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世纪在过去了,带着我们被阉割的俗念和伤痛。

没有脑子而被装扮成哲学王的娃娃,和长着脑袋而自己装扮成天真无邪的成年男人、成年女人,一起演戏。

对于这些,我早已经熟悉得没有了评议的情绪。他们此刻的身份是演员,万恶的旧社会,人们说,那是戏子;他们正在工作,就是正在演戏。

我只盯着电视机右上角表示时间意义的数字的变换,一秒、一分。没有那古老、铿锵、令人心颤的“嘀答”声响。

我静候那最后而又最初的一刻的到来,然后给我爱、爱我的人们打进第一个电话,送去我多而美的祝福和敬意。

一张似乎精力旺盛的面皮晃过,我一愣,闭上眼,耳朵里挤进来他背书的音:

“世界是丰富多彩的……”

尽管是数字意义上的变换,人们仍然希望有多而美的愿望和祝福送出、迎进。

二、三十年前那种激动得人涕泪俱下的聆听及其场景难再,人们有自己多而美的愿望和祝福需要送出、迎进。

世界是丰富多彩的!

人们就要这一句。

但是,人决心背书总不会只一句吧?

但是,人们还就只听到这一句,他们有自己多而美的愿望和祝福急着送出、迎进。

“人人有生命和自由的权利,追求幸福的权利,有不受国家的干涉而辩论和持不同政见的自由,结社的自由和宗教信仰的自由。”

但是,都这样认同并实行,色调单一,有悖丰富多彩,所以,要有不同的社会制度,要有不同的价值观念。在有些社会制度、有些价值观念中,保持同种族或不同种族、相同或不相同宗教信仰间的杀戮和奴役,保证言论的统一和思想的一致,保证一个政党、一个主义、一个核心的专政和集权,应当被认为是民主的、多元的、可以容许的反动,应当被追授给为人类世界的丰富多彩做出卓越贡献特等功勋奖杯一尊。他如此暗示。

人的权力来自造物主,政府的正当权力来自人民。人权高于主权。

但是,我们坚持主权高于人权,才有了世界的多极性。世界丰富多彩。他如此表示。

人说人话,人作人的举止我们并不决意反对。

但让一部分人草木一样吟唱或悲鸣、鸟兽一样飞翔或爬行可以使感官刺激达到顶级水平,耳目为之震荡,这种努力制作的景观刷新了我们平凡而熟悉的生活,因而应当坚决维持并受到奖励。

他如此企盼。

女人的欲望深深,一笑一哭,长城毁,国运殇,长长的裹脚布和一堆叫贞节牌坊的石头是我老祖宗传统文化的创造发明。让爱稀奇的洋鬼子的后人们来观光、考察并发展我们的旅游事业,请专业人员研究后写出评估报告,与金字塔木乃伊比较,谁更具有票房竞争力?

男人们的尘根,惹是生非的凡品,人间的各种冲突,它扮演不光彩的角色,自底部削割,是非冲突应该湮灭。割掉!世界多出了第三性——公公。

他恨不能如此表示。

一生二,三生万象。

第三性——公公万岁!

天!

钟声响过,跨越已成事实,我要送出我多而美的祝福和敬意。

而你这千年的跨越瞬间啊,还留下我一声叹息!

写于2001年元旦 成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