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腊月卄三,北方的小年,南方的小年却要在明天,在中国汉文化节日里,仅小年这个小节不统一,追溯源头与历史,没有确凿的证据能判断小年的区别。

在互联网时代的今天,小年的起源众说纷纭,在所谓的文人鼓噪之下,真正的小年的社会背景及起始源由被掩盖了,当然,中国文化产生的谬误不仅仅限于小年的溯源。

中国是一个古老的农耕社会,也是一个受儒道释统治千年的社会,社会关系的简单化,产生了氏族相依、贫富互存的组织,以祠堂为代表的中国独有的管理体系主宰平民生存与生活的一切,在其体系下,派生各类的经济团体和谋生方式,就象《白鹿原》及《大红灯笼高高挂》等描述的史实那样。

正因为如此,一到年末,地主开始盘算此年的收获与得失,开始计划着明年的拓业与发展,当然,不仅仅是地主,还有私学,还有作坊,更多的是商贾和游贩。

到了年末最后,特别是腊月卄四,富贵人家召集长工与短工,也招呼随从和佣丁,婉言地非常虔诚地围炉而欢,自然桌上摆满了酒茶,碗里盛满着难得的佳肴。被辞退的,被续聘的,被升级的,秘密都藏在不同的红包里。

散伙饭一结束,回乡的打工者聚集一起上街置办年货,于是市井街肆一片红火,张灯结彩,人流如鲫,比起春节的热闹丝毫不逊色。

这一天,不仅仅是富裕人家辞纳雇工而做酒宴,祠堂口还有官府家也齐约大摆宴席,即庆功又有收买人心之意。

这样的热闹一直沿延到90年代初,我在五交化公司上班头几年,公司每到腊月卄四小年,在涟源涟滨饭店或服务大楼摆着糖果,端上丰盛的酒肉,十几桌同事当听到放假时,个个拎着公司派发的礼包欢乐地回家。

于是,小年就这样在阡陌里诞生,在市肆里发展,在团圆里流传。

当然,我人微言轻,对小年的纠误是葫芦掉进水塘,咕咚一声便悄无声息,但,我还是要讲,因为,中国的文化浸润我六十年!

2022.01.25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