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人民共和国自1990年举行首次民主选举以来,一直被外界视为是从共产主义制度转型为宪政民主制度的中亚国家中最稳定的国家之一,被许多专家奉为“民主发展中一个堪称光辉胜利的典范”,其社会转型的经验和教训值得人们认真研究。

七十年专政简史

辛亥革命后,中国军阀混战,自顾不暇,对原先的“外蒙古”的统治力度减弱。受俄国十月革命影响,1921年3月成立了共产主义性质的蒙古人民党(后改名为蒙古人民革命党),该党在苏联红军帮助下,于同年7月从蒙古王公手中夺取了蒙古国政权,建立了一党专政的蒙古人民共和国,在将近70年的时间里,蒙古实行内政外交和意识形态向苏联一边倒的方针,坚持实行无产阶级专政。1928年10月蒙古人民革命党制定了没收封建主财产、排挤外国资本、节制国内资本的政策。

1930年2月,蒙古人民革命党召开“八大”,大会照搬苏联的经验,结果造成严重的商品荒,牧民大量屠宰牲畜,几年内损失牲畜近700万头。

1961年7月,蒙古人民革命党召开“十四大”,大会宣布蒙古已形成单一的社会主义经济,进入建成社会主义社会阶段。大会通过第三个五年计划(1961—1965年)的报告。

1986年5月,蒙古人民革命党召开“十九大”通过第八个五年计划,首次提出要进行经济改革。1988年底蒙古人民革命党五中全会主张要对政治经济体制实行全面改革。

民主社会主义的尝试

蒙古国1990年变革的动力和意识来自于周边国家和原社会主义阵营改革的影响,引起蒙古执政党人民革命党的思想变化。

1990年3月和4月,蒙古人民革命党先后召开八中全会和党的特别代表大会,大会的中心议题是“深化改革”,党的主要任务是“向前看、坚决深化改革新党。”彻底改组了领导班子,前总书记泽登巴尔和巴特蒙赫分别被开除出党和留党察看;通过了新党纲党章,确定了建设人道、民主的社会主义的目标;放弃了宪法强制规定的党的领导作用的条款,同意实行多党平等竞争;主张发展多种经济成分,实行国家调节的市场经济和对外开放的经济政策;强调蒙苏特殊关系,重视发展对中国的关系,宣布奉行不结盟政策。

1990年5月16日,蒙古人民革命党在最高法院重新注册,同年7月在蒙古历史上首次自由选举中获胜;9月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委员彭·奥其尔巴特当选为蒙古第一任总统。1996年至2000年蒙古人民革命党在议会选举中失败,失去执政地位为时4年。

1996年蒙古国会大选引起的政治变化毕竟是翻天覆地的转型大事。一党连续执政长达70多年的蒙古人民革命党首次在选举中败北,失去政权,建党才数年的民主党联盟却一举夺得国会76个席位中的50席,组建了民主党联合政府。

来自蒙古政坛的诉说

1997年6月4日至6月6日,笔者曾以旅游者的身份访问蒙古,有幸会见了蒙古政治转型历史的几位参与者,当面聆听了他们的诉说。

一位民主党国会议员说:“1990年、1992年两次选举民主党失败的原因是准备工作不足,在牧民中只得20%的选票。在1996年选举中,我们努力使选民了解我们的目的。

“全国分为76个选区,每个选区有几个候选人竞选。本人在胡不苏古省4个选区中的一个,与我竞选的有3人;一人是人民革命党党员(过去的劳动部长),另一人是资本党党员,第三位是无党派自由报名;我得到选票58%,人民革命党得36%左右。

“我是由基层提名为候选人的,那儿并不是我的家乡。我的主要口号:要把农村牧区经济搞上去,要首先发展牧区。我们在1990年搞了牧畜私有化,与此相应还有贷款政策,我的纲领是在市场化中发展牧业。

“在竞选之前,我的专业是理论物理学,大学毕业后在胡省当中学老师三年,1988年民主化时,我是社会民主党的创始人之一。自那以后就一直搞政治。”

蒙古选举委员会主席说:选举包括总统、国会及地方选举工作,都归选举委员会管,我们15个工作人员,是一个独立机构。已领导了六次选举。我们15个工作人员都是无党派人员,我在改革前是一个市长,蒙古人民革命党党员,苏共中央党校毕业。

