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我上访十几年以来最高兴的日子。也是中国访民创造了历史新丰碑的日子。
我兴奋的在邮件里称呼他们为“世界上最可爱的人”。
因为他们让中国访民看到了希望——尽管并不是成功的希望;而是进入程序的希望。
中国上访问题是一个没有路走的,却是中国人大约上亿人都企图走的一条糊涂的、沼泽地,随时都可能掉入陷阱,从而被活埋而死的道路。
死亡的名单在这个路上已经象战场的烈士一样容易形成的了,譬如最近的,是10天前我们山东省临沂的农民,叫孙继民被拆迁队活活烧死。
云南的一个村主任钱云会被拆迁队碾死。
我也是死过一次的,虽没有成为烈士,至今头上仍有一个淤血包。
是十年前因为举报菏泽市委书记陈光保养妓女,并且把妓女提拔县级官员而被他雇凶打劫,我命比较大,当时我和小区内的邻居一起抓住行凶者,判他座监三年。

同是陈光操纵的谋杀案,另一起当事人叫张印章。张印章是菏泽105国道占农田、拆推农民房子拒不赔偿案的上访带头人,当时一辆面包车跳下6个黑衣、黑帽大汉,每人手持铁棍殴打张印章。张印章在6个铁棍打扎下竟然没有死,被群众发现并报案。这个案子当时也轰动菏泽市,县长亲自立案。
两天前张印章还与我一起吃饭。商量进京上访事宜。
一起吃饭的有9个上访的人。都感到前途渺茫。但是却依然奋不顾身,生死度外。

没有想到的好事突然降临:今天,只有今天这个消息(在电脑上)让我惊喜,喜出望外:那就是在美国,中国访民李焕君(女)成功拦截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车,得到习秘书接待。
仅仅是得到接待——我们豁上性命就是期盼有一个人接待——这个要求高不高?
但是,如果不是像李焕君那样钻到国家主席汽车下面,这个愿望是根本没有指望。

那些从四面八方奔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信访局、中国共产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全国人大、检察院、法院、等等国家权重的机构的上访人们:
排长龙风餐露宿,千万里日夜奔走,泣涕诉叫天不应,书笔记问地无门。
上访潮如滚滚闷雷,访民们似怒涛海浪;
远至西藏、新疆、云南、海南岛;
近到河北、内蒙、河南、山东;
发达的长江三角洲、富饶的黄河出海口;
繁华闻名的苏杭、南海沿线的粤闽;
直至封闭贫瘠的陕兰山脉,全国几乎没有一个省市地区上访为零的现象。
上访的大军里:
有白白失去土地的农民;
有没有生活来源的工人;
有突然被推翻房屋的市民,无法居住;
有莫名被“死亡”的官员;
……
他们仅仅因为举报黑暗,希望找到一条生路,却遭到政府更加无情的打压。
60%以上(被北京公安押送马家楼、久敬庄、等等相当于拘留所待遇,甚者打入黑监狱)的享受被拘留待遇;30%以上被判刑。
当然,自然、必然,换来的是更加强烈的反抗,几年、十几年、几十年如一日;
最高境界是拦截最高国家政府、执政党组织领导人的轿车。
启动了中国人经常引以为豪的几千年封建王朝的打官司的模式——拦轿喊冤,刘延东、张德江等等的工作途中被拦截过,可是没有效果。人们期望的象杨乃武与小白菜那样得到“老佛爷”的受理,冤案昭雪现象始终没有出现。人们渴望“包青天”出世,更是无影无踪。
于是今天,在美国,访民终于达到没有最高只有更高的境界,拦截到了国家主席夫妇两辆轿车,递上状纸。
其实在联合国已经有中国访民上访了,超过最高了。还有更高吗?有,物质不灭,精神不倒,人可杀不可夺其志。
于是,人们可以看到中国首都北京有一条特殊的风景线充刺在各个角落;
大街小巷,有人流的地方就有那些访民的身影:
老、弱、病、残,蓬头垢面,衣衫褴褛,但是,文件满满,斗志昂扬。
这就是让全世界都侧目的中国上访大潮。

中国——你怎么了?

(一)、上访的根源、来源、缘源
(二)、上访的不同阶层之演变
(三)、上访没有结局的结局
(四)、上访的意义和民主传承作用

(一)、上访何来?

