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习近平之所以担任六个小组的组长,其根本用意就是为了指挥得力,配置高效,防止中共专制结束在他任期。也就是说,他不想做傅仪第二,只想抱着定时炸弹继续击鼓传花下去,但这恐怕很难。

如果在民主国家,习近平只要当好有限权力的总统,拥有统帅海陆空和行使行政外交的最高权柄,就足够了。只要真正代表全民共同福祉,行使宪法规定,落实属于自己的一切职权和责任,其实当总统也很轻松,没有这么繁重劳累的。除非这个总统的邪情私欲太多,在暗中或在背地里早已或正在干了很多见不得人和光的事情,被人揭穿了,给自己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此时总统才最辛苦。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莱温斯基事件,就是让克林顿在当总统时期不但名誉严重受损,甚至连总统位也有所不保,并且还负债累累。

如今的习近平,作为中共权贵集团最信得过的人,被委以重任,应该说是习近平的幸运,但同时,如果习近平确实身怀大义和抱负,切实为国家和人民谋永福,这又是很艰巨的重任。毕竟,在这样一种官场上所产生的权力,必须只有首先维护好所有太上皇们的犯罪私利,才能确保自己权位稳固,并还能够在高枕无忧的情况下为民少许做点好事。尤其是,如果给人民做的好事愈多,则一定伤及太上皇们的犯罪私利愈多,于己则一定风险很大,做工作也很被动。所以,习近平对活跃民主维权人士的打压也毫不手软,这也许证明,他确实是铁了心维护红色帝国至少不倒在他的任期之内。

他上任伊始所倡导“党要管党从严治党”似乎正在如火如荼地落实中,自然就遭遇来自太上皇们有意无意地阻拦和干扰,这肯定是绝不可避免的。有人说,在胡系、江系、技术系和资深太子党四大派系中,习近平代表的是最弱的一个,所以,就多来点“荣誉奖励”,这是其组长头衔特别多的原因。笔者则认为,如果这帽子是习近平本人的意愿,则说明习近平极希望通过集权巩固自身权力。如果说是下属试图利用习近平的大名贯彻落实各项工作方便,也是有可能的。比如李克强几度因“政令不出中南海”怒拍桌,习近平任中央财经组组长接替原本掌管经济的总理李克强,有评论认为这是为打通政令的强势之举。

话又说回来,如果习近平凡是巨细都不能事必躬亲,并一一过问到底,实际习近平也根本无精力和时间过问到底和仔细。如果下面人投机心理很重,变相阳奉阴违,毕竟这是一个没有下级和群众全面强力高效监督的独裁专制的组织系统,摆脱习近平或其上级,所有下属基本都是其下属的皇帝,毕竟权大一品压死老牛,果真下面人都各怀私心和鬼胎胡乱搞,都全部嫁祸于习,这又怎么说呢?

很明显,这么多帽子绝对不是其它派系集团的大佬愿意看到并甘心送给他的。因为,他们有政治局,有人大和政协,即便在党和国家的军委里,他们都已安插了属于自己的心腹和嫡系人马,他们根本不用发愁制约不了习近平。而故意弄六个小组出来,一定是习近平及其班子想要凌驾于这些拥有其他派系心腹之上的权宜之计,习近平就是希望少受体制的羁绊和约束,真正能干他想干的事情。也许最主要的,还是想通过比较彻底到位的反腐败,首先获得绝大多数民众的支持,以便巩固自身权力。

也就是说,在中共内部,由于都是分赃集团的人,实质上无人不是腐败分子,但在社会的舆论与民间压力下,如果谁捞到群众支持的呼声越高,谁在体制内才会越有资本,越能呈强势,哪怕这种支持也是通过强权蒙蔽,愚昧欺骗,小利诱惑,暴力威慑得来的。尤其对于正在执政的当权者,一定也是至关重要的。这应是这个集团最怕在内部彻底闹翻之后,完全依靠人民时,也可以给人民一个说得过去的交代。很明显,前任太上皇们的政绩已经充分奠定了他们在广大人民群众心目中的位置不佳。因为他们都是聪明人,都最清楚自己的罪孽,所以就都不敢轻易相信人民而完全依赖之,这就是他们之所以要坚决反对官员及其家属公布财产,尤其坚决拒绝公民组织独立监政的根本原因。

