。绿珠知道捅了漏子,抓了个床单,裹在身上。用电吹风,击破玻璃窗,一头跳了下去。正是:“名花倾国两相欢, 常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 沉香亭北坠阑干。”“繁华事散逐香尘,流水无情草自春。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

绿珠一死,老越也猛醒过来。不过,老战友已经奄奄一息,骨节已成散片。给120挂了电话,命令全连班师回朝,每人奖励5毛。老抗的肋骨虽多,但每根肋骨比5岁小孩的还细,哪经得一阵枪托。到了医院,医生先让照X光片,见到光片后,医生拒绝抢救,理由是:“外星人没有医疗保险。”几个小时后,抗副书记一命归天,与绿珠到望乡台涌泪相聚。 后人有诗为训:“好事坏事两相缠,乐极生悲最难堪。莫道美色柔如水,时而化作浓硫酸。”

孟总了解了整个案情后,长叹一声:“天哪!我们用老百姓的钱财养活着一帮男盗女娼,蝇营狗苟之徒,简直无言以对。” 于是把中央组织部长安子孙叫来,了解党内干部状况。安部长说:“人浮于事的现象严重,特别是党委成员, 责任不清楚,待遇高,事情少,自然会闹出影响党的声誉的丑事。他们不是爱党忠党,而是吃党喝党花党玩党。 这些人不除,我党休矣。”

于是老孟召开常委会,建议取消党委、省委、和部队政委的建制。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让各级行政干部负起责任,大胆地把工作做好, 这是精兵简政的第一步。从此延续了80多年的支部建在连上的制度宣告结束。任何决定都会有人欢喜有人愁。省长、部长、军长、师长们高兴,没了婆婆,可以放手工作;书记、政委们沮丧,丢了铁饭碗,金饭碗,失去了贪污和挥霍的机会。不过,这些人的下场比当年的下岗工人强多了,每人手里少说也有几千万的私产。省着点花,可以用上两三辈子。

党政分开后,中国官员的数目一下子减少了一半,老孟为国家和人民节省了一大笔不必要的开销,百姓欢欣鼓舞,坚决拥护。

2011年11月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