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中欧人权对话静悄悄 没有影响力

Share on Google+

第34轮中欧人权对话11月30日在北京悄然举行。看来西方媒体对此并不感兴趣,只有美国之音和法广做了报道,而欧洲的主要媒体英国广播公司(BBC)和德国之声竟然没有报道。

既然没有什么影响力,中欧人权对话还有什么意义,是不是仅仅流于形式?!人权观察欧盟主任洛特·莱克特的话,称“对话依然是一个‘舒适的’、低层次的行动,欧盟方面可以声称其已经在人权问题上挑战中国了,而中国可以声称愿意同欧盟各国讨论此问题,却没有真正的改革压力。”

一年来,中国的人权状况每况愈下。人权组织批评说,习近平掌权以来,中国人权状况严重倒退,因为言论、宗教信仰或政见不同而被关押的人比胡锦涛10年任期里所关押的人数还要多。人权观察指出,本次对话正值中国人权状况极其恶劣的时期。自从上一次对话以来,中国政府拘留了女权运动者,任由西藏僧人丹增德勒仁波切在监狱去世并拒绝调查,继续以毫无根据的指控拘押记者高瑜、人权律师浦志强以及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还拘留了近280名人权律师和活动人士,有40多人仍然在押或是下落不明。

法广解释说,由于欧洲主要大国面临“伊斯兰国”恐怖主义袭击,叙利亚难民潮等重大压力,更加重视与中国发展经济关系,伦敦为到访的习近平铺下红地毯,德国总理默克尔访问中国主打经济议题,主办巴黎气候峰会的法国总统奥朗德11月初到北京也以气候问题为主,整体氛围消减了人权议题的重要性,使得第34轮中欧人权对话11月30日静悄悄地在北京举行。

由于北京在与欧美打交道上没有任何人权压力,相信中国人权状况不会有任何改善,而且只会越来越糟。

▲美国之音(VOA)11月28日报道:人权观察:欧盟应该对中国坚持人权标准

星期五,人权观察组织在其网站上发表文章,称如果没有对中国人权进步的明确基准和欧洲政府高层持续压力,中欧人权对话将很难取得成效。

文章引述人权观察欧盟主任洛特·莱克特的话,称“对话依然是一个‘舒适的’、低层次的行动,欧盟方面可以声称其已经在人权问题上挑战中国了,而中国可以声称愿意同欧盟各国讨论此问题,却没有真正的改革压力。”

人权观察指出,本次对话正值中国人权状况极其恶劣的时期。自从上一次对话以来,中国政府拘留了女权运动者,任由西藏僧人丹增德勒仁波切在监狱去世并拒绝调查,继续以毫无根据的指控拘押记者高瑜、人权律师浦志强以及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还拘留了近280名人权律师和活动人士,有40多人仍然在押或是下落不明。

文章还说,欧盟成员国应该保证对中国坚持人权标准并持续施压。该标准应该包括立即无条件释放在押的和平活动人士。如果中国未能达到标准,成员国应该依照欧盟战略框架将问题提交到最高层次的政府间对话进行讨论。

11月30日,第34轮中欧人权对话将于北京举行。该人权对话始于1997年,每半年举行一次。上一次对话于2014年12月在布鲁塞尔举行。

▲美国之音(VOA)12月2日报道:中欧人权对话被指须关注个案解决实际问题

中央电视台报道今年中欧人权对话结束后的联合记者会 (网站截图)

北京—中国和欧盟11月30日在北京就人权问题举行了第34次对话。中国外交部在会后发布消息称,在人权问题上,中欧双方应该在实际领域组织更多的合作。在香港和中国大陆的维权人士则认为,中国与西方国家举行的官方对话未能达到民间的预期,希望这种政府间的对话多关注有代表性的具体个案,加强与民间交流,解决实际问题。

中欧人权对话被指须关注个案解决实际问题

中国外交部表示,中方在对话中介绍了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的“十三五”规划建议对推进中国人权事业的重要意义,要求欧方全面客观看待中国人权成就,在平等和相互尊重基础上与中方开展人权交流,推动中欧“四大伙伴”关系发展。

外交部发布的消息还指出,中方还向欧方提出欧洲难民移民保护、排外主义、宗教歧视等问题,希望欧方妥善改进。不过,这则消息没有提到中国在人权方面存在哪些问题,也没有言及与会的欧盟代表对中方提出了什么改进建议。中国媒体对此也避而未提。

