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好的社会所具备的重要品质之一,就是你在其中能够有多种选择,大到信仰与生活方式,你能生几个孩子,小到你吃什么盐,喝什么水,都是你自己决定,没有什么人和政府可以有权利为你完全包办。

今年的体检报告出来了,超声检查告诉我:去年发现的右甲状腺肿块又增大了近半公分,左甲状腺也新出现了两个小肿块,体检医生建议我每几个月查一次甲状腺彩超,或者干脆动手术摘除掉。

我自己也是医生,没有烟酒和任何不良生活嗜好,在与一位本专业的著名教授谈到我的体检结果时,这位教授直接明了的告诉我,到乡下去买一大袋粗盐背回来慢慢食用,不要再用加碘盐了,现在见到或听到的甲状腺查出结节的人太多了。

我和太太在住所附近的所有超市和食品店寻找,还真没有找到卖无碘盐的,我在网上搜到广州盐业公司的无碘盐专控特卖商店,一共有七家,我一家家打电话过去,结果接了电话的四家商店都明白告诉我:需要持区以上医院证明,盖公章后才能前往购买无碘盐,光凭有甲状腺疾病的体检报告不能购买。越秀区文德路那一家店的男性营业员在电话中回答得极不耐烦,让你产生向人乞讨被粗暴拒绝的感觉。荔湾区大同路那家店的女营业员还较为友善,告诉我拒绝的理由也是不得已:购无碘盐所需的医院证明,他们要上交政府经营的盐业公司的,所以不能缺少。

我放下电话,一个人呆坐了半天,想到:一个包办一切的政府,是不是太可怕了一点?

从一九九三年始,中国即确定了全民食盐加碘战略,先后颁布了相关法规。次年,全民食用加碘盐即与计划生育政策一样,作为一项国策在中国被强制推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在中国大陆上,每一个人每天吃的食盐中就都被加上了碘。十几年后,人们突然发现,身边患甲状腺癌瘤的熟人多了起来,有不少学者开始关注起加碘盐可能给国人带来的危害。而官方,也一边通过人民日报这份据说是从未说过假话的官媒,安抚百姓说全民补碘过量并非事实,碘盐致病说缺乏依据,一边却又承诺为控制健康风险,现行食盐碘含量将小幅下调。事实上,这之前碘盐中的碘含量已经悄悄下调过三次了。

既然没错,为何要改?这个荒腔走板的自我辩白嗓门,你是不是已经听着很耳熟了?

想起另一件事。

几天前遇到一位七零后广州当地人来看牙,当我发现他一口的氟斑牙时,惊讶的问他:广东大部不属于土壤和水源中含高氟的地区,为什么你患上了氟牙症?这位病人很无奈的告诉我:七十年代广州曾经在自来水中加氟以预防人群患龋齿,一位香港牙医曾告诉过他,应该是在学龄前,他摄入了过量的氟而患上氟牙症的。我立刻想起了读博期间,从学界前辈那里听到的一件事:广州是我国最早在城市饮用水中加氟防龋的试点大城市,但当口腔预防专家到自来水厂视察时,却被看到的一幕惊呆了:那位负责给饮用水加氟的工人,每隔好长一段时间,就往流动着的水源中加进一锹氟化物,他就是一直这么干着的。

现在我才明白,我的这位氟牙症病人得病的原因了:还是牙齿发育期小孩童的他,恰巧喝多了某个时段含高氟浓度的广州自来水。

从名博江晓原先生的文章读来如下内容:

饮水加氟被美国人视为二十世纪重大公共卫生成就之一。不过其安全性仍然存在着争论,而最有争议的焦点,却是个人权利。即使我承认饮水加氟防龋齿有效,对人体也安全,但我就是不愿意喝这种水,难道不可以吗?为什么我喝原先的水的权利要被剥夺?因为,尊重个人自由是文明人类的基本信条。美国一位专栏作家Kilpatrick这样说:倘若必须在失去一颗磨牙和失去一种自由之间作出选择,那么我宁愿失去磨牙。

其实,在本文中,类似Kilpatrick的表达是:谢谢你,但我还是要保留自己的健康权。我的那位广州本地病人,他儿时那从公共水喉担水回家的父亲,烧水摊凉后喂给孩子喝的母亲,他们其实都失去了某一种自由,他也就因此永远失去了一口好牙。

一个好的社会所具备的重要品质之一,就是你在其中能够有多种选择,大到信仰与生活方式,你能生几个孩子,小到你吃什么盐,喝什么水,都是你自己决定,没有什么人和政府可以有权利为你完全包办。这其实是主流人类的常识,但不是我们的。

在市场上同时供应碘盐和无碘盐的做法早已被很多发达国家广泛采用。意大利、法国、德国、西班牙等欧洲国家以及美国、加拿大等国家,食盐销售部门都会为消费者提供加碘盐和非加碘盐两个品种,有的地方还为民众提供详细的食用方法,使人们能够根据自身情况自由选择,事实上,没有哪个发达国家强制实行全民食用碘盐。

而在我国呢?

上海市人大代表钱翊梁数年前曾告诉记者,为了解为何难觅无碘盐,他在一些大超市调查,进货负责人告诉他,无碘盐在超市难买到,是因为国家盐业公司积压了大量加碘盐!那么,网上买无碘盐呢?有些需要的网友嫌无碘盐销售网点少,或者懒得去医院开医生证明,因此希望在网上购买以图个方便。但两年前以淘宝网为首的大电商,就因盐业管理部门的严厉警告,而全部停止了网上食盐销售。

我完全没有质疑本国政府的良好初衷与公益性动机,但一个良好初衷的执行结果,可能会因为执行主体的不同,而产生极大的差别。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就是一个显例。可能有人马上会提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作为反例,但是,切尔诺贝利事故是特大地震加海啸的不可抗力造成的吗?

中国政府对公共健康危机事件的应对意识与水平,从非典初期的尽力遮掩到事件国际化后的举国防治,从出口宠物食品被发现含三聚氰胺事件后,官方对海外质疑的矢口抵赖,到大头娃娃的群体爆发和国家司法介入,其实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但公众的健康,与公众是否拥有自主的健康权更为相关。如果连一个医学博士自己得了结节性甲状腺肿,都无法方便的购买到无碘盐以期终止可能的碘伤害,那么对于不具备医学知识的大众,就更是不知如何了。

是的,我还不能说自己的甲状腺包块一定就是长期食用含碘盐的结果,我只是试着停用含碘盐以避免对身体可能的不良影响。对全民补碘过量的质疑,也只能由大规模和严谨的流行病学调查来澄清。但政府部门主导的调查结果,却又面临着公信力的考验,怎么办?我突然想到被几乎所有球迷吐槽的中国足协,他们尚且在国内关键比赛场次干脆请国外裁判来吹哨,看来足协的衮衮诸公,比起其它政府部门的高官来,还是少了一点讳疾忌医的扭捏啊。

想起某位前前领导人的答外国记者问:我们这伙人的伟大之处,就在于每次跌倒了,可以再爬起来。此回答妙则妙矣,可我却发现,每次因为政府一伙人犯错而倒下去跌得个半死不活的,绝大多数都是与错误毫不相干的大众百姓。但愿,我这次有足够的幸运还能爬起来继续走下去,其他所有在这地面上生活的无辜同胞,也不要突然之间就又摔一大跟头,鼻青脸肿的爬起来后还面面相觑,莫名其妙的。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