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不放开管制,意味着控制供给,如需求增加,价格自然会上涨,这对消费者来说是一种掠夺。越是竞争充分,价格越有可能下降,对消费者就越有利。比如专车的价格一般比政府控制的出租车性价比高,就是这个道理。

1国务院近日发布价改意见,力推六大领域价改,表明政府改革的决心很大,值得称道

2但“价格改革”有一定的计划经济色彩,与其说“价格改革”不如说“产权改革”

3价格改革必须以产权改革为前提,只动价格而不动其背后产权或垄断的,不可能成功

4千万不要就价格改价格,要看到价格背后那些制度因素、产权因素才是价格改革关键

44241_151019102807_1
怎样才有真正的市场价格

最重要的不是“自主定价”,而是市场开放基础上的竞争,并且是受利润和亏损约束的竞争。

财知道:国务院近日发布《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将推进水、石油、天然气、电力、交通运输等领域价格改革,主要目标是到2017年竞争性领域和环节价格基本放开。你怎么看?

朱海就:这个“意见”表明政府改革的决心很大,这非常值得称道。“意见”中提到“凡是能由市场形成价格的都交给市场,政府不进行不当干预”,“对于极少数保留的政府定价项目,要推进定价项目清单化…..确保(政府)目录之外无定价权”。但是我们担心的是由于对“价 格”的认识不准确,导致不能实现改革的目标。

“价格改革”这个说法本身带有一定的计划经济色彩。“价格”不是改革的对象,正确的价格本身是谁也不知道的,我们不是把价格改正确了,而是把形成价格的制度改正确了。与其说“价格改革”,不如说“产权改革”或“价格主体改革”更准确。

“价格”是实现分工合作的关键,它将无数个人的供给和需求撮合在一起,传递必不可少的信息,自发地实现资源配置。但怎样才有真正的市场价格?最重要 的不是“意见”强调的“自主定价”,而是市场开放基础上的竞争,并且是受利润和亏损约束的竞争,所以价格主体是关键。当可以“自由”地买卖“自己”的东 西,自然就会形成具有上述功能的市场价格。价格主体必须具有对未来的供给和需求做出判断并采取行动的强烈激励。为什么我们说国有企业是不合格的主体,因为国企缺乏这样的激励,产能过剩就与缺乏这种激励有关。“价格”一定是合格的市场主体“行动”的结果,不合格的市场主体所产生的价格是“假”的。这样的价格 不能传递可靠的信息,会误导企业家的行动,扭曲资源配置。

市场其实就是无形的“云计算”机制,市场每天自动处理大量的信息,其处理能力关系千家万户的命运。马云强调DT会代替IT,而“价格”相当于市场这一“云计算”机制中最重要的D,这个D绝不能被人为地扭曲。

不放开管制的价改,对消费者或是掠夺

如不放开管制,意味着控制供给,如需求增加,价格自然会上涨,这对消费者来说是一种掠夺。越是竞争充分,价格越有可能下降,对消费者就越有利。

财知道:很多群众担心不放开准入管制,没有竞争,价格放开只会导致涨价。最近的例子是前几天交通运输部要求禁止私家车当专车,而专车就属竞争行领域。这种担心合理吗?

朱海就:这种担心是有道理的。如不放开管制,意味着控制供给,如需求增加,价格自然会上涨,这对消费者来说是一种掠夺。越是竞争充分,价格越有可能下降,对消费者就越有利。比如专车的价格一般比政府控制的出租车性价比高,就是这个道理。

有消费者也担心开放市场后价格会涨,比如他们担心教育私有化后学费会涨,但我们不能说价格低就是好的,价格高就是不好的,那样的话完全可以要求政府将价格控制在低水平。重要的是你要让价格灵活,不要控制它,而这关键在于自由竞争和市场开放。这一基础上形成的价格才是有效的,与对应的服务品质才是相称 的。

要改的是人为的垄断

脱离市场单纯地搞价格改革是不可能成功的。价格改革必须以产权改革为前提。你不能只动价格而不动其背后的产权,要改的是人为的垄断。

财知道:这次价格改革让人不禁想到80年代那次价改,现在和80年代有何区别?你觉得价格改革最重要的是什么?

朱海就:八十年代价格闯关失败,当时的领导人也有反思,意识到脱离市场单纯地搞价格改革是不可能成功的。价格改革必须以产权改革为前提。你不能只动价格而不动其背后的产权。把价格交给市场主体,要改的是产权、人为的垄断。当市场放开后,价格会在竞争中自发形成。

目前很多上游产业还处于政府垄断状态中,导致价格僵化,比如煤的价格已经大幅下降,但居民用电的价格没有相应地下降,这样价格就扭曲了,也产生了不正当的收入再分配效应,使一部分人可以堂而皇之地掠夺另一部分人。消除这些行业的政府垄断,开放市场,实现自由竞争,才是真正的价格改革,也是目前价格改 革的关键。

当前市场化程度比八十年代高很多,比如民营企业在产值和就业等方面所占比重是八十年代不可比拟的。这也意味着现在搞产权改革的时机比那时更成熟。另外,现在民间资本更加充足,也告别了产品短缺时代,在这种情况下,实施产权改革,不太可能出现当时那种物价急剧波动的情况,胜算更大。

使价格具有灵活性,更好地发挥价格的配置作用,指引人们努力的方向,是走出目前经济困境的关键。它比任何的货币、财政政策都更管用。但我们千万不要就价格改价格,要看到价格背后那些制度因素、产权因素才是价格改革的关键。

朱海就系浙江工商大学教授

来源:凤凰财知道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