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喜欢去基督教堂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教堂的宣传方式太接近中国共产党的宣传方式。

教堂有定期的聚会,共产党有定期的组织生活。教堂有牧师,共产党有书记。教堂到该感谢救主,共产党要大家感谢党带来的幸福生活。

教堂唱赞美歌,共产党员唱红歌。教会里有各种彼此交流和忏悔的活动,共产党也有各种交心活动。共产党喜欢站起来宣誓,教堂也老是喜欢让人站着。共产党有入党仪式,教会有受洗仪式。

教会有各种小组,共产党有党小组。教会建在基层,共产党组织也建在基层。基督教有异端裁判所,共产党也有路线斗争和肃反。

基督教传教士喜欢问问题:你知道生命从哪儿来,到哪儿去?这世界如此美妙,你想过它是如何而来的?这世界上有如此多的罪恶,你觉得最后的正义在哪里?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基督教关心人民生活,办医院,办学校,搞慈善,处处让人感受主的恩典。而他们一个个谦卑善良,把荣耀归于主。

以前的共产党去传教,派一个思想素质好的共产党员,到一个没有共产党的地方去点燃星星之火。这个共产党传教士会问大家一些问题:为什么穷人累死累活还是受苦?为什么地主可以吃香喝辣?难道这就是你们要的生活么?这世界如此不公,为什么不建立一个更美好的新世界?然后,共产党传道人会到处关心群众的生活,问寒问暖,以身作则,处处显示一个优秀先锋阶层对人民大众的关爱。这些,都来源于基督教的传教手段。

这些问题让那些本来不怎么喜欢思考的人开始思考他们的人生,但是他们确确实实没有思考的准备,他们刚刚接触到的新思想,也就是传教士的教义,正好可以解释这些疑问。然后他们就很容易被传教。然后传教士就开始在基层发展信徒,最终发展为一个组织——而这个组织不是全新的,而是有标准的、行之有效的模板可以拷贝的。

如果从党建的角度去对比,你会觉得共产党完全是一个剽窃犯,它的宣传、建党,都是剽窃基督教的。

基督教的圣经只有一部,不管怎么解释,都是在圣经里找思想,全世界的基督徒聚在一起交流,基本教义的差距其实是很小的。但是共产党的教义就太离谱了,今天的先知会被打成明天的撒旦,昨天的神谕会成为今天的异端。

一群自称是无神论的共产党人,拿着基督教的传教和党建手段当宝贝。如果放弃意识形态的分歧,仅仅从工具的角度来说,基督教所创造的这种传播文化是非常了不起的。其本身也并不使普通人感到反感,【某些极端个人主义的人例外】。

到了共产党后期时代,这种传播术变味了,一群贪污受贿的人在电视台跟人讲廉洁,一群鱼肉百姓的人说热爱人民,一边扫黄一边情人成群,以至于如此优秀的传播术成了一个笑话,正如让一群满身污秽的丑人去做巴黎时装的模特。而这套源于基督徒、后来被共产党剽窃的洗脑传播术,也因此声誉受损。

所幸的是,基督徒还没有跟共产党党员群体一样无耻,基督教会也没有共产党政府一样腐败。共产党官员下基层,即使是习近平三申五令反腐败的时代,也几乎是每顿饭到豪华场所吃,他们所说的廉政,不过是把每年近万亿的公款消费降低一半而已。其实说公款消费也是不对的,因为并不是共产党员缴纳党费的开支,而是用政府税收的钱。只要是用纳税人的钱,他们即使每顿饭只吃五元钱的快餐,也是贪污【而不是公款消费】。

而基督徒,还是保持当年的传统,教会上门服务分文不收,一些清教徒甚至只喝一杯清水,连茶叶都免了。

这些年,有很多共产党员被转化为基督徒。因为共产党员受过共产党的训练,他们对基督教的传教方式其实是非常适应的。而当他们内心的某种宗教情怀被激发,某种正义之心被触动,成为基督徒就不是什么神奇的事儿。

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唱红歌长大的少先队员成为基督徒,基督徒在中国大陆、蒙古、越南、朝鲜这些国家的增长速度会超越其他宗教。我这么预测的主要理由,就是因为共产党统治的国家,实际上已经在传播基督教的传播术,为基督教的传播铺平了道路。从唱红歌到唱赞美歌其实毫无距离,只要把党换成救主,把党的恩典换成耶稣的恩典。

而共产党对宗教的限制,为基督教的传播减少了竞争对手。党的洗脑术,实际上并非在培养合格的无神论,而是通过削弱哲学思辨和宗教、迷信的接触,让孩子们从小成为对传教没有抵抗力的人。

因此,在未来的几十年,基督教会成为中国信徒增加最快的宗教。

来源:简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