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于2015-11-29

今天是许行老师的九十大寿,在此请允许我向走入“九零后”的许老师致以最衷心的祝贺,祝你继续身强体健,文思敏捷一如既往,好学精神永不衰减。

许行先生出生于1925年,本来许家也曾是江南一甲乡绅,谁知到他小学毕业后家道中落,无奈,小小年纪便要出来找工作。他做过医生医务所的助手,由此他学会很多医学知识,之后,他又到一间中学的医务所工作,就在那时,许先生开始参加学生运动,同时接触中共地下党。当时许多思想激进的学生都是同样通过参加学生运动,接触地下党而成为共产党员的。

二十多岁研究共产理论,决定离沪居港

然而,我们的许行老师是不同的,接触地下党的同时,他买来《资本论》、《列宁全集》等马列著作,潜心研究共产党及马列主义。多年以后,他读到一本叫做《我从苏联归来》的书,被深深震撼,原来苏联推行的那一套所谓苏维埃社会主义,与马克思理想主义相去甚远。同时,他又结合当时中共的实际情况做深入分析,发觉中共在马克思主义的实践上也有着极大失误。

因此,在国民党节节败退,中共夺取全国政权之际,不到三十岁的许行老师做出决定:离开生养他的故乡,由上海移居香港。在众多当年逃来香港的上海人当中,像许行先生这般,从理论上认识到共产党本质的,可以说,恐怕只有许行一人。这是因为他善于学习和读书,当众人皆沉醉于中共的宣传之时,唯有他清醒地看到了中国并不乐观的将来。

刚才讲到许老师小学毕业,因家道中落不得不辍学,但他从未停止过学习。二十岁的时候,他开始自学英文,只有一个朋友教会他读音标,其他如单词、语法等,全是靠自学。五十年代定居香港以后,许老师竟翻译了三本英文著作:《齐瓦格医生》,杜定采夫的《不仅仅为了麵包》,还有变节美共领袖的《约翰盖兹自传》,曾在香港时报长期连载。虽然《齐瓦格医生》一书后来有更好的版本出版,但许行的译本却是当时香港的第一炮。

自办杂志《观察家》研究中国问题

移居香港后,许行老师为解决生活问题,用他仅有的一点钱,在九龙荃湾的一间木屋办起学店,自任校长兼教师,教中国历史、地理、哲学、人文、会计、英文等,而当年的学生之一后来成了他的太太,就是慕兰姐,她至今都称老公“许先生”。

后来,为了在经济上稳定下来,许行先生成为一日本布料的代理人,但从未放弃他对当年共产党和苏联社会主义的研究,五十年代初,他读了约翰。里德《震撼世界的十天》,那是作者从美国到苏联实地考察十月革命的真实记录,许行开始大胆怀疑打击异己的列宁。1956年匈牙利发生纳吉事件,他更加肯定了列宁主义的错误路向。当时在香港,研究这方面的人非常少,许老师一面研读尚未译成中文的英文原版著作,一面着手翻译南斯拉夫学者米哈其洛夫写的《1964年夏天的莫斯科》,并刊登在当时的明报月刊,向读者揭示当年苏联向外界描绘的种种假象,更进一步证实了他对这铁幕后的所有怀疑。这在当时的香港及台湾,对于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铁幕阵营的研究,许行无疑是先驱者。

七十年代,正是大陆文革狂潮席卷之时,我们的许行老师用他一贯的研究分析精神,深入浅出地批判毛泽东的神权之荒谬,更尖锐地指出中共自上而下发起的这场政治运动的背后动机,直到1976年毛死次年,1977年,许行索性自己办起了杂志《观察家》,一边做生意,一边办杂志,把做生意赚来的钱,都投到办杂志上面,谁都知道,办杂志鲜有不亏本的,但这是他的理想和兴趣,所幸许太非常谅解和支持,尽管如此,杂志办了四年,出版了45期,仍不得不结束。但《观察家》却给广大读者留下精彩的回忆,从北京西单民主墙,到魏京生的系狱,到星星画展,到李爽事件等等,尤其许行与法国学者编彙的【北京之春民刊汇集】,更是对中国民运的巨大贡献。

醉心艺术,75岁掌握电脑技术

许行老师不仅热衷读书学习,更醉心艺术,在他47岁那年,他们夫妇去欧洲旅行,跟大多数人去欧洲旅行不同,许老师深受欧洲文化艺术的震撼,回港后便参加了中大校外课程,从素描开始,版画、油画、雕塑、丝网印,无不涉猎,移民温哥华后,又特别去学了烧陶工艺,在他家里,随处可以看到他的作品,雕塑、书法、篆刻、陶艺、纸浆画等等,数不过来。

在许行先生75岁那年,电脑开始普及,他立意要学会用电脑写稿及查询资料,许太看他年纪大眼睛又不好,劝他放弃,许行这样回答:

“我还没试过呢,怎么知道就不行呢?”真是说得好!

一年以后,许行为【开放杂志】写的稿,不仅可以用电脑打字,更可使用email传送稿件,其他诸如查询资料等,更加没有问题。

总之,在许行的词典中,没有无事可做这几个字,不断地变换工作内容就是他的生活。我没有问过许行老师怎样保持长寿这一类问题,因为我知道他的长寿来自多年以来勤勉于学,健笔纵论天下,也来自他对于美和艺术的追求,更来自他的乐观精神,广交良友,热心助人。

今天的寿宴,不仅庆贺许行老师的九秩之寿,也趁此机会,为了各位的健康和长寿,让我们像许行先生那样好学不倦,追求真理,热爱生活,醉心艺术,活出如许行先生那样的生命风采。

(石贝:加拿大华文作家,这是在11月25日许行先生90寿宴上的致辞)

文章来源:开放2015年11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