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无声:广东是滥施“煽颠”恶法打压民主志士的重灾区

Share on Google+

2014年,广东成为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为借口打击民主维权人士最严重的地区,外界获知的以该罪名抓捕的人士多达九人,分别是:唐荆陵、王清营、袁新亭、王默、谢文飞、张圣雨、天理(陈启棠)、苏昌兰等。其中,由广州市公安局侦办的七人,由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侦办的共二人。从最近这些年的情况看,当局打压民主维权人士的手段很多,除了约谈、传唤、跟踪、窃听等一般性的骚扰之外,就是将公民治罪。罪名可谓五花八门,最常见的包括:造谣诽谤、寻衅滋事、非法经营、扰乱公共秩序以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颠覆国家政权。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其实就是一个以言治罪的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入法,其实就说明中国这个国家不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家。今年86岁的著名经济学家、《零八宪章》首批联署人茅于轼最近发表了他的新年期许:“就是言论要自由。这一条是最根本的,言论自由没有保障,别的统统都谈不上。而言论自由是争取得来的,不是恩施的。”

Tang Jingling

据统计,在2014年,广东成为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为借口打击民主维权人士最严重的地区,外界获知的以该罪名抓捕的人士多达九人,分别是:唐荆陵、王清营、袁新亭、王默、谢文飞、张圣雨、天理(陈启棠)、苏昌兰等。其中,由广州市公安局侦办的七人,由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侦办的共二人。

广东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省份,因为发展较早较快,这个地方的人思想相对其它地方的人而言要开放得多。尤其是广州,可谓精英云集,很多外地的有志之士都被这里比较好的社会氛围所吸引。在中国的省区市当中,公民社会成长得最好的当属广东无疑,在清朝末年,广东人最先揭竿而起,如今,广东人同样具有敢为天下先的可贵精神。

互联网的发展,推动了中国公民社会的发展,广东的公民社会是最为成熟的。从海外媒体的报道情况看,广东几乎每年都会涌现出一批新的让异见圈熟悉的公民面孔,当然,也正因为广东具有公民精神的人太多,所以,因为积极参与民主、维权活动而被抓捕的人士也更多。

从最近这些年的情况看,当局打压公民的手段其实很多,除了约谈、传唤、跟踪、窃听等一般性的骚扰之外,就是将公民治罪。罪名可谓五花八门,最常见的包括:造谣诽谤、寻衅滋事、非法经营、扰乱公共秩序以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颠覆国家政权。

《刑法》当中,危害国家安全类罪当中,涉及到“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这一条款(105条第2款)最受外界和民间诟病,不少独立学者和法律人士要求当局将这一条款废止,但是,一直不见效果,时至今日,仍然有不少公民因为批评中共和当权者而遭到拘禁。

颠覆国家政权的行为的确存在,要谈是否合法,在古今中外,几乎都没有合法的,因为除了如今的民主国度允许公民推翻暴政之外,其它国度的法律都主要体现的是统治者的意志,不可能认可颠覆行为。当然,中国人对于颠覆行为还是有自己的独立认定标准的,如商王讨桀、武王伐纣、刘项攻秦,没有几个人认为不是合情合理的。

遵纪守法本来是一个公民的义务,但是,在一党专政、党权至上的国家,法律不是由民意来制定的,所以,一旦统治集团本身已经成为了执法犯法的先锋,并且残民以逞时,民众就没有必要完全按照法律的规定去做。当然,对于自然法则和基本的社会道德,公民是应该加以遵守的。

一般说来,颠覆政府的确不合法,但未必不合理。在中国古代,如果一个王朝已经腐败透顶、民不聊生,那么将其推翻就具有天然的合理性。否则,陈胜吴广起义的时候就不会一呼百应。当然,如果一个王朝还不至于那样令民众深恶痛绝的时候,谁结果了它,就还是会有不少人留恋,历史上的反魏兴汉、反清复明其实就说明了曹操的篡位、满清的入关不得人心。

在经过了几千年的王朝专制过后,中国人的思维实际上已经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希望以王朝更迭的方式来结束政权的民众越来越少。因为很多人都懂得,一个专制政权倒下了,专制制度却未必会倒下,如果不能建立起一个民主政权,城头变幻大王旗又于民何用?

中共统治中国已经六十多年,在这期间,一系列政治运动当中催生了不计其数的冤魂野鬼。如今,虽然执政当局高谈“依法治国”,但政治性的冤案依然是接二连三。记得在互联网进入中国之初,当局用来整人的罪名主要就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不过,当时被以此为名拘捕的人并不多,而且每拘捕一个就会引起舆论的轩然大波。如今,海外媒体依然会尽力关注每一个被拘捕者,但是,在民间,似乎已经对此越来越麻木。很多人同情依旧,但不会大力声援,因为一是网络管制非常严厉,二是深知声援并不能改变被拘捕者的处境。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其实就是一个以言治罪的罪名,颠覆国家政权罪可以有,但应该有严格的界定标准,结社组党不应该算颠覆国家政权的行为,只有在具有实质性的武力颠覆举动的时候才能定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入法,其实就说明中国这个国家不可能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家。

今年86岁的著名经济学家、《零八宪章》首批联署人茅于轼在天则经济研究所2015“新年期许”论坛上作了《共和意味着开放言论自由》的主题发言:2015年他的期许“就是言论要自由。这一条是最根本的,言论自由没有保障,别的统统都谈不上。而言论自由是争取得来的,不是恩施的。”茅老还在发言中特别指出:“共和就是要讲道理,所以对言论自由的保护是共和最重要的一个标志,一个社会是往前走还是往后退,就要看一条标准,即言论自由是否能够保障。从这方面看,我觉得我们的国家有所倒退,因为抓了好多政治犯,这个大家都知道。”

在言论自由的国家,公民可以自由议论国事,自由评论国家领导人,即使高喊推翻政府或某某领导人下台的口号也不构成犯罪,除非是恶意造谣诽谤,那也是由受害者自己去诉诸法律,而不是由警方去越俎代庖充当打手。

从《南方周末》新年献词事件到去年的香港“占中”运动,广东公民一直都是踊跃地站在了正义的一边。广东成为政治犯最多的重灾区其实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而广州则是重中之重,在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拘捕的九人当中,广州就占了七人,可见,广州的公民社会有多强大,而广州当局对此有多紧张。

当然,媒体的统计实际上只会比现实当中数量小,1月14日,又传出广东惠州网民“湖面一舟”(本名:叶晓峥)因声援香港市民“占中”行动,去年12月12日被警方抄家及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的消息。可见,在去年,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拘捕的广东公民至少有十人之多。

很多被拘捕者其实并非广东本土出生,如著名人权律师、《零八宪章》首批联署人唐荆陵本是湖北人,但他在广东生活时间长,从他的精神品质上讲,他更是广东人。即使是在广东生活过一段时间然后离开广东的人士,也比一般人更具有公民精神。可见,广东实际上已经成了公民熔炉和公民精神的播撒地。

公道自在人心,在公众心目中,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拘捕的公民,不仅不是犯罪分子,而且还是一个个大写的人,没有他们,中国实现宪政民主的路将更为漫长更为崎岖。将他们拘捕和定罪,实际上是在为他们认证,他们在被当局打入另册的同时,也会被载入光辉的史册。风雨如晦鸡鸣不已,他们虽失去了自由,但还会有更多的公民接棒,为争取民主、自由、人权、法治而战。

来源:民主中国

阅读次数:68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