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DB2救援没结束,调查没展开,中共国务院对沉船重大伤亡事故,轻率定性为“天灾”。

6月1日晚上,重庆东方轮船公司所属“东方之星”旅游客船,载着456人,在长江湖北监利段突然翻沉。次日上午,《湖北日报》作出报道称,中共国务院把这次事故定性为“因大风大雨造成的‘东方之星’沉船事件”。一时间,网络一片哗然,网友纷纷质疑,在救援没有结束,调查没有展开的情况下,对如此重大伤亡事故,怎么就如此轻率迅速地得出“天灾”的结论?而民间通过各种分析,却倾向于认为是“人祸”。于是这种“天灾”与“人祸”的论战在网络硝烟骤起。

我们只要稍微留意一下,就会发现近年来中国社会在各种重大公共事件中,几乎都出现这种民间与官方形同冰炭的观点。如,日前黑龙江庆安警察枪杀访民徐纯合事件,官方咬定是警察依规使枪,民间坚信这是草菅人命;7•23甬温动车事件,官方坚称处理得当,民间坚信救助不力;浙江乐清维权村长钱云会被压死事件,官方坚称是交通事故,民间坚信是设陷谋杀;还有2013年公民要求官员公示财产与要求人大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事件,官方坚称参与者是聚众扰乱公共秩序与寻衅滋事而抓人判刑,民间坚信参与者是支持反腐,践行宪法权利。如此种种影响全社会,吸引世界关注的重大公共事件,最后居然都是以民间与官方截然对峙的立场、观点而出现。

面对同一事件,中国社会何以会屡屡产生如此官民截然相反的认识?这力证着中国社会已经严重撕裂,官民已经无法达成基本共识。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一次公共事件,都是官民共识破裂、分歧加剧的导火索。中国社会随着这一次次公共事件的发生,官民矛盾在一次次激化,官民关系的裂痕在一次次加深加宽。

应该说随着人类历史的发展,同一时代的人们对同一事物有着不同的认识与观点,原本是社会多元文明的应有景观。这种对同一事物存在不同看法,甚至出现截然相反观点,是现代社会的正常现象,任何国家都难以例外。但是,如此屡屡在公共事件上出现官民认识的对峙,并最终都难以达成相对共识的现象,却也堪称文明世界的异数。

针对这种同一事件社会存在的不同观点,各国所采取的谋求共识之道很不一样。从目前世界来看,对于不同观点的处理方式笼而统之可分为相互对立的两种:其一、多元共存,各种观点,甚至完全相反的观点平等交锋,在事实与学理的公开争辩中,最后慢慢结成社会相对多数的共识,同时仍然允许那些不同的少数观点存在于社会。社会在这一次次分歧、争鸣、形成相对共识的过程中,一步步寻得处理事件的相对大多数能接受而少数也能认可的合理方式,从而使社会一步步向前迈进。这种不断出现分歧,通过公开事实,公平争辩,而结成社会相对共识的机制,就是现代文明社会的民主法治方式;其二、对同一事件出现官民相反观点,产生社会严重对峙状况,官方坚持权力中心就是真理中心,进而倚仗手中有枪,来强行推行自己的观点,强迫民众接受自己的观点,以强力的压制与舆论的封锁,来达成用自己观点对社会的灌输。在这种强迫推销自己观点下,权力对那些不同观点坚持者,要么抓捕判刑以禁声,要么失踪、枪杀以消声。这种依靠强力来掩盖、消灭社会分歧,使社会接受自己观点的做法,最后从外表统一了社会的认识,事实是统一了处理公共事件的官方手段,而本质上一次次在加剧社会的裂变。这种处理社会分岐的方式,就是专制极权的方式,如朝鲜的金三胖子,一次次将与他不同意见者送上刑场,就是这种消灭不同观点的典型代表。

从人类历史来看,专制极权社会官民意见分岐是短暂的、局部的,而统一却是长久与全局的。在这样的社会中,任何公共事件的出现,最后都以官方无可争辩的权威来处理,最后事件都被转化成对官方“伟、光、正”的歌颂,对官方英明决断与未卜先知的神明的论证。而民主法治国家,对出现的公共事件,常常表现出意见纷争不息,某些不同观点始终存在,虽然最后以相对多数的共识达成了解决途径,但权威总是难以消弥分歧,这样社会就会呈现一定程度的纷乱,各种观点长久的纷争成为常态。从社会表面的祥和统一而言,专制极权在消灭观点纷争上的确有着惊人的功力,而民主法治在面对观点分歧上总显得力不从心。虽然在统一公共事件的表面认识上,极权表现强大于民主法治的力量,但是社会在极权强力压成的统一共识中,就如脓包被贴上膏药,暂时掩盖了脓的存在,却不能排除脓在肌体中的继续溃烂,总有一天膏药再也无法包裹住脓液,死亡就必然到来。所以,在极权社会,要么没有表现异见,要么异见一出来就是社会的崩溃。而那些让纷争经久不息的民主法治社会,从表面来看,似乎经常陷入一些无休无止的纷争中,但社会却总是保持着相对的平稳,任何哪怕是颠覆性的观点与意见,在这种社会也只能引来几双关注的眼球,而不会真正给社会带来动荡。所以,民主法治以日常的纷争来代替了颠覆,而极权专制却以日常的统一来孕育着颠覆。

当一个社会公共事件出现各种截然相反的意见时,尤其官民产生观点对峙时,权力面对这些异己观点的态度,就验证着这个社会制度的本质,见证出社会治理的高低。一个民主法治的社会必然能包容各种不同的观点,会保护不同意见,使破裂的共识通过理性、公开、宽容的途径,通过提供自由言论的纷争的平台,最终得以收复而达成相对多数的共识。与此相反,一个极权专制的社会却采取镇压、封杀异己的手段,采取见不得光的密令,最终只允许存在官方一种观点与看法,从而掩盖社会深层的分歧,加剧社会深层裂变,酝酿着社会根本性的冲突。对这种不同处理共识破裂的方法,需要特别提醒的是,强力下的统一事实在积累加剧社会深层的裂痕,在疏离官民互信,在累积着社会怨愤,所以终究会有一天压制不住,统一不了,而导致社会全盘崩溃。而那种容许各种不同甚至相反观点存在的社会,却总是能将社会分岐意见及时充分地暴露出来,使社会矛盾及时化解于萌芽状态,从而保证社会长久平稳的发展。

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