故事1、
我是县级的红二代官员突然被消亡,原因竟然是被中共菏泽市委书记陈光所包养的一个妓女顶替了我的公务员编制,妓女变成县级官员。而我一夜之间成了黑人:没有工作、没有工资、没有户口(连工作的资格都失去了)。谁说红二代受保护?妓女都不如。
在纪念抗日70周年的时候我发了帖子——《我牛氏家族的三个抗日将士》,讲述了我父亲、我爷爷及二伯父分别在抗日年代当兵打仗、担任排长、军长等等事迹。可以说在这样的家庭背景中我是从小比较顺利的成长。学习骄人。
1986年山东师范大学毕业分配在菏泽市委妇联,历任妇女儿童活动中心主任、儿童部长。1993年利用我父亲在南下战友在深圳政府领导的关系,利用京九铁路开通,菏泽市可以直到深圳的火车之交通方便,菏泽市委让我做《菏泽地区驻深圳办事处主任》做招商引资工作。我的公务员编制在妇联不变。
1998年我考上研究生,菏泽市委组织部、妇联领导鼓励说“支持你个人学习,回来不影响提拔、调动、重用。”2000年我获得硕士的同时却变成“黑人”“三无人员”。菏泽市委组织部副部长人事局长郭xx告诉我说:“你这个公务员在人事局没有变化的任何备案。你这是冤假错案。你要上访。”
经调查出来的真相是:在我读研究生期间的1998年10月妇联幼儿园出现一个吃空饷的人叫张莉(女),她没有招工手续,安排是“二级工”,一年后她突然调动升职到菏泽市委统战部变身为二级公务员并且任办公室主任。而我在妇联的公务员编制、工作、工资不翼而飞。户口也消失了。
这是一个典型的狸猫换太子案件。这个女人张莉公然与菏泽市委书记陈光同居,陈光以自己的名义送张莉6辆轿车(都是水货)。在法庭上张莉非常坚定的承认她与陈光同住一间屋。
我把证据发在网上举报,到中纪委举报。但是,法院、纪委都不能解决问题。反而助长陈光张莉更嚣张——雇凶打劫我。公安局则监视我居住,阻止我上访。
看到了吗?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共产党组织作为执政者,对我这样一个简单的案件,15年没有人管。坏人为所欲为。
政治腐败是导致经济腐败的杠杆、根源。
用中国老百姓的社会评价:没有任何一个朝代像现在这样腐败。

上访故事2、
如果读者认为我的案件是天方夜谭,那么这种类似的群体上访案件多不胜数。
1999年9月9日中共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播放的节目是关于菏泽市水利局十几个孩子,年龄最大的15岁,最小的9岁,他们分别在学校读小学、中学。他们与众不同的是他们每个人都是带薪读书——工资是菏泽市财政颁发的公务员不菲的工资。而这些工资的真正的主人被消失了——下岗了。他们比我幸运的是他们还有户口。还可以重新以即将退休的年龄去打工为生。
而我因为没有户口,连这个打工为生的机会、活路都失去了。

在菏泽类似的吃皇粮干部集体被消失、掉包的案件有:
鄄城税务局几十人在2000年突然发现他们由干部变为临时工,又被下岗。上访多年——来自菏泽市《电视报》报道。
还有菏泽市牡丹区黄店镇政府十二个军转干部突然被中共黄店党委书记的裙带关系顶替,一夜之间下岗,他们上访多年;
菏泽市8县1区的3500多名教师集体举报她们的岗位、工作、工资都是被校长、教育局长等等相关领导的裙带、关系、情妇、甚至卖出去。她们举报的材料有真名实姓,没有人查、管。也是上访好多年的案件。
全国这样的事情多的没有办法列举。但是,这种案件充分说明,上访案件的根源是什么:政府与执政的党组织,起码是基层政府与组织坏了,吃人不吐骨头了。
我自己的理想、信仰是做对社会有用的人,从小学习的、树立的这些做人的道理成泡沫了。
政府与组织为所欲为,无法无天。领导利用权力好不利人,专门自私自利。公开强盗;暗里偷窃。
好比自己的亲生父母突然变成魔鬼了,要杀害自己的孩子;要埋葬这个家庭——祖国。
这就是中国上访持续几十年越来越厉害的根源。上访案件的肇事者是政府。上访的性质是民告官。