中国中央电视台报道,中国外交部国际司司长李军华和欧盟对外行动署亚太事务总司长阿斯图托共同主持这次对话并举行了联合记者会。

中新社报道,李军华表示, 中欧双方对有关人权的一些具体问题存在不同的理解与观点,但这并不妨碍双方进行建设性的交流。李军华介绍说,双方达成一致共识,将继续推进中欧人权对话。他说,人权对话不是空谈,而是加深相互沟通与了解的过程,中欧双方也应该在实际领域组织更多的合作。

致力于公益的知名维权律师刘卫国对美国之音表示,这种政府间的人权对话对于促进中国人权有一定作用,但是仍然差强人意。

他说:“我觉得,作用还是有的,但是远远不足我们的预期。因为我跟一些国外朋友也交流过,发现他们对中国的了解和中国的实际状况还是相差甚远。我个人感觉,这种纯官方的对话,还不如与民间做一些交流。因为官方的信息有的时候不一定是真实的。我的感受是,很多国外的朋友对中国的了解可能更多是来自官方渠道,所以和现实差距很大。”

香港维权律师关注组成员陈家伟对美国之音表示,他的组织对于官方之间的人权对话予以正面看待,同时敦促这种对谈多关注一些个案。

他说:“这些对谈还是应该有的。还是应该很清楚地要求中国政府对不同的人权问题要遵守那些国际人权标准,特别在具体的个案里面。比方说,我知道,德国谈到高瑜的问题。所以,这些具体的个案是最重要的。”

这位在香港的劳工权益倡导者指出,维权人士郭飞雄刚刚遭到当局以莫须有罪名重判6年,显示中国现行的司法制度下,政治犯或良心犯的人权得不到保障。陈家伟还提到了著名异议知识分子刘晓波、伊力哈木、以及维权律师高智晟和浦志强等标志性的良心犯个案。他认为,中国与西方人权对话的级别应该从司局级提升到部级或者更高,才能显示有关当局的重视。

在山东济南的刘卫国律师表示,人权对话的级别虽然不高,但是会对中国改善人权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

他说:“看从哪个角度来说,官方做一个正面表态还是有一定作用的。比如说,它对基础的部门和官员还有一定的震慑作用。最近确实也出台了一些比如保障律师权益的东西。当然我们也看到,一方面是一些书面的文件发了不少,但是在现实中,对律师权益,或者说当事人、犯罪嫌疑人权益的侵害也没见到少了多少。所以,文件得不到落实,或者说所谓的政令不出中南海,这也是个现实。”

被问及中国近两年的人权状况是否有所进步时,刘卫国以微博的衰落为例表示,他认为有所倒退,尤其在言论表达自由方面。

中欧人权对话已经有20年历史。2013年,中欧人权对话在贵阳举行期间,地方当局封锁了相关消息,并将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住在贵阳地区的廖双元、吴玉琴夫妇和基层人大代表独立参选人李任科、徐国庆等人押送外地软禁,并禁止他们与外界通讯联系。遭判刑10年的贵州人权活动人士陈西的妻子手机电话都被屏蔽 .

上周五,人权观察组织在这次中欧人权对话举行前发表文章称,如果没有对中国人权进步的明确基准和欧洲政府高层持续压力,中欧人权对话将很难取得成效。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2月2日报道:中欧人权对话在北京悄然结束

11月30日,第34轮中欧人权对话在北京悄然举行,由于同日开场的巴黎气候峰会等因素,使得在北京举行的这一较低级别的中欧人权对话没有得到应有注意。不过,国际人权组织强调:如果没有欧洲政府高层的持续压力,中欧人权对话将很难取得成效。

由于欧洲主要大国面临“伊斯兰国”恐怖主义袭击,叙利亚难民潮等重大压力,更加重视与中国发展经济关系,伦敦为到访的习近平铺下红地毯,德国总理默克尔访问中国主打经济议题,主办巴黎气候峰会的法国总统奥朗德11月初到北京也以气候问题为主,整体氛围消减了人权议题的重要性,使得第34轮中欧人权对话11月30日静悄悄地在北京举行。

中国外交部国际司司长李军华和欧盟对外行动署亚太事务总司长阿斯图托共同主持这次对话并举行了联合记者会。从中欧双方官方发布的消息来看,没有解决什么实际问题。中方在对话中要求欧方全面客观看待中国人权成就,在平等和相互尊重基础上与中方开展人权交流,推动中欧“四大伙伴”关系发展。却没有提到中国在人权方面存在哪些问题,也没有言及与会的欧盟代表对中方提出了什么改进建议。中国媒体对此也避而未提。中方甚至还向欧方提出欧洲难民移民保护、排外主义、宗教歧视等问题,希望欧方妥善改进。

