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苏联日志(109)

726  白俄罗斯CP第一书记马洛费耶夫在报纸上发表文章说,谢瓦尔德纳泽、雅科夫列夫、波波夫等人关于成立民主改革运动的声明在白俄罗斯引起了强烈反响。现在共和国的各种政治力量在下面一点上意见是一致的: 民主改革运动同其他所有民主主义者都是一个目的,即分裂苏共。他说,苏共不符合某些人的心意,因为它妨碍已经出现的百万富翁阶级。

同日  格鲁吉亚总统加姆萨胡尔季阿要求北奥塞梯自治共和国最高苏维埃主席加拉佐夫恢复历史名称“奥塞梯”,以取代“北奥塞梯”的称呼;要求停止对相邻的南奥塞梯自治州及其领导的承认。这位总统在谈到格鲁吉亚同北奥塞梯之间的矛盾和冲突时说,只要他的要求得到满足,就能恢复两个共和国的睦邻关系,同时他声称,主权的格鲁吉亚不能容忍对自己内政的干涉。

727  俄罗斯政府散发文件解释叶利钦的非党化命令,声称: 俄罗斯总统令的发布是为了执行俄罗斯宪法,它完全符合苏联和俄罗斯有关宪法准则和法律,符合有关国际公约;该总统令不涉及各职业性协会活动的法律基础,没有改变有关法律文件;该总统令的效力只涉及具有政治目标的政党、群众性社会运动的组织机构等等。

同日  据报道,阿塞拜疆现总统、阿塞拜疆CP中央第一书记穆塔利博夫7月26日第一个在共和国中央选举委员会登记为总统候选人。53岁的穆氏是去年5月经共和国议会选举担任阿塞拜疆总统。他在给共和国最高苏维埃主席团的信中说,民主改革的过程要求必须进行直接的、全民的秘密选举产生总统。他准备参加这次选举,争取当选能代表阿塞拜疆人民意志的总统。目前,支持提名穆塔利博夫为候选人的倡议小组已征集到20多万阿塞拜疆选民的签名。按规定,凡登记的候选人必须有不少于二万选民的支持。另一个被提名的总统候选人是该国社会民主派的领导人之一、《独立报》编辑阿里.扎杰。这次总统选举将于9月进行。

同日  立陶宛议会通过了《土地改革法》,决定立陶宛土地私有化不迟于11月1日开始实施。该法规定,“在立陶宛共和国,土地实行私有制和国有制”。立陶宛公民对土地的所有权将通过把过去收归国有的土地还给从前的主人和出售土地的办法来完成。在归还给前地主的土地后,在已改组过的农业企业工作不少于五年者可优先获得剩余的土地。规定只有持立陶宛公民证和长住立陶宛的公民才能成为土地的所有者。该法还规定,所获土地在五年内不得出售、赠送和交换。强调必须杜绝可能进行投机倒把土地的途径。

渡过了大风大浪的1989年,苏联的改革事业继续在颠簸中向前推进。虽然社会动荡不断加剧,民族矛盾全面爆发,联盟已呈支离破碎之势,戈尔巴乔夫还是加快了他的政治改革步伐。1990年上半年,先后召开了苏共中央二月全会、第三次(非常)人代会和苏共二十八大,苏共终于放弃了一党制,实行了政治多元化。危难之际,戈尔巴乔夫急忙加冕苏联总统;火中取栗,叶利钦当选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主席;竭尽全力,利加乔夫在政治舞台上进行最后一搏。这是苏联政治改革全力加速的时期,也是苏联历史的急剧转折时期。

苏共中央于199025日至7日举行全会,主要议程是讨论苏共中央向二十八大提交的纲领草案,这一纲领草案的关键点是提出修改宪法第六条。该条规定苏联CP是“苏联社会的领导与指导力量,是苏联政治体制、国家单位和社会团体的核心”,以法律形式肯定了苏共的领导地位。修改此项条款,目的是取消一党制,向政治多元化、多党制过渡。

苏联政体的一党制已经实行了72个年头。

19181月,布尔什维克党与左派社会革命党组成联合政府,但是半年之后即告破产。从此,布尔什维克一党独霸天下70年出头。对于苏共在国家的统治地位,谁能否定?谁敢否定?然而,1990年的苏共中央二月全会却主动提出修改宪法第六条,自愿取消宪法赋予的领导地位。这是苏联改革以来最重大的历史事件,真是石破天惊,就连激进派的头面人物索布恰克也惊叹道: “戈尔巴乔夫是怎样说服他的中央委员的?这真是个谜!”

苏联总理雷日科夫在二月全会上有个发言,他说: “依我看,讨论是否需要多党制的问题已经为时过晚。实际上多党制已经存在。” “合理不合理,承认不承认,实行不实行,反正它巳成为事实了。”

实际上,苏联实行民主化、公开性以后,被称为“非正式组织”的社会团体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到1990年初,数目已到了难以统计的地步。举几个典型例子: 198810月,拉脱维亚“人民阵线”成立,成员23万人;19899月,“乌克兰拥护改革人民运动”成立,自称有28万成员;198910月,“苏联民主组织跨地区协会”成立,代表12个加盟共和国的92个非正式组织,有30万成员。另据《真理报》文章报道,苏联1989年共举行了5300多次集会,有1260多万人参加;而1990年前两个月里,已举行了1500多次集会,有近700万人参加。

荀路  202172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