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DB1中国要想不使今天的权力部门清单沦陷成昔日的墙面岗位职责条规的摆设,就必须引进新的权力监督与评判机制。

日前,全国31个省区市和37个中央部委的信访部门负责人,在北京召开推进通过法定途径分类处理信访投诉请求的工作会议,确定今年10月前,37个中央部委全部要提交通过法定途径分类处理信访投诉请求清单。至此,除权力列表、责任列表、负面列表之外,中央政府部门又增新清单。可以预见,未来权力部门各种清单将进一步加增,各办公室的墙面将添上许多新的清单类镜框。

这些权力部门的清单,就是明细列出权力部门的岗位职责,也就是工作范围。应该说过往各权力部门也是有相应的各种岗位目标细则的,只是这种清单可能更详尽而已。中国权力部门由过往权力职责有关规定过度到现在权力清单,对于权力行使意谓着什么呢?

正如曾经权力部门墙面挂满各种职责条规一样,这些清单除了增加墙面拥挤外,何以逃脱过往职责条规摆设的命运?这显然是个必须面对的问题。当然,权力部门有列表总比无列表要好点,至少可以明确职责所在。但是,如果仅仅以为有了清单,就可以使权力运转不越界,权力运转不推责,权力运转有效率,那显然就是太天真的想法。

权力部门的各种清单如何从墙面落实到日常工作中?这个显然跟列出清单一样重要,甚至更重要。从过往权力运转存在的问题来看,固然有不明自身职责的,但更多的是职责明确,却任意胡为,与任意不为的。今天,在列出清单后,虽然更清晰地显明了权力职责与边界,有助于行权办事,但是,什么力量来监督、促进这种清单不打折扣地得到遵行?这是需要特别探讨的。

从人类认识权力的历史来看,寻求约束权力的杠杆一直是人们努力的方向,哪怕就是封建专制王权时期,都设法祭出“天谴”来作为王权的约制杠杆。现代文明政制就内含着权力明细化,权力边界化,即“法无授权不可为、法定职责必须为”的权力有限原则。而权力清单本质上就是权力有限原则的具体表现,是每项权力都经过合法性、合理性与必要性的审查的结果,是权力行使中的规范。

至今人类探讨促进权力部门清单从墙上落到实地的手段有几方面:其一、依靠宗法族长威势,来促进权力履行职责。如一些仍然保留着部落统治习俗的国家;其二、依靠某集团,无论是以党的名义而或其他名义,总之以某集团掌握权力与资源来操控各政府职能部门,使各部门按照集团需要来履职尽责;其三、依靠民众权利的落实,来监督促使权力尽职尽责。

权力不管列举多么详尽的清单,其实都绕不开最终服务于什么目的的局限。如果权力服务于宗族,当然听命于宗法首脑,一切权力清单都是以完成宗法统治延续的需要;而如果权力服务于某集团,那么清单落实就受制于某集团,权力就受某集团的监督;而如果权力是服务于民众,当然清单就应该受到民众的监督。

中国时下权力部门的清单都是接受党的领导与监督,具体表现于每年各权力部门受到上级的考核,清单落实就是上级权力部门的认同度。这样权力部门的清单是对上级权力及最终以党的名义上的集团负责,而不是对民众负责。即清单落实情况是上级考核说了算,而不是民众说了算,即权力自身的考核机制是促进清单落实的动力。

从中国最近几十年的历史经验来看,权力自身监督权力落实职责存在覆盖不全,有的地方监督不到;持久性不强,常常是运动式的检查,一阵风的过场;力度不足,常常无法深入。这正是长期来权力不为与乱为的根由。其中弊端,无需赘述。

中国今日列出权力部门清单,其用意当然是规范权力行使,使其不越界、不惰政,使其高效清廉,然而,若在督促清单落实的方式上依然没有改变过往权力自身监督,没有引入新的监督机制,那么就难以逃脱过往墙上职责条规那种摆设的命运。从世界一些现代文明国家保证权力部门清单落实经验来看,依靠民众践行自身权利,来保证权力部门清单不折不扣落实,是最有效而持久的。

如果权力真是服务于民,那么权力服务的好坏只有民众才能切身感知,也只有民众才能及时准确而全面地作出评判。期待促使权力提供尽可能优良的服务是民众持久的心愿,这种心愿正是民众不会松懈对权力监督的恒久动力源泉。所以,要对权力履行清单全方位、持久性、高力度的监督与督促,只有承受权力服务的民众才能做到。

要想保证民众拥有这种监督权力落实清单的权力,即要想使民众监督权力动力切实化为现实力量,首先就必须放开舆论,落实公民言论自由,允许民间办报办刊自由出版,即舆论监督是促进权力落实清单的前提条件。其次是社会团体的壮大成熟,使权力面对的不是个体,而是社会,是各种专业性的社会团体。如果没有专业性社会团体的存在,个体面对权力是微不足道的,因而永远不能承担起监督权力的职责。
中国要想不使今天的权力部门清单沦陷成昔日的墙面岗位职责条规的摆设,就必须引进新的权力监督与评判机制,落实公民的各项宪法权利,否则,一切只能延续过往,清单而或什么别的名头,最终除了是名词的更换,都不会成为权力履职尽的监督杠杆。

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