作为习近平本人,如果仅仅只依靠分赃集团里所分得的有限份额确实要与一个更为庞大的犯罪团伙闹决裂,这无疑就是以卵击石,很难必赢的。除非他所倡导的反腐败不是真心的,只是为了巩固一下自身权力,让自己顺利度过整十年的。否则,习近平的反腐败,不全力依靠人民,比如允许公民监政会成立,并依法行使独立监政的工作,帮助其切实铲除体制内的一切腐败毒瘤,就一定还是华而不实,哗众取宠,欺骗人民的。

所以,这太多的帽子,实际还是帮凶的作用。虽然没有让习近平成为一个真正的大独裁者,但至少让习近平在内忧外患中,又突围中共执政的危机,又维稳了一个整十年,肯定还是更为祸国殃民的整十年。

二、当体制内确实铁板一块时,该政权实质就是魔、鬼、兽三位一体的政权,外界根本无力对抗,或者还能有力量撼动得了的。

正如笔者总结的,我说共产政府是黑社会,有人说我在侮辱黑社会,我说是土匪,他们又说我在侮辱土匪。那老共究竟是什么呢?有人说是魔,有人说是鬼,有人说是兽,有人说它是魔、鬼、兽三位一体,因为它政教合一,秦始皇加马克思,封建专制思维精细化现代化,他把兽性、鬼性和魔性充分巧妙结合起来,并最大化地发挥到极致。他最拿手的办法就是强权蒙蔽,愚昧欺骗,小利诱惑,暴力威慑。当然是蒙不住了就骗,骗不过了就给点小利,小利左右不了就暴力威慑。一开始先给点小钱维稳,小钱维稳不了就采取强制办法,比如断网线,迫搬家,被旅游,被精神病,拘留,被保释,被刑拘,被送黑监狱等等,甚至被自杀,或雇凶杀人,真正是无所不用其极。

这些本来是受害者的帮凶们都很敬业能干,且干起这类脏活来屁颠屁颠地不亦乐乎。那些有知识和文化的帮凶,共用高价收买,这些人也为眼前利益把良心尽情糟蹋出卖,而丧尽天良地帮助中共权匪干尽做绝各种坏事。真正才是为虎作伥邪恶极致的标杆和典范。尤其是中共的那些所谓的高官们(其实都是大盗,个个都是窃贼),虽然他们比我们普通人都很有文化,无论真假,似乎文凭都是什么博士,而且还是北大清华的,竟然也都厚颜无耻,卑鄙下流,在背地里干尽做绝各种伤天害理祸国殃民的大坏事,而且还面不改色心不跳。他们随意大把大把地将纳税人的钱财任意挥霍浪费,丝毫不为百姓免费养老、医疗、教育、社会的公平正义着想,而是一个劲儿地维护腐败权匪们的犯罪私利。除了资助其雇用的千千万万个小喽啰们干尽做绝各样坏事,还要给北朝鲜与非洲的一些流氓国家白送,且美名曰为了搞好国际社会的关系。但到头来,中共的老朋友越南竟然把中共根本瞧不到眼里,动不动就给中共找点麻烦事,拿愚昧无知实际也很无辜的华人华侨开刀。另外还要供养这些官匪自己及其家人以及亲朋好友无尽奢华排场穷奢极侈。

当然,他们坚决拒绝人民所要求的官员及其家属必须公布财产,也坚决拒绝公民组织的独立监政,而是硬要耍流氓无耻下去,尤其还大言不惭恬不知耻地在所有党媒上,甚至收买外国媒体自卖自夸,越发猖狂地强权蒙蔽人民,愚昧欺骗人民,暴力威慑人民,小利诱惑人民,仅仅只是为了确保党权匪的犯罪私利不但一分不少,还要让其子孙万代长期稳定地荫福下去,他们便誓死保卫他们的唯一保护伞和坚强堡垒——中共专制永远不倒。这真是一个邪恶极致,无耻到极点的魔兽政权!

