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地方市县级行政长官选举已尘埃落定:22个市县领导人当中,国民党获得6个,而民进党赢得13个,核心城市——台北市从国民党执掌中易手,国民党原来视为必胜的新竹、桃园地区,亦输于他人。如此结果,不仅使国民党措手不及,也使世界观察人士大跌眼镜,更让中国大陆官方惊愕、惕厉。可以预见,台湾本次选情将给中国政局走势带来深远影响,使大陆当局在迈向民主之路上更趋踌躇、保守。

客观来说,这次台湾选举是民主走向成熟的一种表现,甚至都不应从国民党失败与民进党胜利的角度来谈,因充其量这仅仅是政党轮替的一种形式罢了。从某种角度而言,台湾民众在经受国民党管治几十年后,经过民进党一轮治理,再置换成国民党管治一轮,现在民众有机会用选票再换一轮民进党,这也完全符合人的正常换新(即喜新厌旧)心理与审美期待,没有什么奇怪的。

从人类历史来看,选举就是参选者当时的意愿表达,是人们当时好恶与对未来期许的一种反映,与是否符合历史前行规律,与是否反映社会发展对错与正误,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当然,虽选举自身并不必然反映历史的正确,但是选举制度却带着严密的规制机制,具有强力且高效的矫治与改错实质,即选出的不一定正确,但被选出的执政中却不能够犯错误,至少不能轻易出错误,同时,选举还可以及时纠错,将出现错误者最后罢免,重新再选。所以,虽然选举并不代表对错,但选举机制是能最大程度保证执政的正确与矫治执政的错误的。因此,就客观现实与历史经验而言,台湾今次选举不应该被赋予太多额外的内涵,而应平常视之。

然而,从目前台湾选情对国民党与中国大陆的震荡来看,显然这次选情被置于不堪承受之重的状态,被付诸了过度的解读。看看国民党从党魁到下面各级要员,那种沮丧泪流的情形与场面,可见他们有失平常心。而值得特别玩味的是,中国大陆对这次选情的反映,更是泄露出深埋于各种群体内心对民主的预期与理解。

目前从网络舆情可见,中国民间对这次台湾选举主要有三方面反应:其一、惊异,即许多人对出现如此选举结果感到吃惊与不解,觉得国民党作为台湾执政党怎么会落得如此境地?于是各种猜测喷薄而出;其二、惋惜,即看到国民党今天遭遇如此选情而深为遗憾,甚至出现惺惺相惜之感,也不排除间杂有兔死狐悲之叹。当然产生这种情绪的这批人多是与大陆统治集团跟得紧的人;其三、欢呼,即网络上在选举结果出来当日,许多人忍不住欢呼雀跃,认为国民党之败就是亲共,甚至理解成是共产党在台湾之败,大有幸灾乐祸之形,然而这种理解也未必就符合历史。
中国大陆与民间对应的官府,面对台湾这次选情所出现的异常,显然也是始料未及。从大陆统治集团依仗的意识形态理论逻辑,以及至今反映出来的各种信息来看,中国统治集团对台湾本次选情倾向于理解成台湾被敌对势力影响甚至操控,而出现了强烈脱中趋向,致使选情背离常理。面对这种选情,官府直接追罪于民主之祸,进而会将民族可能面临的危机怪罪到民主的选举上。由此,中国官府会从国民党选举失利上警惕自身可能面临的民主选举命运,从而加强对可能到来的中国民主进程的防控,以避免可能失去权力的厄运。

中国大陆统治集团信守的底线是稳固权力,为了权力稳固可以不惜一切,而只要权力稳固也可以推行一切,也就是说,在中国民主与宪政不是不可以,前提是有利于固权,法治与正义同样也可以,前提同样是固权。在统治集团看来,中国最理想的模式当然是既民主自由、法治宪政、公平正义,又江山永固,权力千秋。这就是近年来统治集团醉心所求。相反,如果这些现代的民主法治与自由平等不利于固权,甚至有危害于固权,那当然会被毫不犹豫地舍弃。在这样的原则下,今天大陆统治集团看到百年大党,自己的兄长,在台湾弹丸之地遭遇如此「走麦城」,他们当然不会理解成是现代文明应有景观,而是看到权力易手,江山变色,自然归咎于民主之祸,而百倍警惕自己重蹈此途。

其实,回到常理来看,国民党已经在台湾民主选举中失去过一轮,今天再轮替一回,原本是正常得很,但是,大陆统治集团好象没有作好这方面的思想准备,因为从种种媒体披露的信息可见,大陆当局更倾向于将国民党的第一次下台解读成李登辉的阴谋与陈水扁的诡计,是特殊时期的特殊状况,而不是民主的应有景象,以至认为当国民党再次执政后,就应该不会出现那种情况了,而是能长期执政下去。然而,结果今天却又迎来这种结局,这显然对中国传统统治者是不好理解与接受的。中国大陆统治集团由此不是看到民主的正常,而是看到民主对其权力永固的威胁,自然未来他们不会将中国之路导向民主,而是更进一步防范避免走向民主。

当权力被视为统治集团的专有物时,即变成集团的私器时,民主选举就是颠覆性错误,而当深切理解并遵从「权为民赋」时,这种选举下的政党轮替就是自然中的自然,正常下的正常。从对台湾选情的不同理解及时对此采取的应对之道,可以管窥到中国大陆当局对权力本质的认识与对中国未来可能的导向。

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