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两手硬”败坏依法治国

习近平一直在双线作战:党内夺山头,党外“拔钉子”。这也是“两手抓”:一手抓腐败分子,一手抓异议分子;一手打帮派势力,一手打“敌对势力”。在某种程度上,似乎也称得上“两手硬”,首先是对腐败分子够硬:十八大以来被“带走”和被“拿下”的贪官污吏,数量之多,级别之高,都非江、胡时期可比。虽然制度性腐败的病根并未触及,但愈演愈烈的腐败势头已受到明显遏制,此不可谓之不“硬”;其次是对异议分子更硬:两年多来被抓捕、被整肃的维权律师、微博大V、媒体精英、公民群体、宗教团体、社会活动人士,其数量也已经超过了江、胡时期的总和。过去睁一眼闭一眼被目为“可抓可不抓”、“可判可不判”的民间人士,现在几乎是冒出来一个、抓进去一个,抓进去之后再由着性子折腾人,变着法儿罗织罪名,如着名律师浦志强、着名公益NGO负责人郭玉闪,都是A事抓人,B罪起诉,一点法治的影子也不见,一点通融妥协的意思也没有。

习“两手抓”与邓小平的异同

“两手抓”是邓小平最喜欢的排比句式,从一九七七年复出到九二南巡,邓有十多次讲话用到了这一句式,可见邓已形成此种话语惯例与思维定式。但邓“两手抓”的具体内容前后并不一致,诸如“一手抓经济建设,一手抓精神文明”、“一手抓对外开放和对内搞活经济,一手抓打击经济犯罪”、“一手抓改革开放,一手抓惩治腐败”、“一手抓经济,一手抓教育”、“一手抓经济建设,一手抓民主法制”、“一手抓经济建设,一手抓社会稳定”,不一而足。

大体上,邓小平的第一手始终固定在经济建设上面,因为“这是一切工作的中心”,是“必须牢牢扭住”、不能放手的;但邓的第二手就不那么确定了,因时而动,随机应变,有时简直就是随手乱抓。邓小平不是千手观音,随手乱抓的结果只能是“一手硬,一手软”:邓时代及江、胡时期,经济改革一花独放,政治改革、惩治腐败、教育、法治、社会建设一向薄弱,始终没有跟上GDP的步伐。九二南巡邓小平之所以强调“两手都要硬”,并不是因为他得到了“两手硬”的好处,而是因为他尝到了“一手软”的苦果──在邓小平看来,“六四”的发生正是由于“一手硬,一手软”造成的。当然,邓对“六四”的反思是根本错误的,他没有认识到“六四”悲剧源于政治改革、法治建设太迟滞,反而认为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这一手太软弱。

如今,习近平的“两手抓”与邓小平颇为不同:首先,此“抓”非彼抓,邓小平是抓事,为了抓事而抓人,习近平直接抓人,通过抓人而抓事,一个“抓”字,两种用法;其次,此“两手”亦非彼两手,邓小平的两手,一手是经济建设、改革开放,另一手则游移不定于政治、法制、教育、社会诸领域;而习近平的“两手”,一手是党内斗争,一手是党外斗争,前者以反腐败为旗号,以中纪委为骨干,后者以“意识形态亮剑”为口号,由政法委、中宣部、网信办,最近还有教育部一齐上阵,大张挞伐,乱拳出击。

力图重祭马列原教旨主义

虽然习近平目前还不大可能明确放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邓小平路线,但最近一年里,习反覆强调“政治纪律”、“政治规矩”,放言“共产党不讲政治还叫共产党吗?”“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刚刚结束,政治局集体学习转入“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似有由延安时期的初版“毛泽东思想”入手,全面重修原教旨“马列主义工程”的政治架势。事实上,以习近平为首的当今中共奉行政治挂帅、意识形态主导的左倾路线,已经非常明显.邓小平当年“两手抓”,终究是“一手硬,一手软”。习近平如今两手合成一手,倒是把邓小平的软手变成了硬手:反腐败雷厉风行,反西方、反自由化也轰轰烈烈。然而,此种政治取向让人感到极度不安。

当然,反腐败、“打老虎”总是对的,“上不封顶”、“除恶务尽”、“没有铁帽子王”也总是好事,“老虎”“苍蝇”不是打多了,而是远远不够,令人不安者不在此处,而在习式反腐败的政治化、集权化、反法治化和意识形态化的左倾趋向。在《习近平关于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论述摘编》里,充斥着各种将强力反腐败与强化意识形态、强化一党专制拧在一起,将从严治党与独裁治国混为一谈的奇谈怪论。照这种思路走下去,真正“硬”起来的必定不是反腐败,最近发生的“民生──安邦事件”表明“打老虎”碰到了“太子党”天花板,而且一碰就软,习当局怕天花板掉下来砸坏了一党专制,“上不封顶”自然是一句假话。最后,极有可能是这样一种结局:反腐败进一寸,个人集权进一尺,一党专制进一丈,这就把一件好事彻底办成了坏事。

邓、江、胡时期干了很多坏事,但淡化政治斗争,收敛意识形态,这个政治取向是改革开放的前提条件,也是共产党中国融入世界秩序的理性基础.所谓“猫论”、“摸论”、“不争论”,所谓“三个代表”、“和谐社会”,无非是意识形态变相认输,默认共产党那一套“理想信念”已经失败。习近平想要重新捡起那一套与当代实际早已失去相关性的过时教条,想要把意识形态大盘重新翻过来,这当然是徒劳的,但他把反腐败与意识形态捆绑在一起,好比鲜花插在牛粪上,如此,则反腐败成则左倾独裁,败则右翼专制,无论成败,都不值得寄予期待。

二○一五年二月十三日

文章来源:争鸣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