三、其实,作为纯粹用利益结合在一起的现代中共团伙,早已今非昔比,可以说随时都有可能溃不成军而迅速被击溃。这也是历届中共领袖,把维稳看得高于一切的根本原因。

任何独裁专制政权,一般不会轻易无事找事的,而且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而对于维稳的事情,由于他们看到了他们所面临的险患重重,危机四伏的险境,只要稍有不慎,这个政权立刻就会彻底消亡,所以,他们才草木皆兵,不惜一切代价不择任何手段地维稳的。这是因为,属于该政权的地盘确实越来越小了,而且还在加速度地锐减着。尤其当被蒙骗的人群正在大面积觉醒过来的时候。毕竟这是一个现代资讯极尽发达的时代,是全球互联网化的时代,尤其当电脑手机联网互动时,不可阻挡的人与人之间的深入交流,致使各式各样的组群应运而生,也便势所必然了。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正义者的群日益增多,队伍正以几何系数飞速增长,如果不被中共网狗故意禁锢、阻止或大批量地扼杀,在现代中国,在互联网上刮起任何形式的正义风暴,都足以让中共专制政权瞬间倾倒并彻底覆灭。由此可知,中国民主运动应该在网上,在网络上活跃的正义公民,十多年来,也早已累积了很多,他们日思夜想盼望着的,就是这么一天的快速到来。当国人人手一部手机时,手机就成了毙命中共谎言暴政最锐利的武器。

中共执政中国六十多年来,对任何正义和良心进行残酷打压和清洗,这迫使所有正义者被长期隐藏埋没在全国各地的各个角落中,可以说是压抑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心里的,一旦这些人知道早已经站出来正在公开进行全方位抗争的人群和队伍,他们就会立刻加入进来,自觉地进行各种各样的正义抗争。

而属于中共权匪的帮凶究竟有多少呢?有了越来越浩荡的人民群众反抗强权和暴政的呼声,首先被启蒙的帮凶立刻就会明白其中真正原委,不知不觉中,他们自然而然也会向主子叫板或发威,尤其在一个人人必须都要有尊严活着的时代,他们做帮凶虽然看重的是钱,但在赚到钱的基础上他们也要人格和尊严。自王立军事件发生之后,在共匪队伍里,上级再不敢轻易非常粗暴地对待下属,甚至把下属赤裸裸地当家奴看待了。在越来越浩荡正义者的撑腰下,下级一旦遭受上级任何委屈,凡是一时想不开的下级,他们都会立刻公然站出来而与其上级叫板的,这种事实在眼下已成为大势所趋。

假如,共匪给予任何帮凶的工资待遇很刻薄,一定就会激起很多帮凶立刻与其翻脸的。翻脸后的这些人,他们一定就会与民主派站在一起,进行更为高效有力的抗争。所以,习近平主政的共匪当前的处境极尴尬,只能完全满足迎合所有帮凶的各种各样的要求和欲望,还不得不加码支付,用以满足欲壑难填的所有帮凶们千奇百怪五花八门的硕大胃口。所以,他们给予帮凶们的待遇也成了国家机密。由于被蒙骗,最底端的帮凶出力最大得到最少,他们之所以还干劲十足,这是因为他们起初还很愚昧无知的缘故。

做任何的帮凶都是出卖灵魂和良心,践踏人格和尊严,他们自然就需要非常高的回报,否则,谁愿意做亏本的生意?当主子给的酬劳让他们很满意,他们才会尽心尽力甚至全力以赴地干好属于他们的所有脏活儿的,否则就偷工减料,或者自己设计或谋划,抑或鼓动纵容包庇民主派人士更加高调地来鼓捣,目的只是为了向其主子讨要到更高的报酬。

实际上,脱离这些人效犬马之劳,中共不过也是一个屁,无论这个中共是习近平代表的,还是胡锦涛代表的,即便毛魔王再世,不过也还是一个屁。假如中共没有把持十四亿纳税人的钱财,无论谁在世,中共绝对就是一个屁,根本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之所以现在还很了不起的根源,就是中共权匪仍旧掌管着整个国家十四亿人民的经济命脉大权。

