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律师的受难与荣光

Share on Google+

自7月9日清晨始,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女律师王宇在家中被捕,截至8月3日,蔓延二十多个省市、共有265名律师、律所工作人员和人权人士被抓捕、传唤或约谈,迄今尚有26人被继续羁押。他们曾是社会、政治、人权、上访和公益等敏感案件的辩护人。

中国大陆现有律师大约二十多万人,按此比例,这波被捕和警告者高达千分之一。在中共执政史上,对某个出身和职业群体,甚至全体人民,施以运动式互害和集体政治迫害,屡有发生,但在“六四”镇压二十多年来,较为鲜见;然而这波对律师群体大规模施害,即使在人类历史上最为黑暗时期,也不曾有过这种惊天奇闻。

律师的正义性职业特色
   官方在《国家安全法》出台、反对司法独立和普世价值观的大背景下,依然高唱“依法治国”,使得这波抓捕律师的政治迫害色彩非常显然。讽刺的则是,大规模抓捕律师与贪官同步进行。可见在王朝末法时代,权力在专制制度的内在逻辑运作下的极度野蛮与恐惧,进退失据。

韩国电影《辩护人》,国人耳熟能详、津津乐道。在司法党化时代,更多的国人则是通过该片了解律师的从业经历和职业特点。该片讲述一位来自社会底层、一门心思只顾坑蒙拐骗赚钱的商业律师,如何良心发现,从而转型成为具有社会担当、走上街头的人权律师。他的成长轨迹与韩国民主化过程同步。该片取材于韩国总统卢武铉的真实故事。中国大陆律师也将从此波大抓捕中启程,追逐司法独立的制度目标。

全球民主国家的早期政治家,不少出身律师是有缘由的。首在职业和个人质量内在的社会正义观和普世价值观塑成;其次是对社会各阶层都有深度接触和了解,三是职业本身可带来较高收入;四是职业身份带来的介入社会的种种便利。记者职业类似。这两种职业,因对社会正义与真相的追究和捍卫,成为国家守夜人,更易于获得世俗社会的认同和尊重。

在专制时代入狱是律师的荣光
   我们一方面谴责当局抓捕律师,滥用权力,以释放权力来源非法性的阵发恐惧,这从口号式意识形态反面宣言“依法治国”可循轨迹;另一方面还应保持乐观精神,在专制时代入狱是律师的荣幸和无上加冕,虽然狱外的律师群体仍是沉默的大多数。

制度宪政转型,首先必然是知识分子群体的社会担当和正义要求常态化。律师作为知识分子最前沿、最沉潜和最敏锐的群体,他们是政治社会的晴雨表。当一个国家涌现人权律师、死磕律师,这丝毫不代表社会的宽松和进步,反而是政治严酷、权力不受限制和制衡的表现。当他们一批批入狱、遭遇非人的政治迫害,呈现的则是职业化组织、权力无法禁绝的公民社会的最初模式。

中国向有不畏权势暴虐而挺身反抗野蛮专制的律师。民国延宕至台湾戒严时期,“七君子事件”中的律师和绿岛辩护律师就是最好的示范。中共执政六十多年,独裁者毛泽东取缔律师制度,瘫痪公检法,党和领袖凌驾于法律之上;法律沦落为限制和迫害人民的工具,大小权力者可任意代表法律,肆意剥夺无辜者的身家性命,法律丧失保护公民基本人权的功能。

社会参与者和反抗者
   近十多年,律师作为一个独立的社会群体,借助互联网逐渐进入公众视野。最先,他们为持不同政见者、少数族群受难者和宗教受害者辩护,个别律师入狱、被绑架和取缔执业资格,只是鲜见的个案。现在他们集体入狱,则表示中国大陆律师作为一个社会职业群体的成熟,同时也意味着律师群体因个人利益与公众利益要求相异而撕裂、分化。这有待社会自由化和民主化过程中,司法独立等制度设计作为转型正义最高标志。

律师的社会担当,准确的说人权律师的担当,依照法律精神为当事人辩护,不仅仅是职业操守和标榜,而自身成为人权事业的参与者、捍卫者和反抗者,这才真正体现人权律师在专制国度的一体两面。同时,律师作为官方与民间的管道,本身具有化解官方危机的职业社会特点,但其大规模被抓捕、传唤,意味着官民双方最后的社会疏通管道被堵塞,不期然再次应证专制极权制度的全面邪恶和疯狂。它击碎不堪的“和谐社会”谎言,使其与其它党国口号一样,成为欺骗世人的笑柄。专制国度的政治笑话,成为专制文化的有机组成物;它将作为禁锢特色的制度文化而存史,而非作为笑话被后人记取。

费正清先生将中国社会变化,曾精确地描述为“冲击——反应”模式。死磕律师价值即在此。专制社会变革缺乏内在动力,这是专制制度的自卫本能所决定。这个模式有两种结果:和平的制度宪政转型,或社会大动荡,王朝灭亡。这首先取决于公民社会的成熟,其次是执政者因民间压力而使得良知与理性回归。大清王朝与国民党台湾,就是最为贴近的两种选择的结果。末帝自负、鲁莽而笨拙,他的眼里不再有党族利益共同体,而仅对权力本身迷恋和着眼血统回报。

法律除了限制与自由、惩罚与保护等基本特点外,实则也是权力者与权利者,以最大公约数博弈的最佳方式。大陆法律作为执政党单方制定的不公平游戏规则,执政者竟然都抛却不顾——以法律为壑、与律师为敌。这意味着维系社会公平和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火墙已经被淹没,也意味着官方与民众之间的最后一条纽带被斩断。以后发生的官民矛盾,都将成为敌对关系。但是,稍有政治眼光者都不难发现,大陆当局将所有民间善意统统掐灭,将良知者关进监狱或被迫流亡海外。那么,官民剧烈对抗将是唯一选项——谁都不愿面对这个选项,但谁都无法阻止这个国家向崩溃悬崖一路狂奔。

2015年8月5日

来源:香港《动向》月刊八月号

 

阅读次数:45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