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建构人权保障体系是我们的伟大使命

Share on Google+

就在我们“玫瑰中国”网站问世之时,新一轮暴力革命的历史循环的阴云已经开始在中国密布。

民众对社会不公的自发的反抗,已经从消极走向积极,从个体走向群体,从维护个人利益走向维护社会公益,这都是好现象。但是,在当局一味仰仗国家机器肆意打压的情况下,这种反抗也越来越激烈,手无寸铁的民众群情激奋中和强力人员打斗造成双方严重伤亡的现象也越来越多,当然迄今为止主要是民众在伤亡。这种情况无论说好说坏,都不能不使我们忧心忡忡——局势空前危殆起来,大量无辜者将会流血牺牲,这是没有疑问的。比如日前,杭州市余杭区中泰街道九峰矿区计划兴建垃圾焚烧厂引发当地民众大规模抗议,当局出动5,000特警镇压,一位老人肠子被打出来而身亡,已经有4人死亡,数十人在医院抢救。

显然,层出不穷的剧烈冲突正一步步把中国推向新的革命循环。现实是如此残酷,统治者是如此冥顽不灵,中国已经很难避免大规模的流血冲突和社会震荡。

但是,无论局面怎么恶化,我们都始终不要忘记:

第一,一个被仇恨吞噬的社会只能走向无休止的动乱;

第二,绝大部分相对和平转型的国家,在转型前也都发生过不同程度的激烈冲突;

第三,任何国家,实现民主转型都需要第一次宽恕。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能不同时看到事物的两面。

首先,民众的剧烈反抗是自从《人权宣言》问世以来就被现代正义观念正式肯定的天赋人权。

其次,只有由相对强大、温和、理性的力量在分裂的两级之间居间调和,这个社会才可能减少血腥冲突,相对顺利地完成从极权制度到民主制度的转型。

这样,我们玫瑰团队以及玫瑰网站作为一个力争和平转型的公民共同体,努力把全社会的理性者凝聚起来,以“泰而不骄、威而不猛”的态势迫使统治者走下危险的高台,和我们站在同样的高度进行平等对话,并以我们的具体成就,来缓和民间反抗力量的激烈情绪,就是我们应该扮演的角色。

那么,在这一过程中,我们所能高举的旗帜是什么?我们凭什么能在官民的剧烈冲突中成为缓冲剂?我们能够凭借的只能是保护人权!

官民冲突中,民间最愤恨的就是官方不仅不保护人权,而且成为黑恶势力的保护者,甚至比黑社会还黑。就一般民众来说,所需要的与其说是要推翻专制,不如说是希望能保护好自己。

官方呢?无论其貌似多么强大,从国内来说,随着其所作所为的日益恶劣荒唐残酷和民众的觉醒奋起,只能是在众叛亲离中一步步走向孤家寡人,从国际来说,则空前孤立并面临举世一片的谴责之声。更重要的是,专制统治完全背离世界潮流,在未来世界没有存身之处,只有死路一条。这样,于他们而言,精神最深处的恐惧其实还是大清算,也就是自身人权不保。

在这种情况下,保护人权就不仅能满足民众普遍的、绝对的、基本的需要,而且能同时满足统治集团的最深刻需要。

这就使我们玫瑰团队、尤其是中国人权观察所主张的“人权至上”对中国社会有着最广泛的可接受性,或者说能最大限度地满足中国社会的基本需求。

况且,民主社会是以人权保障为基础建立的,没有人权保障,就不可能有民主社会,这样,就是从建构宪政来说,保障人权也是基础工程。

说到这里,把话题拉回本文的开头——今日中国,新一轮暴力革命的历史循环的阴云已经开始密布。

为什么会这样?

说白了,还是因为中国大陆虽然在转型或者说革命的路上走了一百多年,却始终只有破坏而没有进行最基本的建设——建立人权保障体系。只有建立起人权保障体系,才能使中国脱离革命循环的泥坑,因为有了人权保障,不仅民众不会生活在恐惧之中,当权者也不可能再为所欲为、飞扬跋扈,暴力革命自然成为了历史。

因此,为了民众永远地脱离恐惧,为了给统治者一个出路,为了摆脱暴力革命的循环,也为了实现我们“人权至上”的宗旨,还为了给建构宪政打下良好基础,我们玫瑰团队、玫瑰网站必须和全体中国人一道完成一项伟大的历史使命——在赤县神州建立起人权保障体系。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35期 2014年7月11日—7月24日)

阅读次数:98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