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沈大伟(David Shambaugh)日前在《华尔街日报》发表题为《中国将要崩溃》(The Coming Chinese Crackup)文章,预言中共崩溃过程已经开始。文章比较2001年章家敦的《中国即将崩溃》更为震撼的原因,是沈大伟长期亲中共,替中共说好话,在美国被叫做“红军”。曾发表关于中共统治的调适性和长期执政的可能性。这次一反常态改变观点,认为习近平正在带领中国走向灭亡,宣告中共快要崩溃,是最引人注目之处。

文章中,他列举五大理由去支持他的结论:

一.中国富豪对中国未来严重失去信心,纷纷把他们的一只脚踏出国门之外。
二.习近平上任以来严厉加强意识形态的控制,敌视西方普世价值,实质是中共政权内心胆怯心虚的现象,一个自信的政府不会这样。
三.中共政党学者对党失去信心,消极抵抗。
四.习近平选择性打贪,做成党内派系之间的内斗,削弱中共执政能力,加速它的崩溃。
五.中国经济不容乐观,难以转型为有创意高科技知识型经济,正陷入结构性危机,没有出路。

沈大伟的五大理由之中,前四项均是他亲身观察所得的现象。这些现象其实已广为国人所知,只不过这些惊人现象正在进一步由冰山之下浮出水面,大大地刺激了这位专家,使他把中国看得更清楚而作出有别于过去的结论。笔者认为真正可以促成中共崩溃的应该是第五项,可惜他并没有更进一步的分析。

近日看过许多分析中国经济情况的文章,可以作为补充。其中《股权投资论坛》的“蛮族勇士”的文章:《中国近二十年一次大危机:印钱已无解》从历史,政治,经济多方面以及详尽数据,深入透彻分析全球经济状况及中国经济面临的困境,很有说服力。

文章指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历过的经济危机,就是两次。一次是1995年,还有一次就是现在。95那年是源于中国内部瞎搞,是内生型危机,而这次则是内外交迫,美国人撤回资金和产业的趋势已经无可争议。

现在中国,地产业全年萎缩,制造业萎缩两年半,消费萎缩了半年,就业方面惨不忍睹,人民币汇率根本稳不住,守不住就要崩盘。整个国家都处于萧条之中,唯有央行在孜孜不倦的印钱。大规模基础设施项目全是用印钱来建。但是,人类历史上,以印钱来应付萧条,没有成功的先例。

作者提问:中国政府到底有没有可能破产?关键是其收入与负债的比例。中国债务额与收入额维持大致平衡至2007年。胡温政府为了应对2008年金融海啸,推出四万亿投资计划,中央政府只出一亿,其他全由地方政府配套投资。在分税制之下,中央拿走70%税收收入,地方只有30%。作为交换条件,中央开放地方政府借债限制,2014年以来,地方债的失控状态加剧,而政府的收入却出现了显著萎缩趋势。原因是:三年内十万个工业企业消失,其中7.8万个是纯私营工业企业。民营制造业正在大规模死亡,死亡率高达26%。与此同时,外资制造业逃离中国,三年间萎缩22%。面对美元和产业回流,中国完全失去抵抗之力。

作者认为,中共自建党以来所发行货币的信用,一向全靠全民总动员,以激发民众生产热情的方式来支持。改革开放后,中共发动全民经商,创造了震惊世界的经济奇迹,恰恰是人民币的信用之源。然而,这个国家正以秋风扫落叶的冷酷方式,消灭自己的私营企业主群体,它正在摧毁自己的信用基础,还自以为发现了经济的新常态。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共应对危机的能力,脆弱到了危险的地步,或许只要最后轻轻一推,就足以让这个国家破产。中共再没有全民社会动员的能力了。

除了上述文章,还有一些可作参考:

童大焕:《中国或将面临大衰退,你准备好了吗?》——以往我们自以为豪的中国模式正遭遇戛然而止的短路风险,我们将许以中国一个怎样的未来?我们这些五十后,六十后,七十后都准备好了吗?

裴敏欣:《评沈大伟文章及美国对华“共识”》——沈大伟说的是事实,就是习近平的这种努力最终是要失败的。今后十到十五年是中共政权的高危期,因为一党专制一般寿命都不超过七十五年左右。

曹长青:《亲北京学者预言中共崩溃》——亲北京的“红军”学者,师从奥克森伯格那样左倾甚至亲共的,现都反戈一击,直言批评北京,甚至大胆预言中共将崩溃,看来共产党的气数真的快到了。

在美国华盛顿的一个私人晚餐聚会上,美国企业研究所亚洲问题专家迈克尔‧奥斯林(Michael Auslin)也是座上客,撰文披露餐桌上美国资深中国问题专家指出:“中共已步入迟暮之年”。他提出问题:“如果对于中共终将丧失政权的判断是准确的,那么西方应该如何做?”,“走出‘四环路’”那位专家建议,即应当改变过往对普通中国民众的忽视。奥斯林说:“中国的残局或许需要多年时间才能显现,但西方应该站在历史上正义的一方,不论结局如何混乱,那才是明智之举。”

根据各种迹象显示,沈大伟压上自己的学术声誉所作出的结论:“中共已步入崩溃期”,再也不是危言耸听然后无影无踪的言论,这次要来真章了。虽然中共何时,以何种方式结局则未有定论,但海外民运人士和香港的民主派应该密切注视事态的发展,商讨应对的策略,在崩溃过程的关键时刻力挽狂澜,避免乱世中群雄四起所产生的祸害,竭尽全力把中国引向光明之途,完成历史的使命。

中共崩溃不等于中国崩溃。鲍彤先生说:“我对中国有信心”。

2015年3月30日

来源:纵览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