国会常设国家制度委员会主任说:我们国会有五个常设委员会,我是其中一个常设委员会即国家制度委员会的主任,同时也是国会议员。

国会中除国家制度委员会外,还有:财政经济、社会政策、法律法规、牧区与环保等四个常设委员会。

在国家制度委员会中,有44个特别小组,包括法律(与国家制度有关的,如国防法)签审、突发事件等小组。

国家制度委员会有35个议员(有的议员可以担任两个委员会的委员)。最小的是牧区与环保委员会,是20人,最大的是财政经济委员会,有39人,非某个委员会委员的议员可以参加该委员会会议,并有发言权、提案权,但无表决权。议员当选后,可以自愿辞职或因刑事案而罢免。

非暴力主义的政治态势

1999年12月24日,蒙古国家大呼拉尔通过宪法修正案,主要内容是在议会选举中获胜政党单独或联合组阁时“可自行向国家大呼拉尔提出总理人选”等,并规定该修正案自2000年7月15日起生效;同日,新民主社会党、民主复兴党等对此表示抗议;31日时任总统的巴嗄班迪否决了该宪法修正案。

2000年1月6日国家大呼拉尔驳回总统的否决;3月15日宪法法院对宪法修正案予以否决;11月29日宪法法院裁定废除宪法修正案;12月14日议会以全票通过宪法修正案;12月20日巴嘎班迪再次否决了14日通过的宪法修正案。

2001年5月28日巴嘎班迪总统最后同意修宪,并在修改后的宪法修正案上加盖国玺,修宪争端终于宣告结束。

自2006年1月蒙古国“国家团结政府”接替2004年议会选举成立的“联合政府”后,蒙古国在畜牧、矿产、旅游等领域发展较快。

2006年蒙古国经济增长达8.4%,人均GDP首超1000美元。2007年蒙古国经济增长率为9.9%,人均GDP达1470美元,外汇储备从1992年的460万美元增长到近10亿美元,蒙古国内生产总值达到28.35亿美元,。这些数据表明,蒙古国经济开始进入较为稳定的增长时期。

激进改革模式对经济绩效虽然具有短期负面影响,但其“宪政转型”的长期正面效应会在经济发展过程中体现出来。

6月30日,蒙古人民革命党总书记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预测本党获胜或成定局,将有单独组阁权。7月1日反对派联盟对蒙古人民革命党单方面匆匆忙忙提前宣布选举获胜的结果表示不满,宣称选举中有舞弊行为,组织起数千名抗议者在首都乌兰巴托举行示威游行,要求重选。蒙古执政党总部大楼遭人纵火,烧了一夜。警方则动用橡皮子弹、催泪弹和高压水龙头来驱散示威者,并逮捕了700余人。时隔不久,又迅速释放了其中378人。

抗议活动随后演变为暴力事件和严重骚乱,恩赫巴亚尔总统随即宣布在首都乌兰巴托实行为期4天的“紧急状态”。

7月2日,乌兰巴托的骚乱渐趋平息,总选举委员会宣布,蒙古人民革命党获得了76个议席中的44席,获得了单独组阁权。

7月10日,民主党就骚乱事件向议会提交弹劾政府案,称蒙古人民革命党领导的政府在骚乱事件中没有采取有力措施,以致造成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从这次政治动荡在短期内迅速获得解决可以看出,蒙古政治转型以来,各派政治力量的民主素养有很大提高,宪政意识比较普及,非暴力主义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深入人心。国家政治生活在此基础上继续前进很有希望。

蒙古国2009年5月24日举行总统选举。之前外界曾担心两位总统候选人的得票会相当接近,若无法定夺谁胜谁负,可能会引发暴乱,但选举结果化解了一场危机。民主党候选人额勒贝格道尔吉当选成为新总统;时任总统、人民革命党候选人恩赫巴亚尔25日承认落败,并承认选举公正。

额勒贝格道尔吉在竞选中呼吁反贪污,承诺为国家带来变革。他的主要选民基础是占全国选民总数逾半的乌兰巴托市民。他在外交政策的立场上,对与西方国家的关系较为开放。

2009年10月29日由人民革命党提名苏赫巴托尔·巴特巴勒德取代因健康原因辞职的桑吉·巴亚尔而出任政府总理。

蒙古国现今的政治态势已经形成为:民主党与人民革命党两党既竞争又合作,分别执掌总统与总理职务的局面。

来源: 《长城月报》9月刊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