自邓小平主政以来,共匪便由共产主义的狂热逐步沦落为一个完全的利益结合体,直到现在堕落为完全的利益共同体。在这种情况下,中共一旦失去利益,这支貌似强大不可一世的庞然大物立刻就会做鸟兽散,瞬间化为乌有的。所以,这便是他们为何特别看重经济的根本原因,他们之所以紧抓经济大权永不放松,甚至誓死捍卫之,这本身就是他们维稳最核心的要素。

无论维稳费用多高,只要国家还能拿得出,在十四亿屁民身上还能搜刮到,即便就是天价维稳,只要确保专制不倒,中共权匪的腐败私利绝对安全,甚至还有可能有增无减,他们都会百分之百地鼎力支持天价维稳的。

所谓国家,只是他们便于维稳的籍口。权强奸党,以党之名强奸国家,以国家之名强奸人民,以国家人民之名强奸普通百姓,这已经是这些权匪惯常的手法,习惯成自然了。被蒙骗的人民,由于长期处于被蒙骗的愚昧无知中,固然就极难搞清爽这么复杂的关系。

四、习泽东的臭肉包子还能坚持强售多久?

包子皮本来白嫩细腻光鲜,无论肉包子还是菜包子,人见人爱,一旦想起口水直流。自从被习泽东吃过之后,肉包子便成了谎言和无耻的代名词,所包裹的全是臭肉和垃圾,权力部门以此歇斯底里地蒙骗人民,不惜一切代价不择任何手段地镇压正义,还强行叫人民必须只有吃这臭肉包子。这类包子的表皮依旧很诱人,咬上一口就会恶心死人,凡是上当受骗一次的人们,之后不再相信任何包子,即便还有本色本香的纯正味。

习近平刚登基时,说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宪法的作用在于实施,反腐败无论苍蝇老虎都要打,良善纯朴的国人便都拭目以待,但等了很长时间,得来结果却是:包子把要求公示财产以及温和民主人士全都关进了笼子,真正的腐败分子依旧逍遥法外我行我素。

习近平给中国人民强行送来臭肉包子,比如对网络舆论的严厉整肃,国内唯一狭小的自由活动空间,微薄、QQ群和微信被严密监视,甚至封锁,将所有正义和良心全部扼杀,正义纷纷溃败,逃到了被封锁的推特和脸书上。

习近平把自己凌驾于一切国家权力之上,包子为所欲为,想怎样就怎样,包子的反腐败,原来只是把没有雄厚背景和靠山的小鱼选择性地抓捕了一些,以此证明他确实在反腐败,把属于自己的政敌据说也要打倒一个的,尤其对于周永康一案,却是拖泥带水悬而难决的。

包子的鼓吹手为包子大唱赞歌,说包子比朝鲜金正恩更伟大光荣正确英明优秀和先进,还说包子反腐败反到了前政治局的常委,但见眼下态势,包子的反腐败似乎也要不了了之了。包子的真心,对于被蒙骗的大众,依旧挂羊头卖狗肉,对于无法蒙骗的人民,干脆公然挂狗肉卖狗肉,这便激起香港市民强烈反抗中共暴政的热潮。

针对香港市民的公投,中共环球时报发文称“非法公投人再多,也没十三亿人多”。笔者对此则要问,这十三亿人中包括笔者吗?还是只有那些被蒙骗的人民?你中共胆敢公布一切真相吗?比如敢在大陆开放言论自由吗?敢让中国十三亿人民在完全开放言论的大环境下搞全民公投吗?这个盗匪集团一定就会哑然失声。毕竟,作为一个从打江山时就完全沦落为盗匪的团伙,统治国家依旧绝不可能放弃丝毫属于盗匪的思维逻辑和实质统治模式,这个完全属于非法的盗匪政权,究竟能经受得住多少一本正经的天理、人伦和法律的充分检验呢?

六十年前的承诺,至今仍旧不敢兑现丝毫,依旧包藏罪恶和祸心,胆颤心惊而执政,这个盗匪集团,如果不在一夜之间突然崩溃灭亡,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和平转型的契机模式果真能莅临到十四亿中国人民的头上呢?作为基督徒,我只能日日祈祷,时时祈祷,也求助于其他弟兄姊妹们共同来祈祷,祈望万能的上帝恩膏十四亿的中国人,让他们蒙福人类共同的福祉——宪政民主政体的和平转型。

2014年6月24日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7/3/201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