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毕业不久在《求是》杂志写文的宣传干部徐岚女士以一篇【高校宣传思想工作难在哪里?】闻名网络,她在微博里说:怎样的言论是“越界”?是不是只要将中国作为负面案例就理所应该遭到炮轰?是不是只要批评中国就违背了中央关于宣传思想工作的要求?批评和抹黑的边界到底是什么?这些问题不解决,必然导致舆论场上乱成一锅粥、站队不站对的现象泛滥。

在这篇文章里,她把“贺卫方在微博里大谈宪政”作为反面教材。文章发表在党刊《求是》上,网络曝光后徐女士遭到众多网友炮轰,除批评、讽刺之外,确实出现了不少侮辱性质的语言,据徐女士说,还有不少侮辱与恐吓。因此她在新闻微博发表如下长微博,并在微博里说:【致所有的侮辱与恐吓】我会挺住,在这个有些浑浊的舆论场,我终将会成长为一名坚强的战士。我坚信,德不孤,必有邻!

看完徐姑娘两篇长文,我以微博的形式做了评论,收录如下(部分内容有增加,因微博字数限制)

徐岚姑娘,首先对你遭到恐吓、辱骂表示同情。也对你畅所欲言的文章表示理解。我想对那些不同意你说法却对你进行语言侮辱的人表示鄙视,他们即便有道理,这样的语言也让他们理亏了。

我想更多网友对你的意见应该是你发表的那份《求是》杂志,那不是互联网,而是纳稅人供养的党媒。你可以在上面公开批评贺卫方等,他就绝对沒办法在上面发表辩解的说明文字。但你们都可以平等的在网络上表达意见,我想,你看出来了你所在的杂志同互联网的不同之处。而你对一位大学教授批评的文章发表在这个国家最重要的官媒党媒上,这恐怕是引起大家不安、反感以及一些人过激的主要原因%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