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闻社独家】在王炳章博士的大姐王金环女士72岁生日之际,本社对居住在加拿大的年届72岁的王金环进行了专题采访。以下是采访实录:

尊敬的王金环女士:我是博闻社的记者,这次专程到访,是关于王炳章先生的事情,你能不能介绍一下,王炳章先生近况?

王金环:我的弟弟王炳章,他从越南被中共抓回去到现在,已经13年多了。刚开始还是关押在广东的韶关的一个监狱,后来又把他转了一个监狱。我还是在五、六年以前看过王炳章一次。后来我再想去看他,还想带我母亲一起去,就没能拿到中国政府签证。我们家还有王炳章的大妹妹,以及他的女儿王天安,都很难拿到中国的入境签证。所以,每次我家里人去看他,我们都有千言万语,但是每次希望往往都落空。

记者:家属最近一次探访是在什么时候?

王金环:他的妹妹在前两个月探访过王炳章。目前得到的状况是,王炳章至今一直是被单独关押,他不可以和其他的人接触。到现在为止他已经得过3次中风,而且他有严重的花粉过敏,等到那个秋季来的时候,他的花粉过敏就非常严重,夜里睡不了觉、哮喘、咳嗽。

这么一个接近70岁的人的,仍然被单独关押!我们可以体会到单独关押的痛苦呀,我们也知道,蝼蚁都有这个群居的生活习性,而对于一个大活人,13年的单独关押痛苦可想而知,他是过的什么样的生活?如果没有上帝的帮助,没有主的力量在支持他,他不可能坚持到现在。此外,他每天坚持祷告,他一直在坚持,每天他都要祷告好几次,让主给的力量让他能够坚持下去。他就一直坚信他的信念、他的信仰是正确的。他说海枯石烂也不会改变他的这个最初的奋斗的目标!他是要我们的中国实行民主,要自由,要人权。

记者:你的弟弟王炳章先生最近有没有得到政府的减刑?

王金环:这13年来,别的刑事犯人或者政治犯什么都有减刑,就是他没有得到减刑。13年前从开始判无期徒刑,到现在还是无期徒刑,家里人真是很着急。很大原因是他坚持自己的(信仰宗旨)不改变,(所以不认罪得不到政府的减刑)。我们有时候也替他着急,与他商量:你是不是可以灵活一点?他说:他只是配合看管他的人员,他跟他们配合的还不错。监狱里面还有一些好心的人。对此,上面来的人跟他谈,让他认个错就可以减刑。但是,他说不可能!因为我没有错,我是为了中国好,为了中国人民好,我要为之奋斗终生。

我们也通过了很多的途径请律师,在中国请在美国也请,但是,都没有奏效。家里不知道这样关下去要到那一天?我们不知道他(身体)能坚持到什么时候,他也说“不知道哪一天倒下去就起不来了”,所以我们家属都心里堵得慌,非常难过!

记者:对于王炳章先生被中国政府审判关押,您有什么看法?

王金环:我认为如果王炳章真的犯了罪,你或许可以这样对他。但是我觉得他没有任何的罪,他也没有任何的对中国无礼的行为。因为去年,台湾政府已经出了文件,就说王炳章还有彭明,都没有接受台湾的派遣,从来没有过。对此,台湾的正式文件已经给了中国;他的儿子也去了泰国,泰国的警方出了正式文件,证明王炳章从来没有从事过任何的破坏活动,也没有任何的行动和迹象要炸毁中国驻泰国大使馆,从来没有过。

中国政府所判决的两项罪行依据是:一个是在泰国,说王炳章要去爆炸中国驻泰国大使馆;另外一个就是接受台湾派遣,所以我觉得这两个重要的证据,也是中国判他罪行的这两个说法,现在已经全都被推翻了,那么中国现在丝毫没有动摇这个判决。

记者:您对中国政府和社会有什么样的希望?

王金环:现在我们就希望,他这个中国政府,能够真正跟这个世界,跟这个民主国家靠拢。对于我弟弟他的案件,我们永远老是抱着这样的希望,但是现在我们还没有看到任何的曙光,所以我们非常的担心。我们也是希望国际社会,所有热爱中国,热爱中国人民的人士,我们所有的在海外的,国内的中国人,能够呼吁中国政府,释放王炳章。

另据,王金环女士介绍,1979年,王炳章留学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医学院攻读博士学位。1998年1月,他潜入中国大陆推动筹组民主活动,二周后被中共逮捕并驱逐出境。1998年2月,他参与创建中国民主正义党,出任发言人和中国民主运动干部学校理事会顾问。6月,他出任中国民主党海外筹备委员会和工作委员会顾问委员。2000年2月,他出任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顾问。

2002年6月,王炳章在越南边境附近,遭中国派遣的特工绑架至一艘往中国的船上,在中国领土上遭公安逮捕。2003年2月,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为台湾从事间谍活动和组织领导恐怖组织的罪名判处王炳章无期徒刑。

中国改革开放以后第一批出国留学的王炳章完全有条件取得美国和加拿大国籍,但是,为了他的信念他拒绝入籍,现在所持的仍然是中国国籍。

来源:博闻社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