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墅“同学”录·十三

──记青岛“六四”民运勇士之二:张本先

张本先在1989年青岛“六四”民运中,以残疾之身,冲锋于抗议中共暴政的阵地前沿,倍受注目。

1989年,张本先这个青岛建材一厂的伤残工人,不顾右手伤残的不便,积极投身到青岛的“六四”民运浪潮中。5月初,青岛大学生以“反腐败、反官倒、要民主、要自由”为诉求的民主运动乍起,张本先就跟随学生游行队伍,为他(她)们的正义行动鼓与呼。稍后,张本先积极参与了陈延忠等人组织的“市民请援团”,以及以后的各种活动。

“六四”大屠杀前期,青岛市公安局开始抓捕游行示威者。张本先与陈延忠等人一道,组织激愤的青岛市民,围堵冲击关押示威者的青岛市台东交通大队。张本先不顾自己右手残疾不便,一直冲在前面,用石头、砖块与台东交通大队的警察对垒。张本先因积极参与“冲击台东交通大队事件”,被中共以“扰乱社会秩序罪”、“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12年,押送北墅劳改支队直属队思想改造。

张本先在直属队经过三个月的“洗脑”,与陈延忠、窦建刚、毛永亮等下队劳动改造。张本先因手伤残,被分到七大队之老残队(七大队包括:老残队、入监队、严管队)。

直属队解散后,我分到七大队门卫值班,与张本先见面的机会多了。张本先在老残队糊火柴盒、扒废胶没有定额,比较轻松。没事他就到门卫值班室与我聊天,或帮我扒胶。

在监狱中,服刑人员除家里人家见(探监)时,带来的规定数量的副食、水果,和到监狱小卖部买一些“质劣价优”的罐头贴补一下外,平常伙食单调得很,含酒精的饮料更是严禁带入。有些喜欢喝酒的人,如果弄到点酒喝,真是天大的享受。

有一次,张本先通过监狱医院,弄到一小瓶兑药用的酒给了我。我没有独自喝酒的习惯,就转送给了与我一块值班的叫陈小龙的犯人。没想到,这个莱阳盗窃犯陈小龙喝完这瓶来之不易的酒后,竟告密于狱卒那里,致使张本先遭受了电棍惩处,使我很是不安。

通过这件事,我对一部分中国人的人性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我与这个叫陈小龙的莱阳盗窃犯,朝夕相处一块值班,彼此没有摩擦龃殂,他却在出狱前夕不用再考虑减刑分的时候,依旧告密讨好狱卒。这件事,一方面反映了中共监狱所谓的改造人,对人性的刈害有多么严重,另一方面也反映出自私浸入骨髓、有着告密习惯的中国人,长期浸染在无宗教、无终极关怀,相互以害人谋利为能事的人文环境里,重构以爱、宽容、合作、尊重个人为基石的现代价值体系,将是何等的艰难,起路途将是何等的曲折漫长。

张本先在家庭生活上经受过很大的挫折。他与青梅竹马的邻居幼年玩伴感情至深,但没能拗过双方家庭的阻拦,与家人介绍的一女子违心的组织了家庭。恋张本先至深的邻居小妹,在他结婚数年后,无望地离开伤心之地东嫁台湾,成了“大陆新娘”的一员。这位飘洋过海的小妹妹,一直惦念着张本先,与张本先书信不断。张本先本来就无感情基础的妻子,在他入狱后的第二年,就抛下孩子,与他“大限来时各自飞”了。

张本先被捕后,原单位青岛建材一厂开除了他的厂籍。1997年张本先假释出狱后,以伤残之身四处寻找适合自己的工作,养活自己和孩子,日子过得甚是艰难。后来,张本先在姜福祯的协助下,与原单位青岛建材一厂就伤残赔偿交涉,想用赔偿贴补一下家用。建材一厂竟以赔偿3,000元了结此事。在权贵们天堂、平民百姓地狱,什么都被中共代表了的中国大陆,那里有正义公道,那里有弱者说话的地方!

1998年春我到青岛时,与姜福祯一块看望张本先。后来,我到山东路摆夜摊卖书时,张本先怕我一个外地人受人欺负,晚上一直陪着我,收摊后与我一块住在他的单位宿舍,早上张本先给我做饭。那时,我白吃白睡在他与姜福祯两家之间。

1998年中国民主党山东委员会筹组时,张本先做了大量地工作,基于当时他处于假释期间,还得照料孩子,我和姜福祯等一直没有透露他在组党期间的情况。组党期间,我因食物中毒上吐下泻,张本先给我拿药,陪我打吊瓶,一直照顾到我痊愈。此情此义,让我难以忘怀。后来我到青岛,如果行程不急,就与姜福祯去他家一聚,张本先总是热情接待我们。我们这些因“六四”民运走到一起,又在北墅劳改支队同甘共苦的情义,是其他感情无法替代的。

衷心祝愿张本先这位小老弟早日摆脱家庭经济困难,生活得幸福美满。这是我的祝福,也是北墅“六四”朋友们的共同祝愿。

2006-05-17凌晨1时

民主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