上访故事3、
每个上访人的方法都不同。都是充分利用个人条件发挥作用。因为,在中国提意见没有渠道。没有在法律上合理合法,可以有效投诉的方法。只有瞎子摸象一般,碰运气。
我首先写作调查报告举报到中纪委、中组部、海关(陈光张莉合伙走私汽车)。办网站域名《上访文学》。在陈光张莉同时被山东省委提拔到省级机关后,我到省政府、省委机关打标语、游行、撒传单。直至到陈光张莉单位演讲。
事实证明:网站最有效。2011年至2014年我的网站、文章多次创造了一周点击率破一、两百万。网友粉丝上万人。这样的影响力,使得上访群众增强决心和信心。他们封我是网上“红人”、网上“风云人物”。
菏泽市上访的群众自然而然的形成以我为中心的圈子。几乎每天都有各个行业的上访人在qq上与我商量、述说案件及其带来的苦痛。
为了方便不会玩电脑的访民联系我,我在网站、qq上公布了电话号码,家庭住址。随时接访上访者。我成为民间信访办。
而且正在筹办《上访博物馆》。把这个已经成为国家民主风暴的政治形态实体化。
为此只要有时间,我亲自到菏泽市信访局帮助没有文化的上访群众书写状纸。同时采访他们。也提供上访的方法让他们参考。从而得到菏泽市上访情况的基本概况。而且发现,全中国上访案件同出一辙。
比如去年春天刚过完春节,学校刚开学。菏泽市委、市政府办公室大门口聚集了几百人上访。我发现这群访民不同于众,他们男女老少齐上阵。有的是全家都来了。甚至打鼓敲锣。愤怒异常。我了解一下,果然又一个腐败的新花样:
菏泽市开发区丹阳办事处的一个村的村办小学,突然拒收本村的学生。而让本村的学生到十分偏远的新建学校去上课。那么本村学校谁来读书呢?因为本村距离城市中心近,有钱的、有权的人出高价钱买断了学生名额,全部给高价学生霸占了。起初全村人找学校校长谈判没有用。村民们便把学校的门口堵上了。理由很简单:我们自己修的路,我们不让你们走。学校有政府做靠山。硬把老百姓教训一顿。老百姓没有办法。眼睁睁看着自己亲手盖的学校,自己家门口的学校,自己的孩子不能上学。要绕十几里远路送孩子去一个偏远的地方读书。而自己眼皮子底下晃来晃去的是有钱人的孩子。
真是官逼民反,老百姓家家户户一起跑到菏泽市委来上访。还带上大鼓响罗、、、、、、。我晚上在网上发现:远在北京的城郊结合部小学,发生了于菏泽市丹阳办事处一样的事情而引起的上访案件。
教育、医疗行业,为了挣钱不择手段,所发生的咄咄怪事引发的社会不公案件,引发的上访案件可谓层出不穷。

上访故事4、
菏泽市工人集体上访案例:
1988年菏泽地区投资两个亿新建《涤纶厂》占地90亩,工人800员。成为菏泽名牌,利润大户。2000年陈光(菏泽市长)主持把涤纶厂卖给赵坚。多少钱?2000万人民币。800工人600下岗,每个下岗工人150元生活费,一直到如今(2015年)还是150元。另外有相当多的工人被3万——4万不等的“价格”买断终生。陈光和赵坚马上把涤纶厂改名“阳光城商品房”。2003年售价每平方4500元——6000元人民币。阳光城在菏泽是一流的地带,一流的价格。但是,赵就给工人的生活费还是150元。
工人上访,集体上访,坚要求赵坚把工人生活费提高到工人一般工资的70%,约750元。到2014年底尚未结果。

山东林盾木业股份有限公司, 原是一家中型国有企业,总投资1.7亿元,是菏泽市林木产业龙头企业、全市50强企业。拥有从德国引进的全套刨花板自动化生产线和国内目前较先进的三条饰面线、卧式浸渍纸生产线,年产各种规格刨花板5万立方米、饰面板500万平方米、三聚氰胺浸渍纸1200万平方米。公司通过了ISO9001质量体系和ISO14001环境管理体系认证,产品通过了中国环境标志产品认证,被授予“山东名牌”, 产品广泛用于地板基材、室内装修、微机操作台、电器台板和家具制作等领域,畅销上海、浙江、广东、江苏等全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并出口十多个国家。
陈光认为是块大肥肉,为了将该企业变国有为家有,指使担任山东晨鸣集团董事长的其弟陈宝国收购该企业并许诺追加投资。可事实是:陈宝国由晨鸣集团在山东林盾木业股份有限公司安装了一条淘汰的刨花板生产线,注册了一个新的公司——菏泽晨鸣板材公司,而原山东林盾木业股份有限公司则从晨鸣集团剥离出来,归属了陈宝国个人名下,实质上山东林盾木业股份有限公司却成了陈光的家有资产,并委托诸城的哥们李增祥帮其经营。就是说陈光的家族企业晨鸣集团一分钱没有出。林盾木业白白霸占。工人大部分失业。2014你我去调查,林盾木业原来的工厂已经停产。门卫说:这块地要盖别墅。新工厂在定陶南边刚买了地皮。这个工厂的工人集团到北京天安门说访、静坐过。
菏泽市的主要工厂、制造业就是这样一个一个被变成房地产商品房。工人流离失所。他们正值孩子小、老人老、自己本身已经近退休却没有了经济依靠。上访、上访都访不起。

