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希腊科学家阿基米德有一句流传千古的名言:“假如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把地球撬起来!”就杠杆原理的表述而言,阿基米德无疑是很正确的,我无异议。但就事实而言,它是一个真正的假命题,因为这个命题的前提条件是不存在或难以实现的。在人类的历史上,这类假命题很多,不一一列举。

作为一种自主的生命形式,人类个体或群体自主性本质的实现同样需要条件来支撑。比如,面对来自民族外部或内部的极端奴役,自由如何实现?

莫汉达斯·卡拉姆昌德·甘地就必须面对这样的问题——一方面是印度这块土地上生息的人民的愚昧、虚妄、自隔绝自分裂,另一方面是大英帝国的贱视践踏。

崇尚暴力,以暴力对抗暴力,暴力成为一种武器,这是一种普遍、久远的人类心理,印度人也不例外。但是,那些极权下被奴役的人们为何更愿意做奴隶或顺民除非等到最后才走上极端的暴力道路并且不断循环没有止境呢?

对于处在弱势的个体或群体而言,以暴力寻求自由的实现,以暴力作为武器,这种武器的代价是昂贵而稀缺的,近乎为撬动地球而建筑一个空中支点。20世纪是人类个体和群体寻求自主自由意愿最强烈的世纪,然而,也是人类相互虐杀最剧烈的世纪。旧的奴役没有退出历史舞台,新的奴役剧闯将上来,那些寻求自主自由的更多的人们,他们的自主自由在哪里?

浑圆无缝的思想或绝对真理是另一种锐利武器,近几个世纪人类相互虐杀他们一般先躲藏在幕后,只有等到无数生命被批发到地狱需要人领受不朽的荣誉时他们才庄重严肃或无限慈祥地出场,他们这样告诉活着的人们——那些没有留下姓名的无数人们,永垂不朽!

被奴役被剥夺了权利的人的自主自由的实现,必须寻找到合适的武器,这种武器应当是普遍和方便到随时随处可以自己拿得起放得下的东西。

仁爱与慈悲,与暴虐者不合作,正是这样一种武器!

甘地寻找和实践了这种武器——真理是神,神就是仁爱与慈悲,非暴力则是追求真理、即认识神的手段。

绝对权力者可以逃避速朽,浑圆无缝的思想或绝对真理可以流芳数十载,惟有仁爱与悲悯满怀的人永垂不朽!

2002年5月26日 成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