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孙立平先生“悲哀我们的教育,悲哀我们这些做教师的”,没错,只是太也轻描淡写。“我们的教育”和大量做教师的,不仅可悲,而且可恶可耻有罪。孔子指出:“逆天地者罪及五世,诬文武者罪及四世,逆人伦者罪及三世”云。反儒就是逆天地、诬文武和逆人伦,其恶果和恶报将延续三世以上。

【教育】就师生关系而言,学生是受害者,教师和教育部门是施害方。它们反儒崇马,毁真理拒正义,传邪道授恶业,以各种歪理邪说毒害学生,毁人不倦,罪孽深重。广大学生经过马主义唯物主义和反儒教育的洗脑,大多丧失了成德成人的机会,轻则拜权拜物,重则丧心病狂。

【教育】现在最需要忏悔是两种教师:一是崇马的,二是反儒的。对这两种教师,必须予以严厉批判。它们的学生深受其害,一旦觉悟,最有资格予以严批痛斥。只要这些邪师还拥有教师资格和误人子弟的权利,中国的教育就非正常非正义,是以教育的名义对广大学生进行洗脑,是对中华民族犯罪!

【反儒】中国科学技术和各行各业落后,与反孔反儒密切相关。盖反孔反儒不仅缺德,也是缺智的表现。反儒思潮成主流,反儒派占上风,说明国民包括知识群体智力普遍低下,普遍丧失了分辨是非善恶的能力,创造创新能力和科学精神也就自然愈趋愈下。

【马学】或说:“马克思也说民主自由平等,如果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严格按照马克思的教导去做,也是可以建设民主自由平等的社会的。”答:马学的世界观价值观都大错,其集体主义经济制度即公有制,与民主自由格格不入。其所说的民主平等,实为民主主义平等主义,是反自由主义的伪民主伪平等。

【马学】马家之恶是原则性的,深入其政治制度,深藏其文化道德,潜在其三观之中,具有不可修正性。无论怎么修正,无论怎么努力,都不可能从根本上改邪归正——除非把唯物主义信仰、集体主义道路、社会主义道德、共产主义理想彻底抛弃,而那就不是马学了。

【教育】中国的教育不是失败,而是有意反动和反常,反人性、人道、人类之常,既反对民主自由人权宪政等西方普世价值,也反对仁义礼智信等中华普适价值,实施错漏百出、自欺欺人的马主义和唯物主义教育,即党化、物化、奴化教育。害人害己祸族祸国,莫此为甚,莫此为甚啊。

【教育】马学不仅没用,而且有毒,剧毒,这才是最可怕、最可恶的。凡被洗过脑的人,很难再建立正信,相信正理,走上正道,很难再成长为正人君子。很多人一辈子都是唯物的小人或者反常的邪人,并以小以邪为荣。马学毁了多少人一辈子。教育集团非犯罪集团而何,没有三五世,赎不清罪恶之深重也。

2015-12-14余东海

By editor