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苏联日志(211)

1222  戈尔巴乔夫在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时说: 他不打算“退出政治舞台”。戈氏说: “我将起什么作用这个问题,不久以后就会定下来。” “只要民主改革运动在继续进行,俄罗斯和其他共和国的现领导人就会得到我的支持。”

《纽约时报》发表一篇题为《贝克怀疑联合体能否长期存在下去》的专稿认为,国务卿贝克在结束了对四分五裂的苏联进行为期一星期的访问之后确信,新成立的独立国家联合体能够长期存在下去的可能性很小,华盛顿很快将同12个奉行不同政策、因而成功机会各异的独立国家打交道。

《华盛顿邮报》刊登一篇文章,认为俄罗斯在联合体中仍占支配地位。阿拉木图协议只是为避免各国离异而形成的一个政治框架的一种办法。

1223  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会谈,讨论这位前苏联总统及其助手们的前途。俄罗斯第一副总理布尔布利斯说,苏联的权力将在“十几小时之内或今后几天内”转交给俄罗斯。布氏说,在取代苏联的有11个成员国的独立国家联合体建立之后,戈尔巴乔夫的前途“完全取决于他个人”。他还说,联合体有核国家同意由俄罗斯控制“核按钮”。

戈尔巴乔夫在接受意大利广播电台记者采访时说: “我不相信这个新联合体。我认为它无法生存下去。它不会建立起协调机制。我认为,它的各个机构不会取得协调一致和行使正常的职能,而目前我们所需要的正是这一点。” 戈氏还暗示,他仍控制着克里姆林宫核武器按钮。

戈尔巴乔夫和英国首相梅杰进行电话交谈,讨论戈氏辞职和英国承认俄罗斯问题。戈氏在谈话中讲述了在主权国家领导人阿拉木图会晤通过的决定以后,国内目前的国家结构变化状况。他认为,所发生的进程是复杂的,它要求所有社会力量最大限度地团结起来。他还认为自己的任务在于,确保政治进程的正常发展,确保遵守宪法准则和保障社会和谐。关于辞职问题,戈氏对梅杰说,他将在两天内宣布他的决定。戈氏还对梅杰说,他深信“我们都必须竭尽全力支持联合体和支持俄罗斯”。梅杰和戈氏通话后,写信给叶利钦,表明英国将很快承认拥有苏联所有的权利和义务的俄罗斯。

亚美尼亚总统彼得罗相敦促该共和国议会不要批准有关建立独立国家联合体的阿拉木图协议,除非该协议进行修改以解决亚美尼亚在阿塞拜疆的飞地纳戈尔诺一卡拉巴赫的问题。

叶利钦打电话给布什总统,向他通报了前苏联11个共和国领导人上周末在阿拉木图签署成立独立国家联合体协议的情况。叶利钦在电话中要求布什承认俄罗斯的独立。

苏联各共和国领导人此时对戈尔巴乔夫的性格和底细已摸得一清二楚,知道戈氏虽然还是名义上的武装力量最高统帅,但并不能随心所欲地指挥军队。更何况俄罗斯已经签署协议,全揽了全苏军官的薪金,这实际上已经让戈氏丧失了在军队中的威望。到这时他还今天指责乌克兰,明天警告俄罗斯,那只不过是色厉内荏的表现。

各共和国的领导人觉得,既然乌克兰可以独立,既然斯拉夫三驾马车可以信马由缰,首先把联盟撕开,那我们为什么就要听任你戈尔巴乔夫指挥?叶利钦、克拉夫丘克和舒什克维奇不愿有总统之上的总统,难道我们就愿意甘当别人的儿皇帝?

尽管形势极为恶劣,正如外国通讯社所说,“正拉着戈尔巴乔夫的政治棺材往墓地里跑”,但戈尔巴乔夫既然看见还有一线希望,他就会扑将上去把这线希望紧紧地抓住。

1210日晚,戈尔巴乔夫通知苏联国防部长沙波什尼科夫元帅,要他马上召集苏军将领“讨论军事建设的原则问题”,并说他要发表讲话。

戈氏在国防部对召集来的高级将领说,军队应该提高士气,支持国家的政治改革;同时他又要求军队要忠于职守,不介入政治,努力完成自身的改革。说完这段自相矛盾的话后,戈氏向将军们描绘了联盟分裂的可怕情景。他指出,军队的利益是和整个国家的和睦团结紧密相连的,没有统一强大的苏联,就不可能有统一强大的苏联武装力量。因此他嘱咐将军们说“要沉着冷静,不要惊慌失措,更不能被某些人利用。”

国家面临解体,军队前途茫然,戈尔巴乔夫这一番空洞乏味的演说,除了表明他自己“惊慌失措”外,只能使将军们无动于衷。

但叶利钦马上看出了戈尔巴乔夫的企图,他当即决定在俄罗斯议会大厦白宫接见这些将领。但1011日记者们来到白宫时,却听说那些将军们对政治家已没有兴趣,谁也没有前来白宫听取叶利钦的高见。

叶利钦不急不恼,将军们不来白宫,他便亲自到国防部去登门拜访。

面对这些高级将领,叶利钦不玩虚的。他说,目前苏联的经济已到崩溃的边缘,国家和人民的生活都相当艰难,但是俄罗斯将同军队同甘共苦,愿意承担全部军费。他还表示俄罗斯将采取切实措施,努力解决军队家属的住房问题,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

回到白宫后,叶利钦向记者们宣布,高级将领对他的讲话“非常满意”,纷纷表示“支持建立独立国家联合体的主张”。

就这样,戈尔巴乔夫再次败在了叶利钦的手下。

各共和国要求独立的浪潮汹涌澎湃,让戈尔巴乔夫束手无策。只有短短三四天,它们紧随斯拉夫三驾车之后,由对独联体的最初的震惊和观望,逐步过渡到理解、认同和支持,然后是跃跃欲试地表示愿意成为其新的成员。

荀路  20211220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