上访故事5、
农村失地是上访要素。举例原材料如下:
我是山东省菏泽市开发区佃户屯办事处庞庄行政村 村主任庞少海,举报2000年穆杰(佃户屯党委书记)以建电厂的名义强行买我村农田19亩给村民17亩的钱,村民不同意多次反映后来又补给了2亩的钱,每亩2.1万后来穆杰把这19亩农田卖给了锦江集团了。穆杰卖了5万元一亩。
后来多次去市土管局查实不是19亩,而是21.69亩村民只分了19亩的钱。那两亩多的地钱哪里去了?档案在市国土资源局里。
2000年4月,穆杰有要走了我村农田10亩。穆杰叫大队撒谎,把好耕地说成是大坑 是荒地应付上级领导。穆杰写好的合同逼着村主任签字,每亩给村民3.3万。卖地的钱还没到老百姓手里,穆杰就从土管局拿走了9.1万说是协调费。
2001年2月穆杰有要我村农田44亩,每亩21000,还是不让开村民会,村民不同意,穆杰说卖也得卖 不卖也得卖,你们说的不算数。村委会问穆杰这是谁要的地,穆杰说你们管谁要的干什么。量地时没让主任去一下(我代表村主任)就这样村民和我没见合同 和批文。在村民不同意的情况下这44亩地又卖了。
穆杰向上级(市省)汇报说是 建的老年公寓和停车场,其实这44亩地步荒废了5年 ,又增加了30多亩变成70亩荒地。这没有给村民主任定合同。
我去市省国土资源局见到了44亩地的合同。合同是哪里弄来 的?是何人代替我签的字?村委会的章是谁盖的?这些都是伪造。
2001年5月穆杰又要我村基本耕地130亩,说是建玻璃厂,村民要求与厂订合同。穆杰不同意,每年每亩1000元合同没定好 。穆杰叫学生把地理的庄稼都破坏了。
这130亩地的事还没解决,穆杰又要60亩耕地,说是给上海钢筋厂,村委会要求和厂订合同,要公证处公证,穆杰更不同意了,60亩地合同没有定成,穆杰耿耿于怀,把我这个村民选的村委会干部当成挡路牌绊脚石预茅根除。
在2001年10月2日,穆杰一早给我打电话,叫我到华鹏玻璃厂协商村民干临时活的事。我到厂里一站,开发区黑公安局和佃户屯黑派出所的干警就把我包围了 ,他们说上车穆杰找你座谈座谈,我上车以后就直接把我拉到开发区黑公安局扣了13天 没有出扣留证。我的老婆时圣云问黑民警把他的拉哪去了 和他们说理 佃户屯黑派出所的干警说你这个老娘们。把你也拉走 有把时圣云拉上了车 这时村民看不下去了,都说他俩犯了什么法。黑公安干警说你们这些狗东西也上车吧,有把村民拉上车七八个扣了15天也没有扣留手续。
2001年10月15日下午4点穆杰派张永胜和派出所的四名黑干警到开发区扣留所里找到了我,黑干警说家里很忙我们送你回家,我上车后他们直接把我送到菏泽地区上访人员教育中心了,在教育中心住了30天 又续了一个月 ,共60天。
在这段时间里家中无人给13岁的孩子做饭 家里还有十几只羊,孩子得放羊、只好退出学们去放羊。孩子一辈子的钱途毁了 。
1978年菏泽市建的化肥厂占地200亩 每亩700元价格给村民,在2011年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专卖的了个人开发建住房。
这上千亩耕地都没有合法手续。
我多次进京申诉。我拿着中央的批文他们都不给解决。

举报人:庞少海 13869733264 15254093777 时圣云1580671173 李秀芝 13853058720王银梅15806711957 徐传芹15865011306 庞子论1565150867 庞海亮13675405161 庞子根18265038938 高保义15753063160 高玉珍 郭节朋 庞承现 庞承朋 庞承良 等人。人数太多就不一一列表了

2015年1月1日

我在2015年到菏泽市开发区跟着曾经被拘留的9个农民看耕地,那些地已经荒浮多年却没有卖出去。但是,也不让农民耕种。为保护耕地被拘留一年的农民很多。什么法律?天理何在?
(待续)
牛跃敏
2015年10月1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