中欧人权对话始于1997年,每半年举行一次。上一次对话于2014年12月在布鲁塞尔举行。国际人权观察组织在其网站上发表文章,引述人权观察欧盟主任洛特·莱克特的话称:“中欧人权对话依然是一个‘舒适的’、低层次的行动,欧盟方面可以声称其已经在人权问题上挑战中国了 ,而中国可以声称愿意同欧盟各国讨论此问题,却没有真正的改革压力。”

人权观察还指出,本次对话正值中国人权状况极其恶劣的时期。自从上一次对话以来,中国政府拘留了女权运动者,任由西藏僧人丹增德勒仁波切在监狱去世并拒绝调查,继续以毫无根据的指控拘押记者高瑜 、人权律师浦志强以及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还拘留了近280名人权律师和活动人士,有40多人仍然在押或是下落不明。

人权观察还敦促说:欧盟成员国应该保证对中国坚持人权标准并持续施压。该标准应该包括立即无条件释放在押的和平活动人士。如果中国未能达到标准,成员国应该依照欧盟战略框架将问题提交到最高层次的政府间对话进行讨论。

▲美国之音(VOA)12月4日报道:年终报道:2015中国人权严重倒退的一年

华盛顿—2015年中国政府继续打压宗教、言论和集会自由。观察人士指出,过去一年中国人权状况创下了10年来的最差纪录。

人权组织批评说,习近平掌权以来,中国人权状况严重倒退,因为言论、宗教信仰或政见不同而被关押的人比胡锦涛10年任期里所关押的人数还要多。

卡托研究所全球自由繁荣中心主任伊恩·瓦斯奎兹说:“自从2013年掌权以来,习近平手中的权力超过了毛泽东之后的任何人,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随之而来的是人权恶化。”

首先,2015年中国宗教自由显著恶化。浙江省拆毁十字架的风暴升级,包括政府批准的宗教场所在内,全省估计有1500座教堂的十字架被强拆。

美国国会参议员克鲁兹指责习近平政府上台以来加紧打压宗教自由。

他说:“中国政府有时还把整个教堂推倒,并且逮捕牧师和那些勇敢维护自己信仰的教徒。”

除了基督徒外,中国政府对其它宗教信徒的迫害也有增无减。中国宗教领袖、教会人员和信徒被拘留和逮捕,甚至遭遇酷刑的情况不计其数。

世界维吾尔大会主席热比娅说,在习近平统治下,新疆维吾尔人遭到日益严厉的打压,已经有数千名维吾尔穆斯林因为信仰原因而被关押。她敦促习近平停止迫害。

她说:“我想要告诉习近平主席,该做出重大政治改革了,因为在他的政权之下,无论是中国人民、维吾尔人还是其他人,没有人过得快乐。”

在西藏,北京计划以官方指派的方式,确定达赖喇嘛转世灵童,接替80高龄的达赖喇嘛,以加强对西藏的控制。

中共当局在声称依法治国的同时,还大规模镇压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据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的统计,从2015年7月到 8月,至少有269名律师、律所人员和人权活动人士被警方拘留,或以带走和约谈等方式限制人身自由。中国法庭近日重判广州人权活动人士郭飞雄等维权人士。

中国法律维权人士陈光诚最近在华府智库卡托研究所表示,中共不惜一切手段来维护自己的政权。

陈光诚说:“每天都在发生绑架、关押、黑监狱、黑头套和劫访等侵犯民权的事情。”

克鲁兹参议员批评中国是一个缺乏法治的国家,任何人挑战共产党都会受到严厉惩罚。他提到了目前被关押的维权律师浦志强。

克鲁兹说:“中国司法官员说浦志强批评政府对待维吾尔少数民族的政策,但是他真正的罪名是为强制拆迁受害者进行辩护,并且揭露中国劳改营状况。”

2015年中国言论自由状况堪忧。中国资深女记者高瑜被控“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11月下旬被判5年徒刑。高瑜的主要罪名是向境外网站提供中共九号文件内容,其中规定不准高校谈及新闻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的所谓“七不讲”禁令。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因为呼吁中国进行政治改革,从2009年底至今仍然被关押在狱中。

在网络言论方面,当局的控制也越来越严厉。连续6年对65个国家的网络自由进行评估的自由之家今年10月底发表了题为“2015年网络自由”的报告,中国被列为2015年压制网络言论自由最严厉的国家。

来源:民主中国

阅读次数:12,40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