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年初,我出狱不久,某朋友来电话询问:“有个叫许万平的,说是你的亲密战友。此事可当真?”对方大概是要确证点什么,我说应该算吧。

许万平先生是我多年的朋友,我很熟悉,特别是我入狱后,他和朋友们一道,硬是把川渝的力量聚集在一处,避免了不断遭受打击的四川民运力量的弱势局面,让我非常宽心。我出狱时,他辗转移动,最后在我老家与我相逢,所以,我很放心“养一养,大家顶着呢”。

我主张和平地推动中国大陆社会的民主化进程,决不沾染共产党那种暴力习气,所以,在平时的言语上,我也时时提醒自己,把自己和共产文化分开、撇清。因此,“战友”一说,我其实是有保留的。但这不表明,万平在思想和行为上与我有多少区别。

4月里,因为“低保”被取消,他或许有些着急。加上最近他老是冲锋在前,我邀请他到我这边来玩玩,其实是要他避一避。谁知道重庆和最高当局已经决心消停他,避无可避。29日看过贤斌的老母他回家,30日即传来被抄家和抓捕的消息。他妻子说,不要把消息传出去,以免糟糕。5月2日,我患急性肠炎,只拉不能进食,3日,在病床上得到贤斌妈妈去世的消息,我咬咬着牙起床行走,直到把贤斌的老母陪送进墓地,然后又卧床不起。

这样十几天了,万平仍然被关押着,没有出来的消息。翻看着剩下的几条短消息,知道当初说是“危害国家安全”。

一条骇人听闻的罪名!!!

重庆国安当局和他们的主子又一次玩弄卑鄙无耻的诬陷勾当!

我作证:许万平先生没有危害过自己的国家的安全。

翻开历史档案,许万平先生最初被迫害入狱8年的记录表明:他没有危害过自己国家的安全。

一帮子家伙,早就计划把一个预备进行政治改革以巩固经济改革成就的名叫赵紫阳的总书记拉下马来,只等时机成熟,立马动手。这时来了数百万学生娃娃,聚集在1989年北京天安门广场,要求反腐败和深化改革。预备动手的家伙们要动用军队摆平手无寸铁的学生,姓赵的总书记坚决不答应。于是,军队开进广场,赵总书记“分裂党”被褫夺了权柄。一个叫许万平的印刷工人不服气,认为有坏分子危害了自己的国家和人们,呼吁“行动起来”。无赖大兵抵达,人们的血肉之躯包藏的良心有些发怵,没有兵器要起来“行动”的人们比不过有兵器被号令行动的兵兵。

事实表明,这最初的一次,许万平先生没有危害自己的国家的安全,相反,他是在以自己的生命捍卫自己的国家不被别有祸心的人们危害!

8年后出狱,遭遇上国营企业被“伟光正”们弄得奄奄一息。因为绝对不准学习和采用前苏联和东欧那种私有化方案,朱熔基只好使个并不新鲜的招数——减员增效。但是,据说那些中高层的管理人员可能要抵制和反对,朱先生只好采用“先养起来好!”的政策,那么剩下的只有铡刀向工人们的头上砍去了。说是什么下岗,留个永不兑现的借口骗骗侥幸的人们,于是成百万成千万的工人们的饭碗跳了舞蹈。情况糟糕到没有钱为小儿女买两斤猪肉吃的工人羞愧得自杀上吊服毒。

许万平先生觉得自己的国家和人民的安全被极端的危害了,他又很不平起来,大声嚷嚷了。那两年,只要你有个短波段的收音机什么的,每天晚6点到第二日黎明8时,你多会听到“人权之友许万平先生报道”或许万平先生的声音。

事实表明,这个时期的许万平先生没有危害自己的国家的安全,相反,他是在以自己的生命捍卫自己的国家和人民免受黑势力的瓜分豆剥和蚕食鲸吞的危害!他因此被劳动教养3年。

出狱后,他认为这个国家已经被瓜分被蚕食鲸吞得所剩无几了,如果没有人来努力,中国社会的现代化转型难以实现,相反,仇恨、暴力、战争可能重现神州大地。他认为,这个社会要避免这些灾难,必须重新找回我们这个国家的道德和良知的底线,冥想日夜,他把起点放在为“八九”“六四”平反昭雪这个历史事件上来。“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国家和人民重新跌落到万劫不复的危险中去!”

然而,他的这种努力与呼号,危害了一帮子红帽子红袍子黑心子的人们,“六四”15周年将近的日子,他被人从家中叫出门,被人塞上毒品,国安们扛着摄象机冲出来猛拍猛扫射就象当年在天安门使用机关枪和坦克炮他被以贩毒的罪名抓捕。

许万平先生这一次又没有危害国家的安全,但他的安全被国安们给危害了!

近几年来,钓鱼岛的安全被危害了,“保钓”的人们不断地被“长治久安”的人们骚扰和侵害,直到《新日美安保条约新指针》修订,意味着大陆当局不实行民主改革就不可单方面改变台海局势的压力出现,才出来一个并不少见的“奉旨游行”。不想“奉旨游行”变了调调,有人要“打倒汉奸卖国贼!”于是要揪出黑手,说他们危害了国家安全,据说,这个罪名,这回是要预备扣在许万平先生头上的。

还有,大陆执政当局最近不知道是因为《反国家分裂法》举措失当还是哪根筋有毛病,迂尊降贵起来,邀请恋栈的国民党主席连战来访,要共、国又亲善(第三次吧!)了,据说,一帮网民,信奉孙中山先生的名号,相信三民主义能够统一中国,突发春秋大梦,鼓噪一番,说是要广结同道,不知道这里被认着同道的人中,有没有许先生。

但中国大陆的执政当局觉得这是一种危险,认定许先生会被对方视着同道,所以要把他先掳掠进去再说。

所以,这一回,许先生仍然是有益或至少无害于这个国家或它的安全。

总而言之,笼而统之,许万平先生从过去到目前,没有危害过国家安全。

但是,总而言之,笼而统之,许万平先生从过去到目前,总是被以危害国家安全的骇人听闻的罪名缉捕羁押。

我在病床上睡不着,不仅仅是因为自己的病。我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最后明白:

一个以暴力把自己的意志上升为国家意志的集团,它们自己的安全就是国家安全!!!

一个国家被绑架了,它的安全当然也被绑架了!

一个国家被绑架了,生活在其土地上的人们当然也被绑架了!

人的身体可以被绑架,难道他的思想也会被绑架吗?

在自由的人们心底,强奸行为永远是卑鄙无耻的行为。

在中国大陆的监狱里和监狱外,强奸犯的声名永远是最低劣最无耻的。

及此,我宣告,许万平先生没有危害他的国家的安全,无论在哪里!

我们的国家!

2005年5月11日于病中

《观察》2005年5月

[附注1:陈贤英,许万平之妻,电话:023-68912734,1304836776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