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部设在柏林的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12月3日公布《2014年清廉印象指数》报告显示中国得分减少,排名下降。 透明国际称,在这个满分为100分的评分体系中,中国2014年的得分为36分,较2013年的40分下降了4分,是今年分数下降最多的国家之一。得分下降导致中国在175个国家中的排名从去年的80位降到100位。

中国政府自然做出委屈状,政府发言人说:“2014年中 ​​国清廉印象指数”的评分和排名与中国反腐取得的举世瞩目的成就这样一种现实状况严重不符,中国反腐工作取得的明显的成效,自有人民群众的公正客观的评价,不会以“透明国际”清廉印象指数为标准。

呵斥外国记者“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的中国政府发言人总忘不了拿人民群众当挡箭牌,然而,在一个言论自由受到严重钳制的国家,鬼知道人民群众的客观评价是什么,人们只知道,在中国,人民群众是不允许参与习近平的反腐运动的,要求官员财产公示的公民运动被残酷打压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

习近平上台后表现了强烈的救党保江山的使命感,然而,有两种威胁直接影响他完成使命建立伟业,一是本党官员的普遍空前的腐败,再则就是民间的普遍不满和对民主化的要求激发的政治参与。 习近平对此应有充分认识,所以甫上台就着手反腐,下大力气消除或至少是控制第一个威胁,其力度之大超出人们的预期。 一般来讲,民间是支持反腐的,甚至更愿意加入反腐的行动中去,但是,在中国的现实状况下,民间反腐就是要求扩大言论自由而进行舆论监督、要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要求落实人权保护、要求政治参与,虽然这些被人类政治史证明是消弭政府腐败最有效的方式甚至是唯一的长效机制,但是,从维护一党专政的逻辑来说,民间反腐就等同于反党会直接引发民主革命而要共产党的命,这是习近平更害怕的第二个威胁。 换句话说,虽然民主是治腐败的好药,但是坚决不能用,因为这剂药消除腐败的同时也治死“党”(一党专政)。 因此,习近平的反腐只可能是有限度的、选择性的,但对民间反腐的公民运动、维权运动、自由言论以及各类政治参与的要求和行动的打压却是绝不手软不留空间的。

其实从中央到地方,中共的官员们比我们更明白习近平的这个底线,这两年,他们除了表面上收敛了一些外,实质上,在贪腐上从未停手,还是“该出手是就出手”,甚至表现了比以往更强烈的紧迫感,向外转移资金的规模和速度的增大就是一个例证,据透明国际透漏,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今年1月发布的被泄露的文件揭示了2.2万名来自中国大陆和香港的离岸投资者信息,其中许多人是中国的领导人。

这就是习近平从邓小平以降的前任那里继承来的权贵资本主义的现实,他抵抗不了这个现实,因为权贵资本主义就是他本人也是目前无底线实用主义的中共政权的权力基础,这个基础他动摇不得,只要他不跳出救党保江山的思维,他显然不打算去动摇它。

然而,就习近平的救党保江山的使命而言,上文中所说的两种威胁却是实实在在地摆在他面前的,如何办呢?面对着这个难题,卖力寻找伟大领袖感觉的习近平不自觉地进入了老毛的“极左”思维套路(虽然他完全没有毛的极左政治的基础),他从党内腐败和民间民主化要求的两个威胁里找到了同一个根源,那就是资产阶级思想,官员贪污腐化是资产阶级思想作祟,人权自由本来就是资产阶级民主那一套。于是乎,“文艺座谈”,思想定于一尊,他找到了伟大领袖的感觉同时也祭出了文化专制的大旗,一时间,“文艺要坚持社会主义的价值观,要为人民服务”,“文艺工作者要下基层扎根人民”……甚嚣尘上,恍惚回到了文革。

这让我想起了中国前些年很火的电视连续剧《亮剑》里解放军将军李云龙和他的犯了作风错误(就是搞了不该搞的女人)的下属的一段对话:

下属:首长,我没能好好改造头脑中的资产阶级思想,辜负了党和首长们对我多年的培养,犯了作风错误……

李云龙:废话! 你用不着深挖思想根源,别跟我扯那么远,什么党的培养呀,资产阶级思想呀,跟这没关系。干脆地说你就是一时没管住自己裤裆挡里那玩艺儿,是不是? ……

下属:是。

李云龙:这就对了,你自己没管住,关人家资产阶级什么事?

说的对啊,你自己没管住,关人家资产阶级什么事?对这套找资产阶级思想根源的滑稽戏,在当前的中国恐怕谁都不会当真。大家都明白的逻辑是:只要没有民主监督制度管住官员,官员就管不住裤裆里的那玩艺。说到底,管不住自己的家伙,赖人家资产阶级没用。

2014年12月5日

《香港花生》与《公民议报》共同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