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他打探:会不会有人觉得你很怪?阿姨的回答真是直截了当:当然会有人觉得我怪了,从小到大很多人都觉得我很奇怪。

13592_150306101413_1

刘仲敬是学术界的“奇人”,许多学者都这么说。想起我刚认识他那会儿,每次在网上见到或者去找他,总是恭恭敬敬的叫:数卷叔叔。(他豆瓣网名:数卷残编),后来熟了之后,就叫阿姨了。很多人问为什么大家都叫他阿姨,据说,这来自于一次豆瓣吵架,大家正争论的激烈的时候,他上去说了一句:来来,阿姨教教你。于是,大家都叫他阿姨了,甚至还有不少人认为他是姑娘。这实在是太尴尬了。

阿姨是法医出身。94年就考入了牛逼的华西医科大学。有次问他为什么选这个专业,他说当时是父母觉得医生这行当比较好,不愁出路,所以就报了这个专业。我特别好奇他在公安局是什么模样,所以向他打探:会不会有人觉得你很怪?阿姨的回答真是直截了当:当然会有人觉得我怪了,从小到大很多人都觉得我很奇怪。

但看外表,阿姨真的是蛮奇怪的,大热的天也穿得很厚很厚。最常见的装扮就是高领衫+复古老毛衣+外套+西裤。甚至有一次约他出来吃饭时,他穿着当年公安局发的制服衬衣就出来了,肩膀上的肩章带还一搭一搭的。阿姨每次出差也是简单到极致,无论到哪儿,多少天,一个随身小红包就搞定。去年11月中,阿姨来北京,来之前我特意提醒他,北京冷,要多穿点,多带点行李。阿姨说:你知道的,我不会带很多行李,就一个小包。说完这句,我眼前顿时浮现出他的红色小包。

阿姨最让我羡慕的就是“驻颜有术”了,他其实不年轻了,今年41了,不过外表上看,最多30出头。我曾好奇地问阿姨,是不是当法医期间琢磨出了什么驻颜术,所以这么年轻啊。阿姨很严肃地回答:没有,只是我比较注重保养。简单来说,阿姨的保养就是散步和晚睡晚起,一觉睡到大中午。曾有人问,在武大怎么能偶遇他。其实很简单,图书馆、食堂或者樱花大道,图书馆、食堂不多说了,阿姨说,他每天都要在樱花大道散步。

去年7月,我们请了马勇老师和阿姨对谈民国,一见面,马勇老师便大赞阿姨虽然年纪不大,但学识渊博。在访谈之后,马勇老师还说,现在的历史学者,横向的可以聊,比如学近代史的,可以聊当代也可以聊古代,但是聊世界聊不了。而阿姨,既可以聊古代也可以聊现代,还可以聊世界。他可以纵向的聊,这个很了不得。上一个可以这么聊的学者要追溯到周一良了。

阿姨是一个非常好说话的人,其实准确的说,他应该是一个不懂得拒绝别人的人。每次有人向他提议什么,他说的最多的就是“好”。举个例子,阿姨是个特别不时尚的人,一部手机,诺基亚都快倒闭了他还用的是用老土最便宜的那款,每次怂恿他换个智能机,他都会很配合地回答“好”,但其实我们心里都知道,他不会换。不过,好消息是,阿姨最近终于用上智能手机并且有微信号了,坏消息是,他依然不会玩……

因为工作关系,跟他联系比较多,很多都是跟他约稿,他每次都答应的非常爽快。有一次稿子整理出来了,需要他审订,于是就发给他,一天过去了,他没有给我回复。老实说,阿姨的码字速度有多快一直是个迷,每次向他约稿什么的,最多一天就给返回稿。我觉得太不正常了,于是给他发了短信问问。果不其然,他说他生病住院了,没有电脑没法看邮件。但是让我意外的事,当天晚上我就收到了他的审订稿,他说他悄悄从医院跑出来,已经把全文审订了一遍,而不仅仅限于我标注出来的需要他审订的地方。中国好作者,有木有?

去年4月,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在武汉采访了他,当时他还并不是特别有名。当他的采访《我们在世界中的位置》刊出之后,很多人知道了他,也有很多媒体向他约稿,而这篇采访也破了我们原创采访的最高点击量。这篇稿子出来也很不容易,阿姨给我第一稿的时候,我发给小伙伴们看,纷纷表示看不懂,然后又请他修改,第二稿稍微好了点,但还是没法用,于是再修改,反反复复修改多次之后呈现出来的才是现在大家看到的稿子。其实阿姨讲话还是很容易懂的,只是一付诸文字,就变得非常简练。很容易被他极简的语言和天马行空的联想绕的云里雾里。

对于未来,阿姨说博士毕业之后会来北京,但是具体职业,他并没有规划。我知道,很多人很好奇阿姨的情感经历,包括秦晖老师。前不久,我们请秦晖老师和阿姨做了一次对谈,一上车,秦晖老师就对阿姨的个人问题表示了关心,说“40岁了,还不结婚,这不是太好啊”。不过,这个问题……等俺下次问问他吧。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