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三自两分入正轨,中华民国终复位

祖国,我们伟大的母亲,为我们准备了一片广袤的土地和丰富的资源,本来我们可以过着幸福的生活,和平欢乐。可是几千年来,总有那么一批不肖的子孙,像是黑帮土匪,依仗着刀枪和悍吏,把土地和人民当成了他们的私有财产,称王称霸,世代作福。他们可以拆毁百姓的房屋,他们可以侵占农民的土地,他们可以没收你的财产,它们可以割掉你的舌头锒铛入狱,他们可以草菅人命,剥夺你的生存。

忍受, 再忍受成了人民唯一的选择。为了自由,为了民权,有多少仁人志士贡献了宝贵的生命,他们曾经不屈地斗争过,付出了多少血的代价,但取而代之的还是一拨贴着各种标签的强盗。这些强盗利欲熏心,无恶不作,对内狠,对外忪,贪而无厌地掠夺着, 剥削者,压迫着,他们在残忍地压榨着安分守己的人民,他们在摧毁这片肥沃的土地。他们做尽了坏事,却得不到报应和惩罚,天理何在?正义何存?老百姓想啊,盼啊,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晴朗的蓝天,什么时候才能呼吸上纯正的空气,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大声地宣布:“我也是人!我也TM是个人了!”这一天来了,这一天终于来了。欢呼吧, 振奋吧,苦难的、勤劳的、善良的同胞们,你们哭吧,你们笑吧,你们舞吧, 你们跳吧,你们站起来了,你们站起来了呀!

从撤销中宣部到中国国民大法草案完稿,共用了半年的时间。这半年乃是中国历史史无前例的半年,彻底消灭了封建传统。国以民为先,民以权为贵。 各级行政官员乃是百姓的雇员,自当谨慎行事,一改几千年的官员谋私,欺压百姓,巧取豪夺,肆无忌惮的恶习。中国人第一次有了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和结社自由。 党政分开,党只管党,不可干政;政法分开,司法独立,法可绳政。三权分立,相互制约,官场清,执法明,贪官失去了蝇营狗苟的死水与土壤。中国开始像一个久病初愈的病人,废掉了那些自私自利,不孝的庆忌子孙,开始轻装上路,正常地运作与生活。老孟舍去一党和私人的利益,力挽狂澜,为民奔走,功不可没,载入史册。

不久,经过由下而上的全国大选,产生了新的两会代表。 地议会的地方代表,每省三人; 民议会的民意代表 每百万 选民1 人。 逐渐过渡到四年一选。代表们享受国家津贴,但不能兼任政府公职。 每年需向当地百姓汇报工作一次,公开自己的观点、主张,公开家庭的私有财产,必要时公开回答百姓的质疑。百姓有权罢免。

议会审理了国民大法草案,作了相应的修改,通过了把草案确立为治国大法。承认了除了致公党等原有几个历史悠久的在野党派,增加了自由党、民主党等新的政党。鼓励各派不同意见另建新党。共产党根基太深,举足轻重,为免其重新复辟,干予国事,建议暂时解散,宣布下课。以后可以申请重新成立,但不得享受任何特殊待遇。 党产本属国产,一律收缴国库。

工人与农民可成立独立于党派的工会和农会,可以通过游行请愿,罢工谈判等方式维护工农的权益, 但不得享有国家资助。旧属各级领导干部的护照暂时停办,因特殊需要,必须出国时要经过严格审查和批准。等财产清查工作结束后,恢复正常。孟总在体制改革中作用显著,功不可没,担任第一届总统,四年后实行普选。军队回归国有,与任何党派无关,受总统指挥,承担对外保卫国土的职责。军队受百姓抚养,因而在任何情况下,即使是6月4日,都不得把枪口指向人民。

议会还决定,由于目前的政体更接近1911年孙逸仙先生成立的中华民国,故决定恢复中华民国的国号,年代从孙先生的民国元年算起。由于国共两党代长期争斗,人们对五星红旗和晴天白日已有成见,故建议采用新的中华民国的国旗,国歌,另设专门小组研讨商议。 既然恢复民国国号,撤销所有对台设置的导弹,建议台湾以全自治地位回归祖国,摈弃前嫌,同建共和。官员由本岛民众选举产生,经济自主,自设军队。

新政实现后,遇到了旧日当权者的破坏和捣乱,但是刚刚获得自由的民众自动组织起来,护校,护厂,护公司,护地方,这一小嘬倒行逆施者很难得逞,受到国法制裁。当初滞留不归海外华人见到一个全新的祖国冉冉升起(不是崛起),各个满怀信心,回国报效 ,在政治文化,教育与科技领域贡献一份力量。举国上下,协力同心,让我们古老多难步履蹒跚的母亲,根除旧疾, 获得青春的年华,在世界民族之林,结果,开花,发展,壮大。后人有诗赞曰:

三大自由终备齐,举国上下俱欢喜。党政脱节清官场,法政分离重章规。恶人失势心怀鬼,黎民做主闪光辉。梦罢翘首天阙问:斯人何日降华夷?

2011年11月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